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武漢目擊者:活人被裝屍袋 小伙實名爆父被活燒當局沉默 多少活人被燒?已知案例這麼多

武漢肺炎大爆發,「一人染病、全家感染」「一床難求在家活活熬死」「一天燒一兩千具屍體」等人間慘劇不斷上演,有武漢人實名曝光重症患者父親還沒有死,卻被裝進屍袋送去火化。最新消息有剛出院的老人視頻口述自己親眼目睹多人沒死被火化。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相信是真實情況,武漢小伙實名曝光已經有一段時間,中共都沒敢闢謠。在中共對法輪功20多年的鎮壓中,活人被火化的案例,我看過10個、8個的樣子。印象最深的是離武漢100公里外的麻城,把法輪功女生打昏在廣場燒死說自焚。

2月24日,網上流傳一段視頻,一名老婦向司機和車內人介紹,她在武漢傳染病醫院住院時,親身見識的恐怖經歷,看到幾個跟她一樣的患者,人還沒死,還有一口氣,就被捆綁裝入四層屍袋抬走了。

這位婆婆出院後,由家人接回,在回家的路上講述了她在醫院的見聞。以下為婆婆和司機的對白。

老婦說:這是我親眼看到的,我是十八床他是十七床,他是二十八號的早上(進)去的,下午是天津隊來了。他就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他跟我等於是一樣的道理,我可能年輕些,他七十多歲,他就挺不住。

我跟你講,只要得了這個病,挺住了就挺住了,挺不住就去了。

司機問:等於他還沒死?

老婦答:嗯,這一口氣還沒滅。那手和腳,捆他的時候,手腳還在動。然後腳手就一捆,捆了之後呢,就一個塑料的那個袋子,那個黑袋子包了之後拉鏈一拉,然後又套了一個、又是一個塑料袋子,那個塑料袋子包上之後,又包一層就像外面搭棚子的鬼東西又把他一包,包四層,然後才系那個繩。

司機問:他也沒搶救一下?

老婦答:沒有東西搶救,就是氧氣。

司機問:那,等於是活人直接……

老婦答:沒有東西搶救。哪是傳染病醫院,你看他那個單子啊(寫)傳染病醫院。

司機問:活人就這樣拿去燒啊?!

老婦答:他怕毒氣散發出去,跟你講啊。

司機驚嘆:我的媽?!

老婦說:我們看到幾個。我隔壁房裡也是這樣的,一個老頭子還完全沒有斷氣,就拿去燒了。

司機大驚:哇!我的媽,幾個人都是這樣,等於說是……

老婦答:對,我們都看到的,親眼看的嘛。我們在住院,我親眼看到的。真是想到寒心吶,我真的心裏啊……要哭啊,多慘吶。

司機感慨:我的媽,這太慘了。關鍵是活人,去救他啊!

老婦答:怎麼救啊?靠什麼救?又沒有葯,又沒有什麼。就是個氧氣和那個靠什麼救?!真的是,你沒看到那像死狗一樣,一死一個,黃套子一裝一抬一個走。

中共把染上武漢肺炎的活人當死人燒的事,2月18日網絡上也有曝光。武漢青年佟懿軒在網上發帖披露,「醫生要我去幫忙抬我爸爸,我進病房摸他的小腿還是熱的。我喊『爸爸』,爸爸當時睜眼要說話。醫生大為驚駭,喝斥我出去,(爸爸被)赤條條裝到屍袋抬走了,我祈求給穿衣物,不被允許。」

之後他們要他打電話給青山殯儀館,一小時內車就來了,開好了死亡證明,在這個過程中,一個32歲的輕症病人被推進來,要接他父親的床位。

之前民間消息說,佟懿軒的父親叫佟武,他的母親為了照顧爸爸也出現同樣癥狀,同樣待確診。消息稱他的母親高柏蘭是當地有一定知名度的特教老師。

佟懿軒曾為染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父親佟武在網上公開求救,引起很多人關注。有關注此事的網友稱,佟武的兒子佟懿軒介紹,他父親於2月2日在武昌醫院辦理的入院手續。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佟懿軒一家的遭遇應該是真實的,佟懿軒用的是真名實姓,而且中共一直沒有回應這則消息,連澄清都沒有。這和《九評共產黨》一樣,中共至今沒敢反駁《九評共產黨》,在中國從不敢提《九評共產黨》。如今,有民間視頻講出情況,我並不驚訝。中共鎮壓法輪功20多年,我看到的燒活人案例有一些了。

圖左為江錫清(男),中為江錫清的妻子,右為王華君。

王華君、江錫清、張正剛,程學善是四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在活着時,或被點火燒死,或被直接送往火葬場、殯儀館。

明慧網2011年8月21日報導,王華君是湖北省麻城白果鎮居民、法輪功學員。在她被燒死10年後,麻城市白果鎮馮家山的一位七旬知情老人說出了實情。

圖:王華君

這位老人回憶說,2001年4月的一天,他們幾個村民去收王華君的遺體,發現王華君的脖子上有刀子捅的洞,衣服的前身被燒焦,背面的衣服都是好好的。周圍都是警察和當官的。他們幾個村民心中很害怕,不敢說話,一眼就能看出王華君是被害後仰面躺在地上被燒的,她絕對不是自焚的。

之前王華君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抓。4月19日凌晨1時許,備受酷刑折磨的王華君被扔到金橋廣場,被中共宣布淋汽油自焚。王華君離世時年僅三十歲。

圖:麻城金橋廣場

還會睜眼的父親被再次推進冰櫃

2005年4月5日,黑龍江同江市金川鄉金川村農民程學善,在撫遠縣濃橋鄉被惡警綁架。4月12日家屬接到通知說程學善「死於心肌梗死」。程學善的妻子和長子一行人趕赴撫遠。在太平間,當時程學善被放在冰櫃里,只給露了上半身。程學善的長子在《回憶我的父親》一文中寫道:「父親腦袋仰殼懸着,閉着眼睛,躺在冰櫃里,鼻子左側皮膚破裂。我用右胳膊把父親腦袋抱起來,剛抱起腦袋來,父親雙眼慢慢睜開一半,又合上了。我們看到了,我說爹沒死,爹沒死啊!……不到兩分鐘時間,我們就被拖開拉走了,不讓看啦!我掙扎着不走,要陪父親。四、五個惡警把我拖走,送到旅館。當時要打開冰櫃,檢查身體都不可能。」

程學善

圖:重慶市66歲的江錫清(左)和太太

江錫清是66歲的重慶江津市地稅局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

2009年1月27日大年初二,家人去勞教所見他時,人還好好的。不到24小時的28日,家人突然接到勞教所電話,聲稱人已去世。

圖:江錫清一家

1月29日(大年初四),江錫清一大家子人被直接帶到殯儀館。江錫清的女婿辛堯斌摸了一下從冰櫃里推出來的丈人的遺體,大吃一驚:「那時候身體都是熱的,脈搏也在。」

家人想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場的勞教所警察等20多人強行拖出殯儀館的凍庫大門。

江錫清隨後被火化。

圖:江錫清一家

張正剛是淮安工商銀行職員、法輪功學員,曾擔任江蘇淮安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

2000年3月25日,張正剛遭警察毒打致頭部重傷、處於昏迷狀態的張正剛,被淮安公安部門送進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急救。

3月30日傍晚6點30分左右,醫生做了心電圖,張正剛心跳微弱,有呼吸。這時,突然來了四五十個警察,把張妻強行帶走。

在張妻被叫走的同時,幾名警察強令醫生拔掉張正剛的氧氣和掛水,並給張正剛注射了一針藥物。然後數名警察一擁而上,將病床上的張正剛劫持,直接送往火葬場,強行火化。

遺體被強行火化後,公安命令,不準張正剛的親戚朋友弔唁,不準送花圈,不準家人親屬上訪上告。

因為篇幅的關係,還有一些案例沒有報道,想了解情況的讀者,請到阿波羅網閱讀。詳細報道:火化活人!其實中共一直在這麼干...(組圖)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