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赫:三事「快閃」 折射習近平困境

作者:
有論者指出,這是王滬寧又給習近平挖坑。在頭版頭條連續推出這樣的重磅文章,顯然不是《人民日報》本身所能決定的,必定是中共文宣頭子王滬寧的旨意,而王這麼做的目的,無非是使習近平在個人崇拜的爛泥潭裡越陷越深,進一步激起他與黨內同僚和社會大眾的矛盾,最後再利用這一點將其扳倒。

習近平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發表萬字講話,縣團級幹部以上共17萬人直接聽訓。(視頻截圖)

庚子年第二個月,武漢肺炎瘟疫及中共荒唐應對造成的巨大民生災難,致中共政權動搖,習近平處境急劇惡化。習近平當初的「打虎」之威,聲猶在耳的「核心」之尊和「人民領袖」之頌,今天都成了對習「追責」的借口。「習明澤」帖文,不論誰放出來的,都是對岌岌可危的習的嘲諷。

察微知着,本文就從三件「快閃」事件談起。

其一,「高福被查」與「闢謠」

2月15日,貴州一家官方媒體發布一則信息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落馬,隨後又接連「闢謠」、「道歉」,引爆輿論。

高福之被網民痛恨,主要緣於其在疫情爆發初期,聲稱「沒有證據顯示人傳人」。然而,1月29日,高福等人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一篇論文卻稱,425名感染者流行病學數據顯示,冠狀病毒可以人傳人。

有論者指,儘管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高福和中國疾控中心的某些專家是有意瞞報冠病疫情的真實情況,也沒有證據表明他們受到來自官方的壓力而不敢講真話,但作為負責調查這次疫情的專業人士,高福和某些專家至少是不稱職的。而他們的不稱職,又是導致疫情蔓延的重要因素之一,給全中國帶來了難以估算的損失。

這算持平之論。但鑒於中共疫情決策的黑箱操作,本文試從更寬廣的視野來討論。首先,在共產國家,科學從來都不是獨立的,科學家往往成為政客們手中打人的棍子,這在大陸結出了兩個惡果。第一,學術淪為「江湖」,造假層出不窮;第二,專家淪為政權的專業化傳聲筒,專家的公眾形象盡在政權的利用之中,獨立發聲的專家難為體制所容。武漢肺炎瘟疫這麼大的事,作為高級技術官員,高福自然傾向於迎合當局的政策精神。因此,當局還是要保高福的(例如,網絡上一些批評高福的文章被屏蔽)。但是,如果中共內鬥攤牌,高福也難逃背鍋的命運(當然,即使用高福背鍋,習當局也難自保)。

其次,武漢瘟疫病毒來源至今是謎,沒有找到「零號病人」,這是相當反常的,說明有一隻巨大之手在遮蔽真相。而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來源說也不是沒有一定理由,這又牽涉到中共研製生化武器問題了。中共一再阻止美國專家來華實地調查研究,最終允許了,也被排除在「臟區」之外,無法獲取足夠的真實資料。據此不難推測中共心中有鬼。

而更重要的是,如果真如一些爆料者所說,這場瘟疫是反習勢力人為製造的,那麼,習為自保,在必要時將不得不藉助美國專家——「一個實質性和獨立性的角色」——的力量,將真相公之於眾。只有這樣,高福之流才能最終落地。

其二,武漢封城解封三小時

2月24日,武漢封城滿月之際,上午11時30分左右,武漢發布第17號通告稱,因防疫物資運輸等原因,必須進城的人員、車輛以及滯留在外地的武漢市民、車輛,按照有關規定辦理相關手續後,可以進城;因城市運行、生產生活等原因必須出城的人員,以及滯留在武漢的外地人員(簡稱出城人員)可以出城。

但到下午3點左右,武漢又發通告稱,第17號通告「系市指揮部下設的交通防控組未經指揮部研究和主要領導同意發布的,現宣布該通告無效」。通告還稱,武漢市執行習近平關於「外防輸出」的指令,嚴防疫情向外輸出。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微博發帖稱,「一個疑問:交通組的膽子這麼大?他們就敢擅自使用疫情防控指揮部的名義發通告?」大陸網民表示,「是不是地方在故意拆新領導的台?」「內部是在打架嗎?還是各自為政?」「就這幾個小時,可能該出去的已經出去了」(武漢封城解禁不到4小時,有網友稱1735人進入長沙,另有律師在其實名微博上披露,有約30萬人離開武漢。而中共卻拒不提供相關數據)。

2月8日,陳一新以中央政法委秘書長身份擔任中央赴湖北指導組副組長,陳是習的舊部、親信,聲稱手拿尚方寶劍,搞不好要動刀子;2月13日,習當局又突然宣布:上海市長應勇(也是習的舊部)接替蔣超良出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馬國強出任武漢市委書記。外界普遍認為,習已無人可用,也只能用自己人了。

大家知道,2003年薩斯,胡溫剛上台,並沒掌控多大實權,卻斷然出手,換掉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讓「鐵娘子」吳儀(時任副總理)出征,很快控制住了局勢。相比之下,習就顯得猶豫、遲緩多了。由此,可見習的權威和習的真實處境真不樂觀了。

此外,武漢官場還出了一件蹊蹺的事。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把隱瞞武漢肺炎疫情的責任「甩鍋」給習當局。周先旺官做到副部級,居然觸破官場忌諱,這是非常稀奇的。這迫使習近平不得不公開說,自己1月7日就曾對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周先旺前途不妙。

然而,2月28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武漢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卻表揚周先旺在面臨延誤治療時機、疫情擴散的雙重壓力下,「靠前指揮、親自調動,夜以繼日組織力量施工改造(方艙醫院)」。或許,周先旺就是中共內鬥的一枚棋子。

其三,《大國抗疫》的倉促出台與緊急下架

2月26日,新華社稱,由中央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指導而緊急編輯製作的圖書《大國戰「疫」——2020中國阻擊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中》近日出版,「集中反映習近平總書記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其英、法、西、俄、阿等五種語言文字版本將陸續對外出版發行。

法廣中文網報導,這引起不少中國人反感。認為「喪事喜辦」,多少人死亡屍骨未寒,病毒還在到處肆虐,就已經為慶祝勝利預備,是「無恥之尤的巔峰之作」。更有北京人薛扶民實名舉報主管宣傳的常委王滬寧,指其缺乏對人民的關愛,應該追究政治責任。

不過,許多網民注意到,《大國戰「疫」》一書似乎下架了,至少,從噹噹網、京東淘寶百度等去查閱訂購,顯示「無貨」字樣。

然而,就在《大國戰「疫」》「無貨」的同時,《人民日報》自1月5日精心推出系列報導「總書記來過我的家」,迄今一共刊登了6篇,都是頭版頭條。最近兩篇分別是2月29日的「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總書記來過我們家)——回訪黑龍江同江市八岔赫哲族鄉八岔村尤桂蘭家」,和3月2日的「美好家園樂融融(總書記來過我們家)——回訪內蒙古喀喇沁旗河南街道馬鞍山村張國利家」。這種宣傳文章激起網民的憤怒,指「不顧老百姓死活」,習「至今未去武漢安撫民眾,黨報說什麼日子比蜜甜,真是昧了良心」。

有論者指出,這是王滬寧又給習近平挖坑。在頭版頭條連續推出這樣的重磅文章,顯然不是《人民日報》本身所能決定的,必定是中共文宣頭子王滬寧的旨意,而王這麼做的目的,無非是使習近平在個人崇拜的爛泥潭裡越陷越深,進一步激起他與黨內同僚和社會大眾的矛盾,最後再利用這一點將其扳倒。

習近平又以為如何呢?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