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文亮調查結論荒唐 罵方方的高中生是誰?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網絡上爆發了二次前所未有的暴動,第一次是2月6日李文亮病逝,上億的網民在網絡上點燃蠟燭悼念。網民的悲慟驚嚇了中南海。2月7日,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情況依法開展調查」。第二次是3月10日。那時人民領袖正在武漢視察。本來作為大國戰役的統帥來武漢是宣布戰役勝利的,但不料被一場網絡旋風給吹了。這一天《人物》雜誌刊登了對武漢中心醫院艾芬醫生的專訪,艾芬稱自己是發哨人,將疫情信息發給了吹哨人李文亮。但這篇並無勁爆內容的文章居然給網信辦刪掉了。網信辦的用意是不允許這篇報道搶了領袖的風頭,但已經等待李文亮調查結論已久的網民憤怒了。為了保護這篇文章,他們與網信辦進行了慘烈的人民戰爭。他們創造了五十多個文章版本,並展開了億萬網民接龍,你刪我貼,你進我退,你疲我擾,你退我追。這一次網民暴動與第一次性質上有明顯的不同,第一次是悲憤,第二次則是不服從的抗爭。

3月19日,國監委李文亮調查組來漢後的40多天後,調查結果終於揭開了它神秘的面紗。調查組公布了《關於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有關情況調查的通報》。該「通報」由五個部分組成:一、李文亮轉發、發佈有關微信信息的過程。二、李文亮接受公安機關談話、訓誡和醫院談話情況。三、李文亮被感染、治療、搶救情況。四、李文亮醫生去世後撫恤、善後情況。五、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罰建議。有意思的事,前四個部分內容都很長,但第五點「工作建議」卻異常短小精悍,惜墨如金,全文如下:由於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調查組已建議湖北省武漢市監察機關對此事進行監督糾正,督促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及時向社會公布處理結果。

在公布調查報告的同時,還發佈了《國家監委調查組負責人答記者問》。但負責人是誰?何時答記者問?記者是誰?沒說。在中國體制內工作過的人都知道,根本不存在答記者問,就是國監委以答記者問的形式,書面發佈調查情況的說明。答記者問並無新意,有兩點內容值得關注。一是稱李文亮醫生「沒有對信息進行核實就轉發了,信息部分內容與當時實際情況不完全相符」,「李文亮醫生在微信群中發佈信息沒有擾亂公共秩序的主觀故意」。李文亮發佈「不相符」信息的行為「對各方面重視疫情、加強防控起到了推動作用」。二是指出「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敵對勢力為了攻擊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給李文亮醫生貼上了對抗體制的「英雄」「覺醒者」等標籤。這是完全不符合事實的。李文亮是共產黨員,不是所謂的「反體制人物」。那些別有用心的勢力想煽風點火、蠱惑人心、挑動社會情緒,註定不會得逞。」分析這兩點說法,也就是李文亮沒有對信息進行核實就轉發,信息部分內容與當時實際情況不完全相符,李文亮擾亂了公共秩序。但李文亮沒有主觀故意,並且客觀上對社會重視疫情、加強防控起到了推動作用。但這個結論存在邏輯障礙,既然李文亮轉發信息對社會有益,轉發行為就是正確的,就不存在擾亂公共秩序。其次,將鍋甩給海外敵對勢力恐嚇網民,完全無視上億網民的民意。

調查組還建議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的同時,追究有關人員責任。很快,武漢市公安局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理結論就發佈了。處理結果是:一、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長楊力,安排警察對李文亮訓誡,適用法律錯誤,存在執法過錯,工作失職,給予其行政記過處分;二、中南路派出所警察胡桂芳,執法程序不規範,違規出具訓誡書,給予其行政警告處分。到此,李文亮調查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一場轟轟烈烈網民抗爭運動,得到的就是這樣輕描淡寫和敷衍。

為什麼國監委會做出如此荒唐的調查結論?因為成立李文亮調查組的目的不是為了查明真相,而是要緩解民眾怨氣,避免社會矛盾激化。調查組到武漢不是去追查責任人而是給公安幹警派發定心丸,告知他們,中央理解你們辛苦,你們訓誡醫生沒有錯,但民眾情緒太大,需要做做樣子。各位請想,是誰隱瞞疫情?是誰造成疫情擴散?那就是中共。人民領袖和共產黨不能有錯誤,只能「偉光正」。如果處罰聽人民領袖和黨的話,跟人民領袖和黨走的「刀把子」公安幹警,豈不是處罰人民領袖和共產黨嗎?所以這個調查結論很正常。它在調查組成立之時,就很明確,只是要選一個時機發佈。這個時機就是人民領袖視察武漢後,武漢新增確診案例「歸零」之時。

但它的後果是嚴重的,因為它的忽悠激怒了仍對中共抱有希望的相當一部分民眾,特別是武漢人,使他們由失望轉變為絕望。在中國新浪微博上,短短几小時,李文亮醫生調查通報的閱讀量就超過2億人次,公眾對此關注程度之高,失望之大可見一斑。中國民眾正在從網上暴動、網上公民抗爭,走向未來的顏色革命。武漢作家方方稱:李文亮的調查,今天也出了結果。這個結果,大家是否接受或是滿意,我不知道。我已經不想再說什麼。李文亮死了,他的微博成為人們的哭牆,無數的人都會永遠記得他。那個結果,真的無所謂。

說完,李文亮醫生的調查結論,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我們再說說一篇奇葩的信件。《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該文章是以一位高中生的名義寫的,信里綿里藏針,指桑罵槐,格調低俗。這位高中生怒罵武漢作家方方宣揚陰暗面,不懂事,不隨着主旋律翩翩起舞。這位高中生到底是誰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分析一下他的信件內容。

這位高中生說:方方阿姨,魯迅誕生在一個黑暗多於光明,被壓迫多於壓迫,被奴役多於奴役的時代,那時候,反抗與鬥爭是那個時代的主流,魯迅扛起的是那個時代的擔當,是一個作家的時代使命感。我看了您的日記,我在琢磨,今天時代已經不是那個時代,魯迅時代的使命還是今天作家全部使命嗎?

我想對這位學生說,你為什麼會認為當今中國是一個光明的時代?魯迅的時代還有言論自由,他可以出版批判社會的書籍和發出自己的聲音,當代中國做得到嗎?你為什麼不會質疑歷史教科書的虛假呢?一個真正的作家,首先是一個真實的人,用筆將自己對社會真實的感受寫出來,他不會為任何一個階級和政黨歌功頌德,他只服從於自己的良心。方方身處疫情最慘烈的地區,雖然足不出戶,身邊的人和事,悲與喜,她誠實地記錄下來,不歪曲事實,不隱瞞真相,不歌功頌德,不阿諛奉承。據說中國有十餘萬作家,但能有方方這樣品格和風骨的又有幾人呢?

高中生說:我們政治老師講,任何政權都不是十全十美,任何政黨都不可能完美無缺,任何政治制度都不可能沒有瑕疵。否則,就不會有改革和創新。作為社會一員,每個人有義務和權利監督社會,不僅是作家。但是,一個人如果滿眼都是黨和國家的不足,那他關注的焦點或許已經偏離了為「國家好」的初衷。

我想告訴他,世界上只有上帝是完美的,任何政黨、政權、領導人都是不完美,任何個人、政黨崇拜都是愚蠢的。中國的確需要社會變革,首先要尊重自己制定的憲法,要保障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但人民領袖上台以來,一直在倒行逆施。如果一個已經存在的政黨、政權就應該去維護它,那麼共產黨有什麼理由推翻國民黨呢?如果不是中共政權隱瞞疫情,欺騙民眾,武漢疫情何至於蔓延到世界?近萬人死於這場災難呢?

高中生說:疫情面前,如果西方國家對我們說三道回也就罷了,因為他們獸性未改,既便他們罵我們是病夫,我們也不計較,人不能和獸計較。可是對於方方阿姨您,大家真是一點心裏準備都沒有啊,您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您是吃武漢糧、喝長江水活着的!年輕人不懂事,說幾句自己國家怪話就當他不懂事罷了,您65歲了,怎麼也與眾不同呢?

我想告訴高中生,沒有西方國家的幫助,就沒有中國的改革開放,也沒有今天中國的崛起。將西方人侮辱成野獸,只能說明你自己的野蠻和愚蠢。也在抽你崇拜的領袖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臉。就這點來說,你的確很不懂事,也很不知好歹。

這個十六歲高中生到底是誰呢?是官方寫手嗎?是高中生嗎?我認為都不是。因為在信件中,有多處露出了馬腳。一是罵西方人是畜生;二是說「爸媽晚上動靜太大,我一夜沒睡好」的黃色比喻。三是羅稷南與毛澤東關於魯迅的對話。這些都是官方寫手應該不會涉及的。毛澤東對魯迅「要麼坐牢,要麼閉嘴」的話,也是官方不會承認的,有損於毛和中共的形象。同時,這些漏洞也是一個高中生不會出現的。他是誰呢?我的看法是,他是一個愚昧、品格低劣、的成年毛粉,當然就他的作文程度而言,說他是個高中生也沒有委屈他。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張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