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疫情災難當前 中共強調政治安全第一

在發生涉及千百萬人生命安全的公共衛生危機之際,公眾最希望得到的是可靠的、科學的、有助於保全性命的信息。但掌控中國大陸的中國共產黨當局堅持強調政治第一,聲言應對當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首要當務之急是政治,是「政治安全」,即中共政權及其領袖的政治地位的安全。觀察家指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的這種看似怪異的做法,其實是中共建政七十年來的一貫做法。

疫情火急讚歌高唱

由中共政權封鎖信息、打壓談論病毒肺炎疫情的醫務人員而導致的疫情大擴散和失控,給全中國和全世界造成嚴重的禍患。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又名武漢肺炎疫情(因疫情最初來自武漢)給全中國和全世界造成嚴重災難之際,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不是全力報道疫情消息,報道疫區人民的生活,疫區醫院的實況,而是為中共政權和中共領袖、中共中央總書記大唱讚歌

與此同時,不斷有許多中國網民通過文字和目擊視頻報告說,中共官方發佈的所謂確診和死亡人數是大大縮水的,因為許多發病的人遲遲得不到確診,甚至至死也得不到確診,許多人倒斃在大街上,死在家中。死者立即被抬走火化,沒有死因核查,只是記錄為肺炎死亡。

在中國許多城市以強勢手段推出封城、封路、封小區、封家門的措施,導致無數的人難以就醫、難以購物、難以謀生的另一波人道主義災難之際,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大力突出政治,將主要的新聞報道資源用於宣傳和歌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2月13日北京時間晚上9點,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喉舌、中共官方通訊社新華社首頁的頭四條新聞標題是:

——習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形勢研究加強防控工作

——習近平這樣排兵布陣海外專家學者積極評價

——經習近平批准軍隊增派2600名醫護人員支援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丨打好防控「主動仗」

觀察家們指出,在疫情嚴峻的大形勢下,中共當局的喉舌和中共控制下的媒體把主要的力量用於宣傳和歌頌習近平,把關係千百萬中國人生死的疫情問題當作凸顯習近平偉大和英明的背景和道具,這顯然是在認真執行習近平的指令。

1月25日,習近平在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召開的會議上發出指令說,「面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加快蔓延的嚴重形勢,必須加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

習近平所說的「四個意識」是指「政治意識」、「大局意識」,「(以習近平為的核心的)核心意識」、「(向習近平看看齊、無條件遵從其命令的)看齊意識」;「兩個維護」的則是指「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中共)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近日來,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在大力宣傳和歌頌習近平之餘,也在大力報道習近平所提倡的所謂「正能量」消息,如:世界衛生組指派遣專家代表團前來中國學習應對疫情的經驗;中國醫務人員圍繞着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病人載歌載舞,高唱中共頌歌《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從簡陋的用於隔離病人的所謂方艙醫院出院的患者說,在方艙醫院獲得了非常好的照顧,住進去都不想出院了等等。

在武漢市的一個臨時改成的方艙医院裏的新冠病毒患者和醫護人員在跳廣場舞。(2020年2月10日)

中國國內外的公共衛生醫學專家紛紛指出,中共當局在體育館、會展中心倉促設立的所謂方艙醫院是非常不專業的,那些所謂的方艙醫院根本就不是醫院,而是病菌和病毒的集散地,是十分危險的所在,因為如此之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不但會大大增加病毒性肺炎交叉感染的風險,而且也會大大增加其他致病性細菌傳播的風險。此外,住在方艙醫院的人抱怨說,那裡缺乏醫護人員,缺乏醫藥,缺乏乾淨的廁所,缺乏供電,缺乏供暖。

講政治已釀成禍患緣何還強調政治?

眼下中國和其他國家的研究者依然還不清楚新型冠狀病毒最初的來源,但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普遍認為,擴散全中國、禍及世界其他二十多個國家、給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造成嚴重損失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大爆發是中共從一開始為了講政治而對中國公眾隱瞞疫情信息導致的。

截至目前,甚至中共操控的網絡民意特工也不再否認一個得到普遍公認的事實,這就是,以習近平為首中共當局長時間隱瞞疫情信息、打壓談論疫情的醫生、同時散布疫情「可防可控」和「未見明顯人傳人」的虛假消息,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公眾在中共當局營造的虛假安全感中中招染毒,導致病毒大擴散,疫情大爆發。

觀察家們指出,聲言「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疫情應對問題的中共領袖習近平從一開始把他心目中的政治、把他的政治地位、政治安全而不是中國公眾的生命安危放在首位;儘管他一開始就了解疫情的情況,並指令其下屬將疫情消息向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進行了幾十次的通報,但他和他掌控的中共當局卻對中國公眾隱瞞疫情消息。

直到1月23日,在疫情已經變得萬分火急、人口超過千萬的疫情發源地武漢當局宣布採取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封城措施幾個小時之後,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春節團拜會上發表講話,還是隻字不提武漢,不提疫情,不提封城,而是大談他的政治,大談他的中國夢。

中共官方媒體報道說,「2月4日,中共公安部召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第三次全國公安機關視頻會議,國務委員、公安部(中共)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出席並講話。趙克志強調,要始終把維護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嚴密防範、嚴厲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的各種搗亂破壞活動,堅決防止公共衛生風險向社會穩定領域傳導。」

在中共當局因為強調政治而隱瞞疫情、散布有關病毒疫情的虛假信息導致疫情大爆發和失控,並導致中國公眾的憤怒和國際社會的強烈批評之際,習近平以及他掌控的中共當局依然強調政治,強調所謂的政治安全而不是把主要精力用於應對疫情。

在當今中國,許多的疫情受害者得不到基本的醫療照顧,不斷通過各種方式包括互聯網發出絕望的求救信息,並且留下他們的聯絡電話號碼和詳細住址,但他們得不到中國政府的關注。然而,一個網民無論在中國哪個地方只要就疫情問題發表了什麼讓中共當局不高興的言論,便立即會有一群公安人員上門威脅或抓捕。

在中共當局大講政治而忽略疫情的做法導致民憤之際,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為什麼還要如此大講政治呢?

現在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說,中共的這種做法或許在很多外國人看來非常奇怪,不合邏輯,但中共的這種做法恰恰是中共始終一貫的政治邏輯。

在祝聖武看來,從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把政治安全即中共的權力壟斷地位放在首位是中共處理一切公共事件的一貫做法。只是在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溫家寶時代,有時候在對外宣傳的時候,中共不再那麼赤裸裸地強調政治安全,但實際上還是把政治安全在首位。從習近平的另一個前任江澤民處理法輪功,到2003年胡錦濤、溫家寶對薩斯疫情的處理,中共都是這麼做的。

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祝聖武說,「現在我們看到中國面臨疫情,他說要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這不是習近平的發明創造,而是全世界所有的馬列主義或共產主義獨裁政權的一貫做法。我們可以看看切爾諾貝利事件。那事件一開始,蘇聯就說根本就沒有切爾諾貝利事件,那裡根本就沒有爆炸。後來發現實在掩蓋不下去了才承認核電站真的炸了。但蘇共當局一開始僅僅是發佈消息說是發生了一次火災,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是安全的。」

祝聖武說,中共統治下的武漢肺炎疫情災難跟蘇共統治下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災難可是說高度相似,兩者都是在災難造成的影響在國外顯現之後,中共當局和蘇共當局才承認發生了災難。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已經泛濫成災並大規模擴散中國其他地方,但中共當局長時間堅持說,武漢疫情可防可控,沒有傳染到外面,與此同時,被病毒感染的病例在外國不斷出現,導致中國網民戲稱武漢病毒是愛國病毒,只是感染外國人。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災難性的爆炸事故之後,蘇共當局則聲言那裡只是發生了小火災,與此同時,西歐和北歐國家則在大氣中探測了不同尋常高濃度的放射性物質,蘇共當局最終掩蓋不住,不得不承認發生了災難。

蘇共當局在外國通過大氣探測到核電站泄漏的放射性物質之後才開始疏散放射性物質污染地區的居民,但那時已經成千上萬相信蘇共當局的人身受其害。中共當局在疫情大爆發之後才承認疫情的嚴重性,但那時已經有成千上萬的相信中共當局的中國人被病毒感染。

當局講政治釀成慘劇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表示,時至今日,中共當局從自己的政治考慮出發,從自己的政權安全出發隱瞞疫情信息,導致疫情發展到今天這種難以收拾的地步,這種局面固然是一種慘劇。但是,這種慘劇還有另一層許多人看不到的後果。

陳永苗說,遇到涉及公眾生死存亡的危機性事件,中共不是首先應對危機,而是首先講政治,講政權安全,「這幾十年它政權運轉的邏輯都是這樣。這是它一向的政治邏輯。以前有這樣的類似事情它是這麼說,現在碰上這事情也是這麼說。一直沒有改變它的邏輯,一直都是這樣。」

陳永苗說,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導致當局在公眾當中失去了公信力,導致公眾不再相信政府當局,政府也不相信公眾。

許多觀察家指出,公眾和政府當局之間的這種互不信任導致政府在應對危機的時候難以得到公眾的配合,因為公眾不能相信政府當局究竟是把公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還是把當局自己的一黨之私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服從和配合政府的指令是否是等於自掘墳墓。而公眾和政府之間的這種互不信任,導致社會驚慌從而加劇了疫情的危害。

與此同時,也有批評者指出,在政府出於政治目的操控信息釀成大災難的情況下,中共當局為還是要堅持把政治放在第一位,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這種做法令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因為這種所謂的政治安全要放在首位的說法等於是明說只要能保住政權,死多少老百姓都沒有關係。

中國的人權律師祝聖武也是這樣的批評者。他說,「他們(中共當局)的做法確實毫無疑問確實是這樣的,這就是,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死多少人毫不重要。但這是毫無人性的,極度兇殘的,跟文明世界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普世價值和政治理念完全背道而馳。」

祝聖武說,中共在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這種公共健康危機的時候強調政治優先,政治第一,政治安全第一,不但使中國公眾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深受其害,而且也使所有來自中國大陸的人無論是華人還是外國人在全世界受到懷疑,因為其他國家的公眾難免會猜疑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是否是中共鋪天蓋地的宣傳的受害者,是否也在中共營造的虛假安全感中染上了病毒。

疫情問題政治化的國際迴響

在面對重大疫情的時候,各國政府應當將科學、將公眾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首位,向公眾提供準確及時的信息,而不應當把政治,把所謂的政治安全放在首位,這顯然是當今世界文明國家所奉行的一個準則。

2月10日,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團隊抵達中國調查新型冠狀病毒。與此同時,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瑞士日內瓦世衛組織總部表示,英國和法國都出現了沒有中國旅行史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確診者。他認為當前形勢嚴峻,這種感染病例是足以在全世界蔓延成大火的「火花」。譚德塞表示,希望各界在應對疫情時專註於科學,不要把事情政治化。把事情政治化無助於任何人。

譚德塞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來勢洶洶、發展勢頭和對全世界各國公共衛生的破壞性影響難以預料之際強調專註於科學,不要把事情政治化。與此同時,譚德塞本人在這場危機中的表現也受到批評。

一位來自中國的網民寫道,「其實,正是他自己把疫情政治化了。不是嗎?他先前在(訪問中國)期間發表的對中國效率,制度優勢的讚賞,甚至號召世界各國學習中國,這些不是政治宣傳,難道是防護措施?」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