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分析:追究中共散播病毒罪責 不是種族主義

專家認為追究中共傳播中共病毒的罪責,並不是「種族歧視」,而是「全球的責任」。圖為2月5日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站崗的警察戴着口罩。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近日以「中國(中共)病毒」稱呼源自武漢的致命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部分人士認為這個詞歧視華人。然而,專家認為追究中共傳播該病毒的罪責,並不是「種族歧視」,而是「全球的責任」。

川普總統周三(3月18日)中午在白宮簡報會上再次以「中國(中共)病毒」形容去年在武漢出現的致命性病毒,並在回答第一位記者的問題時,再次解釋這個病毒「來自中國」,「這是準確的說法」。

川普強調,使用這個詞不涉及種族歧視,他愛護所有美國人民,但是中共說這個病毒是美國士兵帶進大陸,他不容許這件事發生。

「只要我當總統的一天,我不容許這件事發生」,川普說,「這個病毒起源於中國大陸,中共應該在更早時間告知美國。」

國際知名的中國議題專家孔誥烽(Ho-Fung Hung)近日在《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發表題為《要求北京對冠狀病毒負責不是種族主義》(Holding Beijing Accountable For The Coronavirus Is Not Racist)的文章中指出,各界在爭議「武漢(中共)肺炎」或「中國(中共)病毒」是否為種族歧視時,「不應妨礙我們討論該病毒的起源,並追究中國(中共)政府造成這個全球性公共衛生危機的責任」。

反對種族歧視不能因此忽略追究中共責任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在文中寫道,在歷史上,傳染病與種族的聯繫時有所聞,例如2003年SARS流行期間,西方媒體到處充斥着將此疾病描述為亞洲疾病的文章、圖像和動畫片。中世紀的歐洲,在爆發鼠疫等流行病時,經常引發對少數民族如猶太人等的騷擾甚至屠殺。

孔誥烽認為,流行病沒有種族界限,將流行病與種族聯繫起來,將使人們忽視不在該等定群體中的病毒攜帶者。因此在流行病爆發時,必須儘力排除仇外種族主義

「話雖如此,我們需要明確地主張」,他寫道,「我們在對抗種族成見時,不應阻止我們討論該病毒的中國(中共)起源,以及追究中國(中共)政府造成這個全球性公共衛生危機的責任。」

中共散播「種族歧視」推卸其掩蓋疫情之過

2月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上發表講話,強調了「主動影響國際輿論」的重要性。隨後,中共官員及國營媒體一直在批評外國政府對這種疾病的謹慎應對是「過度反應」和「種族主義」。

諷刺的是,北京在譴責外國政府限制來自中國的旅客的同時,隔離封鎖了數千萬中國公民,而一直被北京嚴重牽制的世界衛生組織(WHO)一直「稱讚」中共,呼籲全球各國不要過度反應,而不是警告這些國家這種疾病的嚴重程度。

分析認為,中共在世界範圍內散播「種族歧視」,背後目的是推卸其隱瞞疫情之過,同時轉移民眾視線。

多項報導指向病毒源自武漢

孔誥烽認為,即便中共批評其它國家是「種族主義」,但是毫無疑問,該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中國媒體《財新》(Caixin)的一份調查報告說,12月下旬武漢就出現了人傳人病例,《南華早報》獲得的北京政府秘密文件,早在去年11月17日就出現了首例確診病例。此外,北京在疫情之始就下令掩蓋所有檢測結果及銷毀樣本,並壓制試圖向中國人及全球人士警告該病毒的「吹哨人」。

基因測序(Genetic Sequencing)研究顯示,在今年1月中旬北京仍忙於掩蓋疫情,向全球保證該疫情「可控可防」之際,歐美等國家當時出現的早期病例都是自中國入境的人士。

北京若透明全球疫情不會大爆發

孔誥烽在文章中寫道,如果北京從去年12月下旬沒有掩蓋疫情並立即採取嚴格的檢疫措施,那麼武漢市應可有效遏制這個病毒的傳播,全球也可提前監控來自中國的旅客,更好地阻止該病毒在全球的傳播。

台灣不相信中共及WHO提前管控自中國入境旅客

意大利於1月31日禁止來自中國的航班,美國自2月2日起禁止過去14天訪問中國的外國人入境。然而,在美國和意大利採取限制措施之前,中共病毒已經悄然地入侵。不過,如果這些國家沒有採取旅行限制措施,現在的處境會更糟。

相比之下,與中國大陸隔着海峽相望的台灣,雖然與中國有着密集的經濟和民間交流,但仍然成功地阻止了疫情的爆發。截至3月19日的累積確診病例僅略超過100例。

台灣成功抗疫的關鍵之一是,從政府到民間都不相信北京和WHO說的話。去年底流傳武漢市出現不明肺炎病例的「謠言」,儘管北京和WHO都否認這個傳聞,但中華民國政府仍嚴肅對待這個「謠言」,並立即採取了果斷的行動。

台灣當局從去年12月31日開始對來自武漢的旅客進行檢查,1月23日禁止武漢居民進入,並於1月25日中止了所有前往中國的旅行,無視台灣內部親北京陣營指稱這些措施具有仇視性和歧視性的批評。

中國勇士努力披露中共散毒罪責

現在,中共肺炎已演變成大流行病,歐美國家正在努力對抗中共病毒。孔誥烽在文章中指出,最重要的是在全球對抗這場瘟疫之際,首要任務是要中國(中共)政府對造成這場全球危機負責。

「儘管面對嚴厲的審查制度以及大聲疾呼可能招來的後果,許多勇敢的中國網民和活動人士仍在努力地揭露中國(中共)政府(散播病毒)的罪責。」他寫道。

大躍進饑荒及中共肺炎都是人為災難

孔誥烽在文中引述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探討中共威權主義造成的1959年到1961年大躍進饑荒所獲得的結論如下:

在任何專制體制中都存在着不可避免的脆弱性,因為當政府領導人朝着適得其反的方向改變施政優先次序時,幾乎沒有補救措施。1959年到1962年的大躍進饑荒大災難(至少3,000萬人失去性命),體現了這種專制體制的危險性。

相對於運作良好的民主國家,專制的中共政權不用面對反對黨的批評,加上對信息及國營媒體的嚴格審查及控制,導致其被自身的宣傳所蒙蔽,持續錯誤政策的結果造成了長達三年的毀滅性饑荒。

孔誥烽在文章的最後指出,大躍進饑荒災難及這場大流行病都不是自然災害,而是北京及其堅持的中央集權專製造成的人為災難。

追究中共散播病毒罪責不是反華而是人人有責

「因這個病毒指責中國人是種族主義,但是指責中國(中共)政府不是種族主義」,他寫道,「我們不應讓北京躲在高貴的反種族主義旗幟後面,從而免除自己造成這場全球危機的責任。」

「讓北京及其所代表的政治體系負責並不是反華,而是我們的責任,如果我們想要遏制來自中國(中共)或任何其它威權國家再次造成這種全球災難。」

蓬佩奧:適當時機會採取行動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7日在國務院新聞發佈會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共進行虛假宣傳活動的目的是轉移責任。

他說,「我們非常清楚,第一個知道武漢(中共)病毒的政府是中國(中共)政府,它必須向全球警示這件事,承擔這個特殊的責任。⋯⋯然而,全球花了很長時間才知道在中國境內存在着這個風險。」

「未來會有這麼一天,我們將評估整個世界對這場疫情的反應」,蓬佩奧接著說,「在適當時機,我們將對此採取行動。」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