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在川普面前感到難受的 又豈只伊朗一個?

作者:
把他國平民視為復仇對象,把己國平民視為復仇工具,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做得出來的。這些對比,無聲卻斬釘截鐵地告訴世人,誰才是「國家恐怖主義」。

伊朗兩任最高領導人(圖片來源:John Moore/Getty Images)

伊朗的大人物、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曼萊尼,就在自家隔壁被美軍用無人機活生生擊斃,這對於一向以「伊斯蘭革命氣慨」為榮的伊朗政權來說,當然是奇恥大辱,它當然很生氣。

但實話實說,這一次,它還真只能是生氣而已。

對川普(特朗普)下令的這一斬首行動,伊朗當局「憤怒」抨擊說,這是一次「國家恐怖主義行為」,川普是「西裝革履的恐怖分子」;不少同情伊朗的白左人士,對此也是深以為然。

在非戰爭狀態下,擊斃一個國家軍隊的高級將領,乍聽起來,的確像是「國家恐怖主義」。問題在,伊朗革命衛隊可不是一般的「國家軍隊」。

在當年的伊斯蘭革命中,霍梅尼對以巴列維王朝原有軍隊為家底的常備軍不放心,於是另起爐灶搞了一個軍事武裝組織,就是「伊斯蘭革命衛隊」,直接向領袖效忠。

這支直接向領袖效忠的軍隊,是「身兼數職」,除了「保護伊朗領土完整和政治獨立」之外,還「保衛伊朗革命和維護伊斯蘭教義,監控國內敵對勢力」,履行秘密警察的職責。

1989年,伊朗革命衛隊動員了大約90萬名「志願者」,監視國民活動,逮捕那些穿着不符合伊斯蘭教規的婦女;多年來,伊朗許多地方爆發的反政府運動,都被革命衛隊鎮壓;革命衛隊還擁有強大的情報系統,可在境外處死「反革命分子」或者不同政見者。

革命衛隊還是霍梅尼「對外輸出革命」的忠實執行者,參與外部戰爭,培訓武裝人員,向數十個「伊斯蘭好戰組織」提供准軍事、游擊戰和恐怖主義戰術指導,真主黨游擊隊、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等都是它的「指導對象」,它與基地組織也有合作。

2011年10月份,美國宣布挫敗革命衛隊實施的一次針對沙特駐美大使的刺殺活動;這場刺殺活動的實施者,就是這次「大出風頭」的聖城旅。

早在2007年,美國就將伊朗革命衛隊的聖城旅宣布為恐怖組織;2019年4月份,又將整個伊朗革命衛隊宣布為恐怖組織。

這個定性是恰如其分的。當年納粹德國,也是在正規軍之外,建立一支龐大的只效忠領袖的黨衛軍,這支黨衛軍在戰場上,就無法享受國際公約規定的待遇,因為它根本就不是軍隊,它的槍口還對準自己的人民,是為希特拉邪惡統治賣命的劊子手。

伊朗革命衛隊不過是另一支納粹黨衛軍而已,它不是什麼「國家軍隊」。

所以,伊朗盡可以反過來也將美軍認定為恐怖組織,事實它也這樣做了,但究竟誰才是恐怖組織,熟悉伊朗革命衛隊歷史的人,尤其是那些遭受革命衛隊迫害的伊朗人,都會作出正確的判斷。

伊朗也盡可以反過來指控美國的斬首行動是「恐怖主義」,但美國的軍事行動,針對的是一個劣跡斑斑的恐怖組織的領導人,何來的「恐怖主義」?

斬首蘇曼萊尼之後,美國政府立即發佈聲明,提醒本國公民儘快撤離中東地區,一些國家也提示在美國民要「注意安全」,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無論是美國還是其他國家,都在擔心伊朗為了報復,發動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

那麼,有誰聽說過伊朗政府或其他國家政府,因為擔心美國針對伊朗平民發動恐怖襲擊而作出類似的安全提示嗎?

沒有。非但沒有,美國多地還發生了抗議活動,譴責這次斬首行動;看他們的面孔,大多數就是伊朗人、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你能想像美國人在伊朗也這樣抗議伊朗當局嗎?

在接見蘇曼萊尼女兒的時候,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說:每個人都會為你父親復仇。

這個回答意味着什麼?這不只意味着伊朗當局對美國懷有「深仇大恨」,還意味着伊朗當局希望每個普通的伊朗人都捲入到這場衝突之中,成為潛在的「烈士」。

把他國平民視為復仇對象,把己國平民視為復仇工具,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做得出來的。這些對比,無聲卻斬釘截鐵地告訴世人,誰才是「國家恐怖主義」。

那麼,面對這個「奇恥大辱」,伊朗在生氣之餘,能做什麼?只能是生氣。

原因之一,就是如同前面的分析,雖然是被斬首,但在道義上,它沒有佔據優勢,只能純粹地打悲情牌,但悲情牌並不足以給它底氣。

根本的原因,則是美伊力量對比懸殊,伊朗在川普退出伊核協議施行極限施壓的全面制裁之後,風雨飄搖朝不保夕,伊朗民眾因為民生問題屢次上街,騷亂連連,後院本身就在起火,如果真的不惜一戰,點燃的,就是炸毀自己的炸藥的引信。

壞人可以很壞,但在生死關頭,它通常不會犯傻,所以伊朗會很生氣,但也只是生氣。

最新的消息是,伊朗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協議,以此作為報復。

但這對川普來說,什麼都不是,因為當初他退出伊核協議,就沒指望伊朗還繼續履行。

川普要的,就是大打「經濟牌」,只要伊朗不坐到談判桌上重新談判新的伊核協議,全面制裁就不會放鬆,看誰撐得住。

這其實就是他處理朝核問題的翻版:你儘管威脅,儘管給出「最後期限」,只要不棄核,我就不鬆綁。

這種超群實力支撐下的「膽小鬼遊戲」,他已經贏了很多回。

伊朗對此不會不清楚。在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協議的同時,它還聲明說,無意與美國進行戰爭,不拒絕與它談判。

許多伊朗的批評者因此而嘲笑它「慫」了,其實這與慫不慫無關,這是實力對比和形勢使然;隱忍,不主動挑起戰爭,才是當下最為理智的反應。

同樣,那些一再因為川普呼籲伊朗進行談判、沒有報復無人機被伊朗擊落而嘲笑美國「慫」了的,也是誤判:美國有強大的實力背書,經濟制裁足以令伊朗服軟,遲或早而已,根本沒必要選擇戰爭這個既燒錢又死人的選項。

當然,該出手時,他會毫不猶豫地出手,就如這次斬首蘇曼萊尼一樣。所以,這是一種比奧巴馬高級許多的「巧實力」。

伊朗其實也不用覺得多委屈。在川普面前,感到難受的,又豈只它一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