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紅色高棉的受害者是誰誤導了他

作者:

黎振華老師,您在哪兒?曾在中國駐柬大使館教授法文

《陳綠波老師死得冤啊!》一文,反映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印支三國中文教師除了具有忠誠的敬業精神,其中的一部分人也參與了他(她)們追求的理想世界的另類工作,為他們的人生譜寫別不一樣的心路歷程。他們為華人教育事業作出貢獻,也為追求虛幻理想無辜送命!下文是又一位教師的際遇:

「中國支援西哈努克王子抗拒美國,王子亦依賴中國的扶持。柬共全靠中國來生存、發展。王子與赤柬都不能擺脫中共,中共一手拉扯雙方走在一起。一旦龍奈政權被推翻,西哈努克回金邊是當然的。西哈努克王子歷來的政治頭腦是:既左又右,又右又左,搖搖擺擺!紅色高棉一定受中共影響,是需要捧住王子的,華僑的生活將一如既往,做工照常上班,經商照樣賺錢,何必遠走他方,跑到另外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呢?」

言猶在耳,但黎振華老師,您在哪兒?

正是上述的一段話誤導了黎老師自己,他的家人和友輩、學生而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命喪黃泉!當年,不少人亦認為黎老師此番話是言之有理,抱着不妨留下看看再說的想法,也就留下不走,結果是慘遭高棉浩劫的苦難。1975年4月赤柬軍入金邊,強驅民眾離家逃亡。黎振華合家大小從此音訊全無。

有誰預料到柬共根本不把西哈努克放在眼裡,也不買中共的帳。王子被閑置一旁,無權無勢,北京無所作為,乾瞪眼珠。在印支問題上,中共只為拉緊柬共這個同志哪管中國同胞在柬國飽受苦難,像熱鍋的蟻呢?冷酷的現實,無情的政治面前,黎振華老師成為祭品!

黎老師曾在金邊市端華中學教授法文,是專修班(即高中班級)專科教師,在美、加、西歐各地的端中同學不少是他的學生。黎振華出生於南越堤岸市,在穗城學校小學畢業後轉到著名的中法學校攻讀法文。後來又進入遠東中學學習(遠東中學是由精英任教席,法、越、中三語的專科學校),是該校首屆畢業生。畢業後在西堤工作不久就到柬埔寨金邊市的工商日報任職法文主譯及編輯。多年的報刊生涯和僑社、官方活動充實了黎振華的人生,奠定他在華文新聞界的地位。學生時代的他已被越南南部解放聯合會(華人地下組織,簡稱解聯)吸收為成員,前往柬埔寨工作,相信亦是有所安排的。看來黎振華應是紅色文化人。

1956年7月,在中國大使館授意下,柬埔寨一些紅色僑領合資,由來自南越的左傾報界人士:潘B、黃TCH、張Q、張YH等創辦棉華日報。以黎振華的工作能力、社會關係與報界資歷,當然入伙創辦該報。棉華日報是以「愛國進步報紙」的左派姿態面世的,黎振華是副總編輯兼負責對外交際、法文主譯的工作。他是中柬兩國建交,最早受邀到北京等地參觀訪問的報人。他是中國駐柬大使館聘請給外交人員上法語課的老師,也協助處理當地官方文書的翻譯工作(柬埔寨的官方文書均以法文為正本,各政府部門發出的新聞稿件亦以法文為主)。

生活午報是金邊市一份小報,原是傅、劉、戴三位中法文俱佳的印支華人合股經營,後有股東退股從商,棉華日報遂出資承購股份成為大股東。黎振華調動工作,從棉華日報轉往生活午報任總編輯與法文主譯,直到全柬華文報刊被西哈努克勒令封閉。報社關門,他除了繼續在端華中學任專修班法語專業課老師外,又同友人合辦「簡易」法柬語文專科補習學校,學員眾多。

得到中國首腦人物毛澤東全力支持的紅色高棉步步進逼,首都金邊兵臨城下。全柬各地華人人心惶惶,千方百計往國外逃,金邊與香港、曼谷、巴黎、悉尼等美歐澳的航空班機日日爆滿,一票難求。

黎振華沒有「走離」金邊,反而在同友人、學生談論時局形勢時說了本文開頭引用的一段話。他的錯誤評估害了他自己和全家人,也誤導了一些人,大家認為黎振華是經常接觸中共使領館的,他的看法應是正確。有倖存者來到巴黎,說及黎老師,表示目睹他與家人推着車子在金邊通往大金歐市的公路上,跟隨被赤柬兵強驅離城的難民群往前涌!想來凶多吉少,不是餓死,就是病死,或者被柬共烏衫兵槍殺!聽說曾有人在洪森上台執政的「後柬埔寨」的華文報紙刊登尋人啟事,訪尋黎振華老師,但杳無音訊,沒有下文。總之,令人哀傷:黎老師全家是被「人間蒸發」嗎?

今天很多在法國居住,口操流利法語安居樂業的「端中」、「簡易」學生都不會忘記法語的啟蒙老師黎振華,也禁不住要問:是誰誤導了黎老師?怎麼一位老資格報人,消息靈通又接近中共使領館的人竟逃不脫紅色高棉的魔影呢?

黎振華老師,您在哪兒?您的學生、同事惦記您!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