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財新網罕曝武漢疫情類SARS 痛批官方誤導民眾

武漢醫院急診科醫生全副武裝。(視頻截圖)

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病例激增。但中共國家衛健委依然引述專家稱疫情「可防可控」。一家「特殊背景」的陸媒隨後引述香港專家指,疫情傳播機制酷似當年SARS,並批評「某些專家」所謂「可防可控可治」的說法誤導民眾。

財新網1月20日引述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指出,官方稱武漢疫症首例發病是12月12日,而在醫學上實際的早發病例可能要向前推大概半個月到一個月,因此最初發病可能是11月20日-12月1日期間。

他說,當年SARS爆發,首例也是在11月,到次年1月底出現第一個「超級傳播者」。因此,武漢病毒在人群傳播和適應能力、以及發病情況和致病能力都跟早期SARS發展曲線高度相似。

他表示,希望官方接受SARS的惡劣教訓,其防控情況和作風不要跟SARS高度相像。

管軼是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曾參與2003年SARS的研究防治,率先確定SARS病原。

財新網21日也引述中國專家指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進入人體的機制,與當年SARS病毒非常相似。

另外,管軼在20日的採訪中批評「有些專家講話不要人為誤導」,比如有人聲稱疫情「可防、可控、可治」,但實際上無法給出可操作的防控方案,而目前也沒有治療的特效藥。

他說,之前官方連續多日沒有通報新增病例,當時他還有點樂觀,以為已經有效控制疫情,但這個周末病例突然暴增一百多例,說明「在防、控方面存在漏洞」。

管軼還批評,有關疫情是否「人傳人」,不要再玩「文字遊戲」。他並直言,「現在不是比誰官大、比誰權力大,真正要具有對國家和人民負責任的態度」。

他表示,疫情防控一定要做到3C,即Communication(交流)、Cooperation(合作)和Coordination(協調)。如果違背這一原則,「就會出現混亂,也會在出招之前把自己的眼睛和手腳束縛起來」。

財新網引述管軼的這些說法,顯然處處針對中共官方對疫情的處理方式。

中共國家衛健委19日宣布已啟動全國防疫,堅稱疫情仍「可防可控」。但同時承認新型冠狀病毒「傳染來源尚未找到,疫情傳播途徑尚未完全掌握,病毒變異仍需嚴密監控」。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也表示,官方已定位新型冠狀病毒,再加上「有很好的監控以及隔離制度」,這次疫情不會造成如同當年SARS的損害。

財新網被指和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關係密切。不過,之前所有陸媒都沒有如此「大膽」的言論。財新網突然敢於批評官方做法,也可能也與日前官方「轉變態度」有關。

武漢疫情12月爆發後,官方一直「小心翼翼」地對外公布疫情發展。但習近平18日晚從緬甸出訪回國後,開始公開表態,要求「遏制疫情」。自19日起,武漢和其它地區也突然開始大規模通報發現新病例。鍾南山亦於19日帶領各路專家、醫療系統和湖北省高官到武漢調研,隨後在央視宣布疫情出現「人傳人」以及多名醫護人員被傳染。

不過,根據此前海外專家的估算,中共官方目前公布的疫情,和實際嚴重程度相比,依然存在很大差距。英國專家估計,僅武漢一地應該有1700人被傳染。還有台灣專家認為,至少已有3000人。

有分析認為,官方開始「有限度」承認疫情大爆發,或說明情況已嚴重到無法繼續掩蓋。而外界擔憂這次瘟疫會重蹈當年SARS覆轍。

2002年底SARS病例出現,官方也曾極力掩蓋。次年初疫情大爆發,官方被迫「公開」通報,並開始動員「大力防治」。但隨着疫情進一步失控,官方的「公開通報」又演變成了明目張胆的謊報疫情。地方官員為了烏紗帽極力掩蓋疫情,向上級報告「零感染」。北京中央政府也根據地方的「報告」,宣布疫情「已經得到控制」,欺騙全世界。

實際上,這次武漢疫情爆發,最初來自當地醫護界爆料華南海鮮市場確診多例SARS的消息。官方隨後被迫承認疫情,但極力否認SARS,並打壓「網絡傳謠者」。數日後,官方公布了和SARS病毒基因近8成相同的所謂「新型冠狀病毒」。而且,疫情傳播和致死率等越來越呈現出和當年SARS相似的狀況。有人質疑,這次疫情可能就是SARS二次爆發,官方只不過在掩人耳目。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