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王丹:國民黨為何會一敗塗地?

作者:
韓國瑜自身的修養,完全不符合一個文明社會對於總統的期待,他動輒用一些十分低俗的話語對對手進行攻擊,自認為這是「接地氣」,這或許符合了部分他的死忠支持者的胃口,但是嚇跑了更多的中產階級的選民。他在政見發表會上對媒體展開毫不掩飾的攻擊,更是凸顯出缺乏民主素養的特質,就連國民黨內部也有很多人看不下去。這樣的候選人,也連累了整個國民黨的形象。這次選舉,就藍營而言,可以說國民黨連累了韓國瑜,也可以說是韓國瑜連累了國民黨,相互連累的結果,自然就是大敗。

2020年1月11日,台灣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中)在高雄市黨總部外集會中,韓國瑜承認敗選並向選民一鞠躬。(法新社)

各位聽眾你們好,我是王丹。1月11日結束的台灣大選,再次讓人見識到了台灣選舉的變化莫測的特點。雖然選前各項民調已經顯示,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難以贏得大選,但是最後選舉結果,國民黨不僅在總統候選人方面大輸二百多萬票,而且在立委選舉上更是輸到失去了整個南部的席次。對比2018年11月地方縣市首長選舉時國民黨的大勝,這樣的結果想必國民黨人自己無論如何沒有想到。

國民黨為什麼會一敗塗地至此?粗略分析起來,原因至少包括以下幾個:首先,國民黨高層私心太重,內部不團結,是老毛病了,這一次尤其明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本來自己想選總統,沒有取得資格以後,對於總統選舉顯然就不是非常積極,整個國民黨系統,並沒有全部動員起來支持韓國瑜。國民黨另外一個大老,在南部實力雄厚的前立法院院長王金平,也是自己想選總統,在沒有獲得國民黨提名之後,自始至終,王金平就堅決拒絕給韓國瑜站台,只是支持特定的立委候選人,為自己培植實力而已。國民黨最具有實力的地方諸侯,新北市長侯友宜,對韓國瑜的選舉也是態度曖昧,連競選主委都不願意出任。相比而言,民進黨初選也有很大的分裂和對抗,但初選結束後迅速整合,最後對立雙方蔡英文和賴清德還成為競選夥伴。一個分裂的國民黨,對抗一個團結的民進黨,當然沒有勝算。

其次,隨着年輕世代的成長和兩岸局勢的發展,所謂的「九二共識」在台灣已經越來越沒有市場,年輕人對於中華民國並沒有感情,對於中國在對台政策上的強硬更是非常反感。在這樣的情勢下,頂着「中國」國民黨的頭銜,又無法走出「九二共識」的牢籠,國民黨在兩岸問題上的立場,已經開始跟主流民意脫節。在兩岸民意越來越走向對抗的情況下,國民黨非但不調整立場,還把在台灣因為過於親中而引起眾怒的退休將領吳斯懷,支持香港警察鎮壓反送中運動的葉毓蘭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同時在選戰中重用聲名狼藉的蔡正元和邱毅,這樣悖逆民意的做法,激起了年輕選民和中間選民很大的反感,這是國民黨選戰策略上的重大失誤。

第三,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本身,就是國民黨這次選舉大敗的主要原因。韓國瑜不僅沒有充分的行政歷練,更缺乏紮實的治理理念,除了一些信口開河的大話空話以外,拿不出什麼讓人眼睛一亮的可以執行的政見,被台北市長柯文哲譏笑為「草包」;另一方面,韓國瑜自身的修養,完全不符合一個文明社會對於總統的期待,他動輒用一些十分低俗的話語對對手進行攻擊,自認為這是「接地氣」,這或許符合了部分他的死忠支持者的胃口,但是嚇跑了更多的中產階級的選民。他在政見發表會上對媒體展開毫不掩飾的攻擊,更是凸顯出缺乏民主素養的特質,就連國民黨內部也有很多人看不下去。這樣的候選人,也連累了整個國民黨的形象。這次選舉,就藍營而言,可以說國民黨連累了韓國瑜,也可以說是韓國瑜連累了國民黨,相互連累的結果,自然就是大敗。

除此之外,國民黨還有嚴重脫離年輕世代,地方首長的政績並不突出,在社會政策的立場上過於保守等種種問題,所有這些問題加在一起,讓國民黨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內,從大勝變為大敗,說是出人意外,其實也在情理之中。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王丹為您做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