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重大信號!湖北宣布解封后再封城 中共自毀毀人 中國和世界巨變

—傳中共軍隊具體感染情況或有一定規模

如果沒有專制中共給全球帶來傷及所有人的嚴重後果,包括即將發生的經濟後果,外部世界就不可能真正理解,政治大一統的中共在全球化時代,必然自毀毀人的邏輯。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後續災難,將促成空前多的人完成這種認知,這當然有助於中國發生巨變。

3月11日,香港《明報》導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話表示,(中共)軍隊的新冠肺炎感染情況不可忽視,具體感染情況可能有一定規模。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雖然中共嚴控部隊疫情,但因軍隊和監獄一樣是成員密集接觸,疫情是只重不輕。疫情很難控制,有個最新的信號,就是湖北潛江宣布「解封」後再度封城。

潛江宣布在3月11日上午10點起解除疫情封城。潛江市當地有約101萬人口,一度成為湖北省首個宣布解封的地區。相關舉動被中共官方媒體讚揚說,率先闖過疫情。

不過,在3月11日早晨解封命令落實之前,潛江市政府武肺防疫部門,緊急下達第27號通知,宣布取消第26號通知,繼續嚴格實施交通和人員管控,落實防疫策略。

潛江市當局的做法令各界懷疑疫情並未有所好轉,近期以來,北京官方多日連續公布全國範圍的武肺確診案例僅有數十人/每天,許多地區「0增長」,但湖北當地仍然維持嚴格的封城措施,這讓一些封鎖區的居民十分不解。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潛江的做法很明顯,就是計劃解封,但有重大疫情突發,不得已繼續封城。

隨着中共針對武漢肺炎的起源努力「甩鍋」,西方國家也滋生了關於「武漢病毒」是否牽涉種族主義的爭論。

美媒:稱「武漢病毒」並非種族主義,但中共希望是

華盛頓觀察家報》駐華府的調查記者兼外交政策分析師喬丹•沙徹特爾(Jordan Schachtel)3月9日發文,就「武漢病毒」之說是否屬於種族主義的爭議闡述了自己的看法。

他指出,關於如何對待中共在武漢新冠病毒爆發中所起的作用,西方媒體及政界上周末爆發了一場激烈論戰。一直以來,很多人都將該病毒稱為「武漢病毒」,由此指出了該病毒的常用術語和可疑發源地。但是現在,一些備受關注的媒體成員已經開始判定,這個標籤是一個公然的種族主義術語。

周日,亞利桑那州共和黨眾議員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在其個人推特賬號上宣布,他與一名感染「武漢病毒」且已住院的人有過接觸,因此決定自我隔離兩周。

戈薩爾的推文立即招來左派人士的譴責,他們歇斯底里地攻擊他,稱他為「種族主義者」。

戈薩爾周日晚在推特上為自己辯護說:「簡直是令人驚訝地無知。幾個月來,所有主要媒體都將其稱為「武漢病毒」,但不知何故,如今,你們已判定這是種族主義。如果你認為這種病毒在意你的種族,你大概在為MSNBC工作或是觀看MSNBC。武漢病毒。武漢病毒。武漢病毒。」

沙徹特爾指出,認為叫「武漢病毒」就是種族主義或不合常規,這種想法與事實相距甚遠。歷史先例證明了這一點。實際上,「武漢病毒」標籤是種族主義的觀點,似乎已經在中國的官媒和宣傳機構中興起。北京當局正試圖讓批評他們的人保持沉默,而這些批評者正確地譴責了中共政府的無能,促進了武漢病毒全球流行。

中共自毀毀人,中國和世界巨變

評論員梁京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說,想把中國病毒歸之於純自然原因,甚至是歸咎於美國製造是徒勞的。至於中共政治領導人,尤其是習近平本人要逃脫對疫情失控導致全球大流行的責任,更將是徒勞的。但是,習近平和中共當局試圖逃脫責任的所作所為,還是震驚了整個世界。雖然忙於應對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各國政府,乃至民間社會,現在還無暇表達他們對此的驚訝和憤怒,但沒有人會懷疑,這筆賬遲早是要算的。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專制中共給全球帶來傷及所有人的嚴重後果,包括即將發生的經濟後果,外部世界就不可能真正理解,政治大一統的中共在全球化時代,必然自毀毀人的邏輯,也就很難幫中國走出困境。

因此,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將給世界帶來的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深化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認知。這當然不會容易,代價也不會小,隨着習近平不斷加大賭注來證明自己偉大,證明中共制度「優越」,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後續災難,將促成空前多的人完成這種認知,這當然有助於中國發生巨變。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