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強大無敵的雅典 竟毀於一場大瘟疫

作者:

無比強大的雅典,竟毀於一場大瘟疫。(圖片來源:Pixabay)

古時的雅典是地中海的經濟文化科技中心,強大無比。但這座斯巴達勇士未能攻克的城邦,卻因一場大瘟疫自行土崩瓦解了。

瘟疫逼近每一個雅典人

公元前5世紀下半葉,雅典和斯巴達兩個城邦國家,為爭奪希臘世界的霸權而展開了伯羅奔尼撒戰爭。

戰爭第二年(公元前430年),當斯巴達軍隊逼近雅典城時,突然發現城外多出無數的新墳,原來雅典城內正流行致命瘟疫。驚詫中,斯巴達國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絕了,無論是雅典的敵人還是同盟,誰都不敢再靠近這座瘟城。

最初,在臨近雅典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有三個人被同時發現得了一種怪病:先是發高燒,喉嚨嚴重發炎,然後是腹瀉不止,最後整個人垮掉死亡。

不久,同一個地區又有11人死於此種病症,而且四肢出現壞疽,疽由深紅變成黑色並開始腐爛,同時身上散發出惡臭。全身腐爛時,心臟還在跳動,病患就這樣親眼看着自己漸漸腐爛致死。

病患外表並不會呈現高熱,卻無時不承受着體內灼熱的煎熬,以致無法忍受任何衣物的遮擋。即使最輕薄透氣的亞麻布單,他們也不願蓋,他們放任自己,裸露全身。他們時刻處於無休止的口渴狀態,總想把自己浸泡在冷水中,看護者稍有疏忽,乾渴難耐的病患便會本能地跳進水池,貪婪地大口吞喝涼水,無論喝多少,也都無法澆滅焦渴,同時他們還飽受無法休息、無法入睡的折磨。

人們害怕照顧病患,也害怕去看望親朋,大批病患因無人照顧而死亡,但得到精心照顧的,最後同樣也是一死。雅典的許多家庭都絕戶了。

每天,人都像羊群般地死去,垂死者的身體疊加堆積,半死者在街上到處打滾,或者聚集在池水旁邊搶水止渴。來自雅典農村的難民們被迫在神殿留宿,很快死去的人與垂死的人混在一起,擠滿了神殿。

屍體遍地無人埋葬,沒有任何哀悼儀式。鳥獸吃了屍體,很快也跟着撲地死亡,所以連鳥獸也都遠離屍體。很長的一段時間,城裡的食肉鳥類都絕了蹤跡。城市廢棄,田園荒蕪,數以百萬的屍體覆蓋了雅典城的各個角落。

雅典城裡,有許多哲學家、學者、詩人、藝術家,但面對瘟疫,人類所有知識技藝、聰明謀略都是沒用的。各種醫生開的藥方,無論口服還是外敷,都無濟於事,最後醫生也被感染而倒下。

雅典城自行土崩瓦解

當人們以求庇護的神廟也到處躺滿屍體時,對神不堅定的人開始背離神,神權與世俗的法律對公民不再有拘束力了。為了自保,人們違逆人情世理,肆無忌憚地公開犯罪,盜竊、謀殺和搶劫在城中橫行。

瘟疫面前,富人與窮人毫無差別地死亡。窮人把富人的財產劫掠一空,但財富也沒有任何意義,金子再多,也沒人能帶走,沒人知道自己明天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躺在地上的屍體。

恐慌與絕望使及時行樂成為時尚,活人決定迅速地花掉金錢,瘋狂地追求感官享樂,這可以使他們麻痹,逃避對現實的恐懼。於是,文明城邦出現了令人生畏的景象:一邊是屍體,一邊是在屍體邊縱情聲色、醉生夢死的活人。

死亡摧毀了雅典人最後的心理防線,這座斯巴達勇士未能攻克的偉大城邦,卻被一場瘟疫摧毀了,雅典城自行土崩瓦解。後世歷史學家估計,當時雅典城邦死亡的人約三分之一。據《維基百科》,當時的死亡人數約500萬人。

大瘟疫中的倖免者

哲學家蘇格拉底親身經歷了這場瘟疫,但他以節制的生活及健康的生活習慣,成功抵禦了瘟疫的侵襲。這場大劫,使蘇格拉底以「我知道我一無所知」為基點,開始探討個人的道德與對真理的追求。

25歲的修昔底德感染上了瘟疫,但他以超人的毅力詳盡地記錄了自己的耳聞目睹和所思所感,因此雅典大瘟疫成為史上記載最詳盡的災難事件,為後人提供了瘟疫的第一手資料。

瘟疫突然銷聲匿跡

瘟疫雖然肆虐,但它的傳染似乎是有選擇性的。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雅典人曾俘獲了很多伯羅奔尼撒人,他們被押到雅典城中。在修昔底德的記載中,並沒有伯羅奔尼撒人被傳染的記錄。瘟疫只在雅典城和雅典較大的邦國里不斷擴散。

更奇怪的是,公元前426年底以後,肆虐幾年的大瘟疫突然在雅典城裡銷聲匿跡了。

據修昔底德記載,雅典瘟疫起源於埃塞俄比亞的一些地方,後傳播到埃及和利比亞以及波斯王國的大部分領土。今天的醫學家和史學家們雖然有各種推定,但瘟疫最初是怎樣產生、為什麼突然結束等等一系列問題,至今仍然是不解之謎。

崇尚神靈的古希臘人,戰爭的勝負都被他們歸結為神的旨意,瘟疫被他們認為是神靈對人間罪惡或過錯的懲罰,而瘟疫止息,就意味着神靈對他們的寬恕。

古希臘本來崇尚純潔高尚的精神生活,但瘟疫來臨之前,許多富裕發達的雅典人沉迷於物質享樂生活,亂倫、同性戀被視為正常時尚,社會盛行暴戾與殺戮,當人的道德敗壞,完全違背神旨時,雅典自己召來了滅頂之災。

雅典文明走向衰落

瘟疫結束後,雅典堅持與斯巴達作戰,但公元前429年及公元前427年冬,瘟疫再度出現在雅典。接二連三的重創打擊,以及國家領導人及宗教、軍事領袖接連死於瘟疫,使雅典最基本的政治秩序難以為繼,政治力量被削弱,軍隊和公民的士氣也跌到谷底。

公元前404年,斯巴達聯盟從海陸包圍了雅典,雅典被斯巴達徹底擊敗,自此斯巴達取得了希臘霸權。

歷史的發展逃不過神的安排

古希臘人相信神諭,即神靈通過人的口說出的神意,有預言性質。

一位雅典先知在瘟疫前曾警告過雅典人:「與斯巴達人的戰爭將會到來,並帶來一場大瘟疫。」但那時,雅典人是不相信的。

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前,斯巴達人也曾去德爾菲神廟求神諭。斯巴達人問是否可以與雅典人進行戰爭,神諭的回答是肯定的,並說,神會保佑斯巴達人,斯巴達人將贏得最後的勝利,此神諭在戰爭期間一直流傳。

雅典和斯巴達本來勢均力敵,卻因一場瘟疫,自認強大無敵的雅典敗給了斯巴達。神言不虛,歷史的發展,都逃不過神的安排。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