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與付笛聲分手 嫁外國人慘遭家暴 韋唯卻將三個兒子培養成學霸

韋唯曾經是家喻戶曉的天后級歌星。

走歐美范的韋唯一度被稱為「中國的席琳迪翁」。

相比較曾經的光芒,如今早已很少被人提及。

而她的感情生活卻沒有事業那麼順心如意。

01

韋唯1963年生於呼和浩特,原名張菊霞。

4歲的時候,就顯露出唱歌跳舞的天賦。

於是在6歲時,開始從師學習歌唱。

8歲便開始舞蹈訓練並且開始登台表演。

12歲那年,張菊霞將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韋唯」。

1985年參加在武漢舉辦的全國歌唱比賽,並被選為神州歌壇12星之一。

一年後,參加央視的青歌賽獲通俗組第二名,而歌壇大姐大毛阿敏是第三名。

她也正式以歌手身份出道。

剛出道的韋唯,有着異域風情,嗓音高亢洪亮,極具國際范。

1988年她代表中國參加國際音樂比賽再獲金獎,一舉成名。

次年,韋唯登上央視春晚,演唱了一首《愛的奉獻》,從此家喻戶曉,名聲大噪。

而真正的巔峰很快就到來。

1990年,在當選第二屆「全國影視十佳歌手」第一名,

與北京電視台「熒屏連着我和你」觀眾喜愛的演員評選第一名後。

韋唯與劉歡搭檔演唱了一首《亞洲雄風》,瞬間唱響大江南北。

這首歌登頂各大音樂雜誌排行榜首位。

而韋唯的事業也一度達到了最巔峰。

同年繼續發力,發表了個人專輯《我想有個家》。

又一舉榮獲當年全國磁帶銷量第10名。

之後她演唱了亞運會的主題曲,「超級天后」的名號,至此如雷貫耳。

而相比較她的事業如火如荼,感情世界卻是波折不斷。

02

大家應該都聽過《知心愛人》這首歌吧。

而演唱者付笛聲正是韋唯的前男友。

兩人認識,完全是因為曾經是同事。

1977年,付笛聲考入北京中央樂團學員班。

1983年,付笛聲成為中國輕音樂團任獨唱演員、長笛演奏員。

而韋唯在兩年後,從中國鐵路文工團借調到中國輕音樂團工作。

就這樣和付笛聲成了同事,時間久了,兩人從知心朋友發展成了知心戀人。

付笛聲比韋唯小3歲,是一對姐弟戀。

當時兩人同住在輕音樂團一座筒子樓內,條件十分簡陋。

韋唯在那時雖然沒有大紅大紫,但已經在圈內小有名氣。

而付笛聲在此時毫無名氣。

不過,雖然兩人生活拮据,日子過得比較緊巴。

但小三歲的付笛聲對韋唯是照顧有加,十分寵愛。

可以說,是當時韋唯心中最貼心的人。

但是,隨着韋唯的名氣越來越大。

而付笛聲的事業依舊毫無起色,兩人的差距漸漸拉開。

「男強女弱」的勢頭在沖刷着曾經堅不可摧的愛戀。

再加上,紅了的韋唯事業越來越忙,兩人聚少離多,矛盾也日漸加深。

這段看似患難與共的知心戀人,很快就走到了盡頭。

1987年,兩人最終不歡而散,分手收場。

後來付笛聲的同事說,韋唯走紅後,變得特別難相處,最後和付笛聲提出了分手。

1988年,付笛聲去上海參加晚會錄製時。

在機場遇到田震,然後經介紹認識了他一生中真正的知心愛人——任靜。

半年後,兩人就結了婚。

合唱的那首《知心愛人》,不知撫慰了多少戀人的心。

相比較,遇到一生所愛的付笛生,韋唯的婚姻則變得支離破碎。

03

與付笛聲分手後,韋唯結識了侯耀文。

侯耀文已經是有家室的人,老婆孩子熱炕頭,這段戀情註定不會有結果。

雖然「地下戀情」沒有公開承認,但在圈內早已是人盡皆知。

兩人的戀情是轟轟烈烈,不管不顧。

可熱戀之下,早已是暗流涌動。

韋唯背上「第三者」罵名,遭受非議。

侯耀文更是難以逃脫,「拋妻棄子」的罵聲。

兩人最後不堪世俗的重壓,草草結束了這段戀情。

而她無法挽回的愛人付笛聲,也早已心有所屬。

這也讓韋唯一度深陷感情的泥澤中,寸步難行。

1992年,韋唯與來中國訪問的瑞典鋼琴家邁克爾·史密斯相識。

當時韋唯在台上演唱了一首《愛的奉獻》,瞬間吸引了邁克爾·史密斯。

並且開始展開激情浪漫的追求。

而此時的韋唯正處於感情空白期,也極度渴望有個依靠。

兩年後,兩人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那一年,韋唯31歲,他已經56歲。

這一次,韋唯是無比珍惜這段萬般期待的婚姻。

為了婚姻,不僅犧牲了自己正處上升期的事業。

而且沒有任何顧慮地跟隨丈夫去了瑞典生活。

渴望美滿家庭的韋唯還為丈夫生下了三個可愛的混血兒子。

1994產下長子韋紫明,1996年產下次子韋紫瑞,1998年產下幼子韋紫湦。

一個當紅東方女星,嫁給紳士的西方男人。

他們的婚姻自然會經常被人津津樂道。

04

1999年,中國《GOOD好主婦》雜誌封面登出了韋唯的全家福。

一度讓韋唯成為了「幸福」的代名詞和異國婚戀的典範。

一年後,邁克爾出版《我的中國妻子——韋唯》一書。

將兩人的戀情與婚姻生活公之於眾,引來了無數人的好奇。

在書中,邁克爾曾這樣深情浪漫的告白:

「她不僅如你們所知是個優秀的歌手,還是個可愛、風趣、性感的女人,是個好妻子和好母親……」

還有一份真摯不渝的宣愛情書:

「我愛你的一切:你的好,你的不好,你的錯誤,你的痛苦,你的美,你的歡樂……所有這一切,再過二十年,你會明白這一點的,我是你的崇拜者,你的歌迷,你的奴隸……你想讓我做什麼人,我就做什麼人,不管你上哪兒,我都跟你一起去……」

這樣的婚姻,任誰誰不羨慕。

可是,一切都是浮華表面,現實總讓人猝不及防的痛徹心扉。

2003年,韋唯突然向自己的丈夫提出離婚。

消息一出,原本令無數人羨慕的童話婚姻,瞬間崩塌到面目全非。

原來,她這些年的婚姻生活,虛幻如夢,一點也不幸福。

結婚後韋唯發現,看着儒雅紳士的丈夫,居然有嚴重的家庭暴力傾向。

兩人在一起時,一有矛盾就時不時的向韋唯動手。

最終,忍無可忍的韋唯不堪欺辱,才決定要與他離婚。

可是離婚對她來說,也是煎熬無比。

丈夫雖然答應韋唯離婚,但不同意她帶走三個孩子回國生活。

甚至扣下了孩子們的護照,限制了韋唯的人生自由,對其進行生命威脅。

可此時的韋唯已經身為人母,為母則剛。

韋唯不管有多艱難,都要爭取到自己的孩子。

更無奈的是,邁克爾甚至要求韋唯在撫養3個孩子的同時贍養他。

理由是他到年事已高,快要退休,沒有收入。

韋唯最終拋掉了在瑞典的一切,獨自帶着三個孩子回國生活,成了一位單親媽媽。

經過了這段痛苦失敗的婚姻,韋唯將所有的愛都給了三個兒子。

而三個兒子,也不負所望,成了她一生的驕傲。

後來在談到婚姻時她徹悟地說:「合同!尤其是在涉外婚姻中,一紙合同尤為重要。」

05

2004年,韋唯帶着三個混血兒子回國時。

大兒子只有10歲,二兒子8歲,小兒子6歲。

孩子還小,婚姻之殤,再加上她早已沒了名氣。

韋唯開始獨自面臨著養育孩子的重大壓力。

下飛機時,韋唯問他們:「以後我們就長期生活在這個城市了,你們願意嗎?」

三個人異口同聲地說:「願意!」

回到北京的第一天晚上。

大兒子賽賽在住所小聲地對韋唯說:「媽媽,我們是不是不太窮了?」

韋唯一臉詫異的教育他說:

「媽媽小時候在內蒙古撿過煤渣,拿回家繼續燒火。

媽媽想讓你們知道,錢不是理所當然別人給的,錢應該是自己勞動所得。」

而這樣點點滴滴的教育,伴隨着三個孩子每天的成長。

如今,三個兒子都已長大成人,而且一個比一個優秀。

三個兒子兩個學霸,還有一個是拳擊冠軍。

大兒子是北大中文系高材生,二兒子是北大醫學院學霸,而且熱愛音樂。

小兒子則是成了一位拳擊手。

大兒子賽賽曾在畢業典禮演講中深情感恩母親:

「我要感謝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就是我偉大的母親韋唯,和我兩位最摯愛的弟弟。媽媽,謝謝你含辛茹苦把我們三兄弟養大成人,用你的心血給了我們溫暖幸福的家,讓我們看到這個世界的美好,讓我們擁有精彩的人生。」

最主要的是,三個兒子顏值都非常的高,而且還是「寵媽狂魔」。

一起逛街,帶着媽媽。

一起給媽媽慶生。

這花籃,夠大!

還帶着她到處兜風。

2013年,韋唯迎來了事業的又一春。

50歲的她,登上了《歌手》的舞台。

比賽時,三個兒子一直身邊照顧她。

母子四人亮相時,才讓人大呼韋唯原來成了「人生贏家」。

2010年,韋唯父親離開了人世,臨終時對她說了這樣一句話;

「你帶3個孩子不容易,老爹希望你把3個孩子撫養成人的同時,不要太累自己了。」

與父親隔閡了半生矛盾的韋唯,終於抑制不住的全部化解。

而三個懂事優秀的兒子,也成了她一生的慶幸。

這些年,韋唯早已沒了往日的歌壇雄風,也經歷了愛情與婚姻的磕磕絆絆。

但人生所長,誰都不能一生所順。

最主要的是,有唯一想愛的人的一直陪在身邊,生活終會再度揚帆起航。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1號嘮嗑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