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守寡六十八年的對像名滿黨國 謗滿天下

—到處都是臭臉 戾氣 這兩國決對生產

引玉石子:【亡國與亡天下的區別】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顧炎武)

多多含羞草:「人民大多數比我們想像的要蒙昧的多,所以宣傳的本質就是堅持簡單和重複。」「必須把收音機設計得只能收聽德國電台。」「報紙的任務就是把桶脂者的意志傳遞給被桶紙者,使他們視地獄為天堂。」————戈培爾

ET:中共利用其掌控的宣傳部門、文化部門、教育部門,報紙、廣播、電影電視、文藝團體,沒完沒了的會議、堆積如山的文件、不間斷的狂暴政治運動,創造了數量巨大的黨文化新詞和特殊的表達方式,再用字典、詞典、各種工具書、教材、語言規劃部門的文件把它們固定下來。簡化字的頒行使年輕一代無法閱讀古籍,中共的御用文人鼓吹其黨魁創造了新的語言規範和美學標準,大、中、小學一以貫之的黨文化教育使學生們把邪惡僵化醜陋虛偽的黨話當成理所當然。時至今日,同志、宣傳、貫徹、執行、鬥爭、勞模、代表、會議精神、路線、認識、領導、上級、號召、奮鬥、委員會、思想彙報、自我檢查、批評與自我批評等等黨八股詞充斥在文件、報刊、書籍和人們的日常生活里,鋪天蓋地的黨話成了十幾億中國人的語言現實。人們每時每刻都生活在中共刻意營造的語言空間中卻冥然不覺,以為現在使用的語言是民族語言自然發展的結果,以為天下所有正常人都這麼說話。離開了黨八股,人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說話了。

兔主席:去過不少國家,中國人之間那種特有的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和冷漠只在一個國家見過,就是俄羅斯。到處都遇到臭臉、戾氣,而且能目睹俄羅斯人與俄羅斯人之間的臭臉,真有在中國的感覺,甚至猶不及中國。很早以前就思考這一定是共產主義社會的遺產。

趙所生:【文人獃事】文革期間,國學大師吳宓擔心自己寫的那些日記不安全,就轉移到一位門生那裡。他怕自己忘記,隨即找來紙,記下了何人何時轉移日記至何處。不久,他果被抄家,造反派搜出了那張紙條,然後按圖索驥,很快找到他的全部日記。他在牛棚聞知,捶胸頓足:「這是我一生中乾的最笨的事!」

看得見的歷史:天下大亂形勢大好(1974年1月10日《人民日報》)

Wyuan琳:一位年老的二戰坦克老兵,終於找到了陪伴他經歷整個二戰的老坦克,長跪不起。

歷史上的今天:文革1968年安徽蚌埠淮南武鬥事件,極其慘烈

ET:《九評共產黨》揭示出中共是一個害人的邪教,「同志」的稱呼就是這個邪教團體對其信徒的召喚和控制。每次你對「同志」的稱呼做出無所謂的應答,就是承認了你的在教身份,就加強了邪靈控制你的那個無形的紐帶。「改革開放」之後,雖然在黨、政府和軍隊內部的正式會議和文件中,人們依然會按照以往的方式來使用「同志」這一稱謂,但在社會上的使用面開始縮減,一般人在正式場合相互稱呼不再使用這一政治意義非常濃厚的詞,而是更多地使用「先生」、「女士」、「小姐」或者更顯人情味的「師傅」等等。不過,人們在生活中以玩笑方式喊「同志」的情形仍然比比皆是。母親叫不聽話的女兒「小同志,你聽着」,朋友聚會「來來來,同志們,乾杯」,求人幫忙「都是革命同志嘛」。這種看似不當回事的叫法,卻是黨話對人民生活潛移默化的最深版本。只要人們樂於叫「同志」,不管有沒有意識到,人們就在同共產黨的志,就在堅持共產黨的話語系統,就是在維護共產黨的極權專制。

五毛黨的鼻祖:

1.拋棄娃娃親的老婆,後者為他守活寡六十八年;

2.在美國日本裔妻子佐藤富子為他養育五位子女,後者帶孩子回國尋親,他卻見都不見;

3.第三任妻子竟然是自己情人的妹妹,她姐姐問訊發了瘋;

4.國共合作時為了入D,痛罵中正,中正授予他中將軍銜,他盛讚中正是民族的幸福

責任編輯: 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