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財新網: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

新冠病毒的分離、檢測和基因測序,正是了解和判斷新冠病疫傳染力及危害性的基礎。這一研究是何時、如何開始的?1月11日,停止更新多日的武漢衛健委通報,第一次將「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稱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時,初步診斷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

12月30日拿到病毒樣本中科院病毒所,2020年1月1日進行病毒分離,1月2日完成了病毒的基因測序,1月5日分離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國家病毒資源庫入庫及標準化保藏。資料圖為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圖/財新記者丁剛

財新網】(記者高昱彭岩鋒楊睿馮禹丁馬丹萌)追根溯源,截至2月24日已致2660多人死亡、77000多人確診感染的新冠病毒,這種與SARS相近的新型冠狀病毒何時被發現?財新記者通過多方採訪,並梳理相關論文、數據庫資料印證,使信息拼圖逐漸完整地浮現出來。

種種證據顯示,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於9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樣本被從武漢各醫院採集,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這些檢測結果陸續回饋醫院並上報給了衛健委和疾控系統。直至1月9日,央視報道,「武漢病毒性肺炎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正式宣布病原體為「新型冠狀病毒」。

首例12月27日即出結果

2019年12月15日,一名65歲的華南海鮮市場男性送貨員開始發燒。12月18日,他來到武漢市中心醫院本院(南京路院區)急診科看病,醫生懷疑可能是社區獲得性肺炎,將其收治入該院急診科病房。社區獲得性肺炎是一類由細菌、病毒、衣原體和支原體等多種微生物所引起的肺炎的泛稱,主要臨床癥狀有咳嗽、伴或不伴咳痰和胸疼。

12月22日,這位病人病情加重,進入ICU,醫生們使用了各種抗生素治療無效。武漢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趙蘇教授告訴財新記者,12月24日,呼吸內科一名副主任醫師對這位病人進行了氣管鏡採樣,然後將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樣本送到第三方檢測機構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進行NGS檢測,希望利用其基於宏基因組學的二代高通量基因測序技術(mNGS),找出病原體。肺泡灌洗是一種清除肺泡內炎性分泌物等、改善呼吸功能的治療方法,對下呼吸道和肺部疾病來說,肺泡灌洗液中的病原體含量高於咽拭子。

微遠基因全稱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8年6月。其招聘廣告稱專註於腫瘤學和感染病原學精準醫療,擁有基於二代高通量測序技術的測序平台(NGS)。

「自華大基因利用測序技術起家以來,國內大大小小出現了好多家基因測序公司,這些年我們各類醫學研討會上,二代高通量基因測序技術不斷被介紹,這些公司也派出醫藥代表到各大醫院宣講。」趙蘇對財新記者說。華大基因(300676.SZ)全稱為深圳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北京華大基因研究中心,成立於1999年,先後完成了國際人類基因組計劃中國部分、水稻和大熊貓基因組計劃等多項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基因組研究工作。2017年7月以「基因測序第一股」登陸創業板,是全球最大的基因組學研發機構。

另一位武漢協和醫院的醫生也介紹,「測一次,600萬個鹼基序列,3000元,這3000元能查出來病原體究竟是什麼病毒或者細菌,就可能救命。」

一般來說,基因測序公司應當在三天後,也就是12月27日反饋檢測結果,但微遠基因並沒有給出書面報告。「他們只是電話通知我們,說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趙蘇說。此時這名病人已經於12月25日轉入武漢同濟醫院

2020年2月21日,這個病例的基因檢測信息,被微信公號「微遠基因」的一篇文章披露出來。該篇公號文章寫道,中華醫學雜誌(英文版)於1月27日發表論文,介紹新型冠狀病毒發現始末,微遠基因參與了新型冠狀病毒早期發現工作。

前述發表於《中華醫學雜誌(英文版)》的論文,是指1月29日發表的「鑒定一種能引發人類嚴重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一項描述性研究」一文。論文作者來自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下稱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中日友好醫院、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等單位。微遠基因的首席技術官許騰為該論文共同第一作者,CEO李永軍和首席運營官王小銳為署名作者。李永軍曾任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生物信息分析員。

根據該論文,研究人員收集了湖北武漢金銀潭醫院5例重症肺炎患者的臨床資料和支氣管肺泡灌洗樣本,進行了病原宏基因組學(mNGS)分析。結果在這些樣本中都發現了一種此前從未報告過的、與SARS病毒核苷酸序列相似度達79%的冠狀病毒。文中顯示,這5名患者的樣本中,最早進行基因測序的臨床樣本是12月24日採集到的一位65歲病人樣本。他12月15日發病,癥狀為發高燒、咳嗽,少痰。18日入院,12月22日住進ICU。16天後仍持續高燒,並發展為嚴重的呼吸急促。

與上述信息同樣高度契合的,是微信公號「小山狗」1月28日曾發布過的一篇題為「記錄一下首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經歷」的文章。作者在留言區自稱就職於位於廣州黃埔的一家民營企業,文中記錄:「2019年12月26日剛上班,還是如往常一樣先大概瀏覽一下這一天的mNGS病原微生物自動解讀結果。意外的是,發現有一個樣本報出了敏感病原體——SARS冠狀病毒,有幾十條的序列,且這個樣本只有這麼一個有意義的病原體。心頭一緊,趕緊後台查看詳細的分析數據,發現相似度並不算很高,只有大約94.5%。為了確認結果的可靠性,開始了詳細分析。探索版的分析結果提示這個病原體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最相似,整體相似度在87%左右,而跟SARS的相似度是約81%。」

據作者透露,該患者樣本的採集時間也是12月24日。文中提到,「前端反饋這個患者病重,着急要檢測結果,但是這麼一個重大的病原體確實不可輕易報出,中午跟幾個領導緊急開了個會,決定繼續深入分析,延遲發放報告,同時分享數據給中國醫學科院病原所一塊分析」。中國醫學科院病原所,就是上文提到的《中華醫學雜誌(英文版)》論文作者單位之一、微遠基因CEO李永軍曾供職的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其直屬上級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是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辰院士。

12月27日,該實驗室組裝出了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組序列,數據同時也共享給了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基本可以確認這個患者的樣本裏面確實有一個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類似的新型病毒。」文章寫道,「當時得到的信息是這個病人回過老家,不排除接觸過蝙蝠。意識到了問題潛在的嚴重性,對實驗室做了全面清理消毒,樣本無害化銷毀,實驗操作相關人員進行了相關監測。中午前已經跟醫生溝通了,患者也隔離了」。

「應該就是我們首次發現了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吧。」「小山狗」一文還給出了GISAID數據庫的截圖,「從GISAID數據庫網站上提交的數據來看,樣本收集時間最早的也是我們。」

GISAID是一個全球流感病毒共享數據平台,科研工作者在註冊後都可上傳他們提取的病毒基因序列。每個毒株都會有個獨一無二的編號,採集時間、提交日期、提交實驗室等信息也都記錄在案。財新記者核查發現,按照樣本採集時間,GISAIDS上最早的一條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是在2019年12月24日採集,並由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於1月11日上傳。比對編號、名稱等可發現,這就是「小山狗」一文的截圖中標記出來的他們公司參與檢測的樣本序列。

文章還提及,12月27日、28日該公司領導跟醫院、疾控(部門)電話溝通,29日、30日甚至親自去武漢跟醫院、疾控中心領導當面彙報交流所有分析結果,「包括所有我們的分析結果以及醫學科學院病原所的分析結果。一切都在緊張、保密、嚴格的調查中(此時醫院和疾控的人早已經知道有多名類似患者,我們溝通了檢測結果之後已經開始了應急處理)」。

上述已知最早完成基因測序的樣本主人,之後在金銀潭醫院不治身亡。這例12月27日即已檢測出新發病毒的研究成果,也未在當時起到任何作用。

「SARS冠狀病毒」引爆社交媒體

事實上,除了已知最早的這一例,2019年12月底,武漢市中心醫院還有兩例「不明原因肺炎」的患者樣本被送往不同機構進行了基因測序。而這兩例樣本的檢測結果,以不同路徑對此次疫情的公開產生了重大影響。

12月27日,一名41歲的陳姓男子到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就診。「他是一個會計,家住在武昌,完全沒有去過漢口的華南海鮮市場,大概在12月16日無明顯誘因開始發熱,最高體溫39.5°C,伴有心悸、胸悶、活動後呼吸困難,體力明顯下降,先是12月22日在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看病,沒有好轉。」趙蘇向財新記者透露,「他是我們醫院一個醫生的熟人,27日就轉到我們醫院來了,也是急診科收的。」12月27日傍晚,患者在該院呼吸科ICU做支氣管鏡取樣,這次的樣本送往了另一家從事NGS檢測的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有限公司。

12月30日,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將這位病人的送檢報告反饋給了醫生,檢測結果直接是「SARS coronavirus」(SARS冠狀病毒)。

財新記者獲得的該份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的檢測報告顯示,在該名病人的樣本中檢出SARS冠狀病毒和銅綠假單胞菌的高置信度陽性指標。其中對SARS冠狀病毒的解釋是:一種單股正鏈RNA病毒,該病毒傳播方式為近距離飛沫傳播或接觸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一種具有明顯傳染性、可累及多個臟器系統的特殊肺炎,也稱非典型肺炎。

「他們的基因庫不夠全,也可能是沒做複核,所以犯了一個小錯誤,實際上跟SARS不是一回事,就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一位基因測序專家向財新記者透露。

然而,就是這份犯了一個小錯誤的檢測報告,卻直接引起了武漢醫生們的注意,通過社交媒體吹響了對公眾的警哨,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相當多人的生命。

12月30日,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的檢測報告出現在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的微信中。當天傍晚17時48分,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同學群中發布信息:「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19時39分,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神經內科醫生劉文在工作微信群「協和紅會神內」發布信息稱:「剛剛二醫院(即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確診一例冠狀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許華南周邊會隔離」,「SARS已基本確定,護士妹妹們別出去晃了」;20時48分,武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醫生謝琳卡在腫瘤中心微信群發布消息稱,「近期不要到華南海鮮市場去,那裡現在發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類似非典),今天我們醫院已收治了多例華南海鮮市場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風」——這三位醫生此後都遭到警方訓誡。

當天,遠在廣州黃埔的「小山狗」文作者也獲知了上述消息,他記述道:「到12月30號的時候,聽到消息說類似癥狀的患者還有挺多個,神經又一下子繃緊了。特別是,大概是30號下午吧,一個友商在另一個患者的樣本裏面可能也檢測到了同一種病毒,但他們直接發了檢測到SARS冠狀病毒的報告,瞬間把消息給引爆了······友商共享了序列給我們分析,我分析一看,確實就是同一種病毒!潛意識裡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病毒具有傳染性』!」

李文亮等人揭開的蓋子,讓基因公司測序這條線的故事,與另一條臨床醫生預警的故事產生了交集。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們對不斷出現的病毒性肺炎病人常規治療無效、寄望通過基因測序公司尋求答案的同時,毗鄰華南海鮮市場的湖北省新華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張繼先12月26日連續接診了四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2月27日,張繼先將發現四名「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上報醫院,醫院上報給江漢區疾控中心。

12月28-29日,新華醫院又收治了三位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人,他們擁有相似的病毒性肺炎癥狀。根據《武漢晚報》等後來的報道,12月29日下午1點,新華醫院副院長夏文廣召集十名專家討論這七名病例,專家一致認為情況不尋常,夏文廣直接向省市兩級衛健委疾控處報告。同日上報的還有武漢市中心醫院公共衛生科。當日下午,湖北省、武漢市衛健委疾控處通知省、市、區三級疾控中心,新華醫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收治多名有海鮮市場暴露史的不明肺炎患者,要求啟動應急處置工作流程。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會同江漢區、硚口區、東西湖區的疾控中心開始流行病學調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業務副院長黃朝林等來到新華醫院,接走六位病人,武漢市同濟醫院亦將前述在市中心醫院第一位做基因檢測的病人轉入金銀潭醫院。

12月30日,三級疾控中心形成《關於醫院報告華南海鮮市場多例肺炎病例情況的調查處置報告》。同日,武漢市衛健委發布內部通知,提及武漢多家醫療機構確實陸續出現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並與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關聯,要求各醫療機構上報近一周接診過的具有類似特點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這份因為張繼先堅持上報而觸發的武漢市衛健委《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很快被曝光於網上,與看到基因測序報告的李文亮等醫生的微信預警一起,讓發端於武漢的這場疫情信息第一次傳遞到外部世界。

來自上海的預警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另一份病例樣本來自同樣毗鄰華南海鮮市場的後湖院區,收治入院要更早一天。病人同樣姓陳,是一名福建泉州籍的41歲海鮮市場個體經營者,12月20日受涼後出現高燒40°C、全身酸疼發力、咳嗽膿痰、胸悶氣短等癥狀,12月26日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以「發熱查因、肺部感染」住院,12月30日醫院對其進行支氣管鏡取樣,呼吸道灌洗液樣本中多留了一份放入冰箱在-80°C環境保存。

「之所以多留一份樣本,是因為我們跟復旦大學附屬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下稱上海公衛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等一直有國家重大科技項目『中國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資源』的課題合作,合作協議連續簽了已經有五年了,武漢市疾控中心負責在華中片區的臨床樣本和環境標本的採集,定期送到上海公衛中心做病原體檢測,他們有生物安全三級(BSL-3)實驗室,有高通量測序和生物信息分析平台,而像我們醫院是武漢市疾控中心的哨點醫院。」武漢中心醫院呼吸內科趙蘇教授介紹。

12月30日下午,樣本由武漢市疾控中心一位主任醫師取走。1月2日,武漢市疾控中心另一位研究人員將樣本用乾冰、鐵盒和泡沫箱重重包裹,和其他動物標本一起,經鐵路快運送往上海。1月3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振教授團隊收到樣本。這家中心屬復旦大學,張永振本人則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復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上海公衛中心兼職教授,近年來一直在國家自然基金、國家重大專項、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等資助下從事人獸共患病、中國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資源的調查等科研工作,包括武漢市中心醫院在內的多家醫院和武漢市疾控中心以及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等均為課題團隊成員。

1月5日凌晨,張永振研究團隊從樣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並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根據測序數據繪製的進化樹,也證實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上海公衛中心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提醒他們新病毒與SARS同源,應是經呼吸道傳播,建議在公共場合採取相應疾控防疫措施。1月6日,中國疾控中心內部啟動二級應急響應。

「我們與武漢市疾控中心、武漢市中心醫院等一直在合作收集新的自然疫源性病毒,這就是我們的國家重大項目的一部分,包括P3實驗室的使用也是獲得中國合格評定國家認可委員會評審認可的。」上海公衛中心一位研究員對財新記者說,「我們是常規科研,偶然發現,事關重大,立即上報。」

至少九個樣本去年底採集送檢

財新記者證實,與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幾乎是前後腳,還有數家基因測序公司從武漢醫院獲得了不明肺炎病例樣本。這其中包括2019年12月26日從武漢當地醫院收到一份基因測序委託的行業「龍頭老大」華大基因。12月29日,華大基因對該病例樣本完成的基因測序結果顯示,病毒與SARS基因序列相似性高達80%,但不是SARS,而是一種之前未有的冠狀病毒。華大基因還用他們的SARS檢測試劑盒對病例進行檢測,結果呈陰性,否定是SARS。

華大基因一位人士對財新記者介紹,他們12月底對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例的樣本進行測序時,並不知情這個病毒在臨床上已經造成了很多人的感染,甚至已經有同屬一個家庭的聚集性感染。「我們是做基因測序的技術公司,每天會接受很多測序的委託,接觸大量病毒,也會發現很多新病毒。像冠狀病毒就有很多種,之前包括SARS在內也只有六種冠狀病毒與人有關,對人感染性比較強的只有SARS和MERS。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這個病毒是『好』是『壞』。」

華大基因與武漢當地醫院有着常年合作,據財新記者調查,武漢當地醫院2019年12月至少送了超過30例疑難肺炎的病例樣本給華大基因委託測序。華大在其中一共發現了三例屬於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除了12月26日這一例,另外兩例分別收樣於12月29日和30日。他們將三例類SARS的冠狀病毒混裝,即將三個病毒基因序列片段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混裝的病毒基因序列。1月1日,三份樣本的檢測報告上報武漢市衛健委。1月3日,華大基因對三個樣本中的病毒都進行了高深度的全基因序列測序。

財新記者查知,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平台上共上傳有13條樣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除去日本、泰國的三條,剩下的10條全部由中國科研單位上傳。從樣本採集時間看,最早的是前述2019年12月24日採集並由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上傳的那一例。還有8個樣本是在12月30日採集的,分別為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與湖北省疾控中心(1條)、金銀潭醫院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5條)、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2條)。此外,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還上傳了一條2020年1月1日完成採集樣本的基因序列。

與之映證,據《湖北日報》報道,12月30日這天,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帶領大家採集了該院最早收治的7名病人的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並送往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進行檢測。

以行業平均檢測周期三天來算,到1月2日左右,上述8個12月30日採集樣本的基因測序結果應該已經得出。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在一封公開信《武漢病毒所全力開展新冠病毒肺炎科研攻關》中曾稱,12月30日晚病毒所收到金銀潭醫院送來的不明肺炎樣本,72小時攻關後,於2020年1月2日確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1月11日上傳至GISAID上。

上述《中華醫學雜誌(英文版)》發表的論文也顯示,在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1月1日這九天內,有五名患者的肺泡灌洗液樣本被採集並送去檢測分析,並且這五名患者中有兩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

五名患者中,除上述65歲患者樣本,還有三位患者的樣本採集時間為2019年12月30日。其中,2號患者是一名在華南海鮮市場工作的49歲女性,她12月22日開始發高燒、乾咳,五天後出現呼吸困難並住院,12月29日住進ICU;3號患者同樣為女性,52歲,12月22日發病,29日住院,但是她沒有海鮮市場接觸史;4號患者是一名41歲男性,他12月16日開始高燒、乾咳,22日住院——這位也沒有海鮮市場暴露史男性顯然就是上文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就診的武昌會計;5號患者的肺泡灌洗液樣本則是在2020年1月1日採集的,他是一名在華南海鮮市場工作的61歲男性,本人患有慢性肝病和腹部粘液瘤,發燒、咳嗽、呼吸困難持續七天後住進當地一家醫院,1月2日開始利用ECMO進行搶救,後不治身亡。

該論文稱,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就這樣在實驗室中被鑒別出來,它與SARS病毒核苷酸序列相似度達79%,在系統發育上最接近蝙蝠所攜帶的SARS樣冠狀病毒,但形成單獨進化分支的冠狀病毒β屬毒株序列。在開展了病毒分離進行形態確認與血清學檢測後,最終確認新發病原體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這種病毒與受體結合的結構域,其氨基酸序列與SARS冠狀病毒類似,表明兩種病毒可能結合的是人體細胞上相同的受體。

回望2019年12月底至今年1月初的那幾天,原本應是決定無數人命運的關鍵時刻。但彼時,公眾對這種病毒日後會引發的後果還渾然不知。

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布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

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布了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這份國衛辦科教函(2020)3號文稱,針對近期武漢肺炎病例樣本,依據目前掌握的病原學特點、傳播性、致病性、臨床資料等信息,在進一步明確病原信息之前,暫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類)進行管理,相關樣本的運輸應當按照原衛生部《可感染人類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菌(毒)種或樣本運輸管理規定》要求進行;病原相關實驗活動應當在具備相應防護級別的生物安全實驗室開展。

3號文進一步規定,各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並妥善保存有關實驗活動記錄及實驗結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間,各類機構承擔病原學檢測任務所產生的信息屬於特殊公共資源,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相關論文、成果發表須經委託部門審核同意。

至於哪些機構屬於「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文件並未提及。有病毒學家透露,甚至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銷毀已有樣本,「因為按現行《傳染病防治法》,開展傳染病實驗室檢測、診斷、病原學鑒定是各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的法定職責,僅有國家和省級的疾控系統機構才有權進行傳染病病原學鑒定,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顯然不在此列,更何況那些未經授權的商業科研機構」。

或許正因如此,12月30日拿到病毒樣本的中科院病毒所,2020年1月1日進行病毒分離,1月2日完成了病毒的基因測序,1月5日分離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國家病毒資源庫入庫及標準化保藏。這些顯然日以繼夜才能完成的研究工作,遲遲未對外公布,僅僅在2月份面臨外界的傳言攻訐時,才給出隻言片語的披露。

1月9日,央視報道,以中國疾控中心為主的「武漢病毒性肺炎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確定,病原體為新型冠狀病毒,「截至2020年1月7日21時,實驗室檢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獲得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經核酸檢測方法共檢出新型冠狀病毒陽性結果15例,從1例陽性病人樣本中分離出該病毒,電鏡下呈現典型的冠狀病毒形態。」

1月11日,張永振研究團隊將該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共享到「病毒學組織」Virologic.org網站和GenBank上,系全球最早公布該病毒序列的團隊。

當日晚,國家衛健委宣布中國將與世衛組織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信息。第二天,另外5個來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基因組序列由國家衛健委領導的小組在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數據庫GISAID發布。對於這個向世衛組織分享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到底來自哪家機構?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應財新記者稱,基因序列來自三方機構,中國疾控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以及中科院三方,此為聯合攻關。世衛組織表示,已從中國國家衛健委獲得更多有關武漢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詳細信息,包括從病例中檢測到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信息,這對其他國家開發特定診斷工具有重要意義。

此時再去細究誰第一個摘取了科學皇冠上的珍珠其實並無必要,因為距離第一例基因測序確定新冠病毒,已經過去了15天。

1月11日,停止更新多日的武漢衛健委通報,第一次將「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稱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時,初步診斷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同一天,湖北「兩會」召開。至1月17日湖北「兩會」結束,這個數字沒有增加。

2020年02月26日財新網(財新記者趙今朝、實習記者黃雨馨對此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