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大國外交應該是什麼樣子

作者:

因為目前世界範圍內疫情的爆發,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讓人忽略了中美之間近來的磕碰。而事實上,中美之間裂痕之大、之深,可以說已經達到貿易戰之後的一個峰值。而後果之嚴重,很可能在疫情緩和後會逐步呈現。在世界尤為需要彼此放下分歧,共同攜手面對疫情的時候,中美關係何以貌似不可收拾?

這輪爭端,最直接的起因源自雙方的記者互逐。去年9月以來,從美國要求新華社、中國國際電台按照"外國代理人"登記開始,雙方在新聞報道方面的分歧擺上了檯面。在"亞洲病夫"事件中,中國驅逐了《華爾街日報》記者,美國立即要求中方媒體減少在美僱員人數,繼而中方再次於3月17日驅逐美國三大報記者。

在緊張的氣氛中,一條關於病毒起源的推特又火上澆油。

3月12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連續發出多條石破天驚的推特。他借美國CDC主任在國會聽證會上的部分言辭,認為新冠病毒的起源可能在美國,並要求美國解釋。最要命的是,趙立堅引申到去年10月在武漢舉行的軍運會,認為是美國軍人在軍運會期間將新冠病毒帶到了武漢。

需要注意的是,趙立堅的這條推特在發送後,中國好幾個駐外使節同時轉發。

認為美國是病毒起源的說法在國內流傳已久,貫穿始終,並不新鮮。但在國內無論你怎麼說,最多也就是代表個人或者一部分人的態度。而趙立堅作為外交部發言人,言論代表的是一個國家的認知和態度,輕重完全不同。

果然,趙的言論立即引發美國政府和媒體的大反彈,上了美國熱搜。美國國務院很罕見的召見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抗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其後和中國的通話其實也主要是這個內容,要求中方解釋——美國人被罵很常見,但是這個鍋太重,導致美國抗議這並不多見。

隨後蓬佩奧和川建國分別就這個事發表了反駁言論。蓬佩奧故意在講話中使用了"武漢病毒"這個字眼,而川建國更為尖刻,使用了"中國病毒"這個字眼。

坦率的說,蓬佩奧和川建國的說法都極為錯誤,病毒是全人類的威脅,刻意強調地域是類似於種族主義認知的偏頗。但是,你要把髒水潑給別人,導致別人反潑,這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今天我們不討論到底誰有理,而反過來想想,一個國家的外交,目的和手段應該是怎樣。

很多近年來看慣了戰狼式叫囂的人都以為,是不是中國人對外就一直是如此。其實不是。如果我們有心翻一下先秦,尤其是春秋戰國時代的歷史,你會發現那裡面有你想都不敢想的中國外交史。

春秋戰國時代是中國歷史上的貴族時代,所以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外交處處體現一種文明氣質。比如兩國交戰前,要互派使節按照《詩經》上的模板,詩書唱和,表達對敵人的尊重和不得以開戰的苦衷,虛虛實實,剛柔相濟——雖然很虛偽,但這種代表文明的體面實際上為勝敗雙方都留有迴旋的餘地。比如霸主齊恆公伐楚,開戰前楚國使節說:"君若以德,誰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之。"‛不卑不亢,化解戰端。

從目前在《左轉》《戰國策》中保留下來的很多外交措辭中,你都可看出,即便是劍拔弩張,話也說得極為委婉,絕不直白更無粗魯。即便是滿清這種愚蠢的時代,他的很多外交使節其實都是很有涵養的,比如郭嵩燾之類的,知道自己國家的實情,絕不會惹火燒身。

外交語言作為代表國家立場和爭取國家利益的工具,和普通人的用語其實是存在極大的區別的。外交語言的目的是為了爭取國家利益的最大化,是為了緩和衝突而不是激化矛盾。所以方式和力度很重要,模糊、婉轉、去攻擊性這都是基本的要求。"深表遺憾""尋求共識""交換意見"等等詞語其實都是暗含豐富的含義。所以我們以前經常會把一些正確的廢話稱之為"外交辭令"。這些文縐縐的詞彙不僅是一個國家的體面和氣度,更重要的是,它在瞬息萬變的外交態勢中,保障進退有度——尤其是你並不是最強者的時候。

這個世界最強硬的外交語言體系毫無疑問是北韓。天天要從地球上抹除別人,但是有用嗎?

很遺憾的是,言辭北韓化居然也成了我們的問題。大部分人可能不知道,中美關係的定調要從差不多七十年前的"三視教育運動"說起。1950年朝鮮戰爭不久,上層就發出關於時事宣傳的指示,提出"為了使全體人民正確地認識當前形勢,確立勝利信心,消滅恐美心理,各地應即展開關於時事的宣傳運動"——也就是所謂"三視教育運動"。這個"三視"是指:仇視美國、鄙視美國、蔑視美國。

這個宣傳基調在中美建交,特別是鄧小平的那句"跟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了"的論斷後,一度有所緩和,但本質上並沒有廢棄。這就造成我們現在所見的很多矛盾的中國人——一方面不得不承認美國的強大,另一方面認為這只是強盜的強大,不會作任何文明或者制度層面的思考。大部分中國人都會感謝改革開放帶來的好生活,但是基本很難把這樣的生活和中美關係的改善聯繫起來——事實上,說後者是改革開放的外交壓艙石所在毫不為過。

趙發言人這一條推特,代價很可能過於昂貴。對於本來就尚未從貿易戰和記者互逐中緩過勁的中美關係,真可謂雪上加霜。在蔓延全球的史無前例的疫情中,事已至此其實從哪裡發病都已經不重要,但這個鍋並不是誰都願意背。這種幼稚的甩鍋方式,除了鼓動本來就不名一文的國內民族情緒,在國際上可謂招實禍而無實利,這其中的動機讓人很難理解。

3月16日,美國貿易鷹派人物納瓦羅接受採訪稱,美國將召回在中國的醫療產業鏈;3月18日,中國出口美國的部分商品關稅上調至25%。脫鉤的傷害是彼此的,但肯定有一個更重,更不能承受的。

中美關係的重要性其實毋庸贅言。很多中國人在看熱鬧的時候很難想像,其實這和他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閉關鎖國,和美國為敵的前三十年,混得怎樣不需要多說;改革開放,和美國為友的後四十年,得到了什麼好處也不需多說。不承認不要緊,因為結果沒幾年就能見到。

最令人遺憾的是,在彼此的攻訐中,那道令人恐懼的鐵幕已經在降下。無論川建國能不能連任,他開的這個頭,業已形成美國兩黨和朝野的共識,很難逆轉。如果一方的外交思路和政策不出現極大的改變,目前中美關係的裂痕,只會成為一代人無法跨越的鴻溝。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