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她有着驚艷世界的容顏 一張照片賣出745萬 最後卻淪落為服務員

上世紀50年代的影壇和時尚圈星光熠熠,流光溢彩。有嫵媚妖嬈的夢露、典雅高貴的赫本、為愛勇敢的褒曼以及有着傾城之貌的費雯·麗等等。

似粒粒珍珠,數不勝數。

但有人可能已經不記得了朵薇瑪,她因戲與赫本結緣,並成為了好友,但之後她並沒有像赫本那般,事業平步青雲。

她的一生跌宕起伏,有過輝煌亦有過潦倒。得過上帝的垂憐也受過上帝的拋棄,晚景凄涼,不勝唏噓。

縱觀她的一生,亦是一本不忍卒讀的書。

01

理乍得·阿維頓曾評價朵薇瑪是「這個時代最風華絕代、最前所未有過的貴族氣質美人。」

而也正是因為與理乍得的合作,將朵薇瑪推向了神壇。

1955年,理乍得·阿維頓為朵薇瑪拍攝了一幅至今仍被模仿和翻拍的經典作品《Dovima與大象》,這也是朵薇瑪一生中最為經典的作品,歷史上最貴的時尚攝影之一。

照片中是以朵薇瑪作為模特,她身材曼妙,動作優雅,特別定製的黑白兩色抹胸裙得體精緻,她站在兩頭大象之間,恢弘大氣的背景構圖,更襯出朵薇瑪的嬌小玲瓏。

粗野豪放與精緻典雅,恢弘大氣與嬌小玲瓏,自然生靈與人類文明,在一張照片中都展現了出來。

而這張照片最後被Dior於2010年以84萬歐元的高價買走,一是因為其經典,二來是朵薇瑪在照片中穿的服裝是聖羅蘭的創始人設計的。

後來有很多人都力圖再現當時的場景,請來知名模特拍攝,終究只能是模仿其外在,雖也有創新,但其中靈魂是模仿不來的。

不過這位美人身上有一點讓人很不疑惑,那就是她的照片很少有露齒的,即便是笑也不過是蜻蜓點水般地,淡淡的笑。有人把她的這種笑美喻為「蒙娜麗莎的微笑」。

但其實真相是,因為小時候門牙被摔壞,導致至今看起來都不是很平整,故而她很少咧嘴笑。

她一直為這事感到自卑,「我的門牙很醜,我不好看。」殊不知,這卻為她更添了一份神秘美。

02

朵薇瑪小時候體弱多病,父母對她呵護備至,在人生最初的七年里,朵薇瑪幾乎沒有出過門。

或許是想要女兒早早有個人來愛護,或許是覺得鄰居JackGolden可靠,在朵薇瑪十幾歲的時候母親便將她許配給JackGolden。

於是在懵懂間,恍惚間,就這麼結婚了,成了一個妻子。

婚後生活還算平靜,也可以說成是平淡無奇,跟所有近嫁的女子沒有很大不同,平淡卻也幸福。

如果不是那名星探,朵薇瑪日後可能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婦女,相夫教子平淡一生,但朵薇瑪的外形和氣質好像是為聚光燈和大屏幕而生的,走到哪兒都是鶴立雞群的那一個,艷壓群芳,熠熠閃光。

那天朵薇瑪跟丈夫像往常一樣開車外出,也是這次外出他們碰見了Vogue的編輯,當場就問朵薇瑪要不要做時裝模特。

朵薇瑪不知所措,她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也不知道要如何決定,好在丈夫也在旁邊,給她支持和鼓勵,並陪同她一起走進《Vogue》的辦公室。

朵薇瑪身上有一種高貴冷艷的氣質,上鏡效果非常好,又有大牌知名攝影師技術加持,朵薇瑪的照片一出來就驚艷了時尚圈。

她的冷艷和高冷給人一種與眾不同的疏離感,準確地講是一種觸不可及的高貴感,一拍驚人。朵薇瑪當天便成了Vogue的簽約模特。

Vogue是美國著名雜誌,在時尚圈名氣很大,劉雯曾經就說,她們模特以拍《Vogue》為榮。

就這樣,朵薇瑪帶着一絲困惑與不解進了時尚圈,並迅速成為時尚屆的寵兒。各大時尚雜誌爭相邀約她去拍封面。

朵薇瑪似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達到了其他模特絞盡腦汁都不曾達到的高度。

老天一旦想要賞飯給她吃,任誰也阻攔不了。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野離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