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我在網易親身經歷的噩夢!網易裁員 讓保安把身患絕症的我趕出公司

—網易前員工 你的遊戲我的心

我是網易的一名遊戲策劃。14年從上海交大畢業後就進入網易工作,5年里,我和大部分網易員工一樣以「網易人」的稱號為傲。

直到18年底開始傳出網易毀約應屆生、年前最後一天裁員、威脅員工的消息時,仍不願相信這是網易的所為,更想不到不久後我就會在身患絕症的情況下親身經歷逼迫、算計、監視、陷害、威脅,甚至被保安趕出公司。

01

患病

這5年里,除了某段時間經常在後半夜兩三點鐘下班,主管說第二天早上可以請病假晚到一會兒之外,我請病假的次數屈指可數。

但去年年底感冒後開始頭暈體虛,爬樓梯開始吃力,這才開始多次向主管和代理主管請病假就醫。

今年1月底,被確診為擴張型心肌病。心臟擴大近一倍。期間跟代理主管說了是心臟出了問題,但只是請病假更方便了一些,沒有因病減少或耽誤絲毫工作。

3月底主管找我談績效,說他跟代理主管聊過了,這次準備給我評D績效,因為我現在不適合在這裡繼續工作了。

當時我很懵,因為我和代理主管每天吃飯的時候都在討論項目的開發方向,很多重要的功能也都是我倆加班討論確定的,重要功能他也都交給我做,組內的業績排名也基本是他第一我第二。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突然捅我一刀。

我又問主管原因,結果主管給出的都是因為組內人數過多,因為老員工的評判標準要比新員工高這種很敷衍的理由。

02

威脅不讓拿N+1

因為這半年項目的管理工作都是由代理主管負責的,主管完全沒有參與項目管理。

所以我又找主管說這個D績效和我的實際工作不符,並親自闡述我這半年的業績。

結果剛闡述沒幾句就被主管打斷,說我現在已經不適合繼續在這工作下去了,說我只能接受這個結果並在一個月內離職,而且這期間要把我積攢的11天年假休完,並在年假前把離職申請發了,電腦也還了。

4月總共21個工作日,除掉我的年假,額外給我的時間是10個工作日。

我不願發申請,主管和HR就輪番找我談話逼我,並且變相威脅說拿N+1的話會對我非常不利,句句都是以「怕影響我找下一份工作」的角度勸我不要拿N+1。

接下來我發現不止我一個,周圍還有其他同事被主管約談勸退。

隨後發現網上有很多網易同事曝出公司裁員,並通過威脅不給賠償的事實。然而其中的很多爆料卻都被闢謠、刪帖或舉報言論不實了。

不過這些帖子卻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和指引。讓我知道接下來的談話要錄音,不能簽字等。

其中印象最深的一個帖子,是一個網易同事被HR逼走之後,覺得很委屈。底下評論的人沒有安慰他,而是罵他太窩囊。

當時我很不理解,但現在想起來,如果不是看到了那些罵聲,恐怕我也會和那位同事一樣。

雖然同事們的爆料都被壓制住了,但卻給我這個正在被裁的人帶來了好處。

接下來HR和主管找我談話的時候,竟然鬆口說可以給我約四分之一的補償,不過仍然說拿N+1的話會對我很不利。

他們一邊跟我說少拿那點補償不算什麼,一邊又說公司會因為我多拿那點補償對我這樣那樣的,讓我有種公司比我個人還窮的錯覺。

我說這次是因為要讓我走強行給我打了D績效,不給我N+1,那我原本應得的績效獎金總可以給我吧?

然而HR說績效獎金是不受法律保護的,而且已經分完了。

03

設陷阱阻攔我績效申訴

接下來我開始找工作,並主動說了自己患擴張型心肌病的實情,結果都被拒絕了。

期間我又去醫院看了幾位醫生,這才意識到原來藥物只是控制我的病情惡化速度,原來可能只有幾年時間,然後只能靠心臟移植來續命。

期間主管和HR繼續找我談話,每次我都試圖和他們談我的工作內容,然而他們每次談話都不停地強調就是要裁掉我,和績效無關,即便績效高也要裁掉我。

而且不停地讓我覺得留下來沒有意義,好像我留在公司就是累贅一樣。

5年來,我第一次開始想要逃離這裡,而且每一次談話就強烈一次。然而我無處可逃。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他們再次用背調威脅我的時候,我感覺不到害怕了。

一直以來把前途看得無比重要的我,終於不用再為前途擔憂了。

和績效無關,那我能想到的這半年來我犯的別的錯就只有生病了,然而這個錯我改不了,所以我還是只能從績效的角度出發。

這時我收到了績效通知郵件,說不回復郵件就算認同此次績效評定,於是我回郵件進行績效申訴。

結果申訴後主管找我談話,說績效申訴對我沒什麼好處,所以他跟HR說這個流程可以稍緩緩,還說他特批我可以不用來公司打卡了。

平時請病假和即將到期的年假都要保證絲毫不影響工作,如今對員工這麼好,實在不敢消受。

當天HR也找我談話,要撤掉我的工位,還說接下來就不用來公司打卡了,並再次催我請年假,且在這之前把電腦還了,離職手續先辦掉。

第二天我依舊去上班,結果發現已經被踢出了工作圈,很多證據因此無法收集。

當天收到了HR要求提供績效複核證據的郵件,要求兩天內提供績效複核的證據,否則就又視為認可此次績效結果。

也就是說如果我按照主管和HR說的還了電腦第二天開始不去公司了,就會稀里糊塗地認可了績效結果。

幸好我已經提前準備了一些業績證據,於是很快提交了複核證據。

04

監視和曠工威脅

差不多從這時候開始,我就經常在公司看到幾個面生的人。

之後我的工位被調到遠離策劃組的過道角落位置,他們幾個間或從我座位旁經過。

有時去我旁邊的會議室打電話時還不時看向我。搞得我每次用u盤拷證據都很緊張很小心。

我一度想拍下來,又怕真是同事被誤傷,覺得被監視這種事離自己太遙遠了。

等待績效複核的同時,我按照網上大家說的對付非法裁員的常用方法,不發離職申請,也不請年假,每天按時打卡上下班。

結果HR又給我發消息說如果不請年假就算我曠工。(遲到早退曠工公司是可以直接開除且不需要支付補償金的)

▲ HR聊天截圖

我在網易的5年時間裏,一次遲到早退都沒有。

不管是連續幾周加班到後半夜,還是連續的996,第二天我都沒有遲到過。

感冒發燒身體不舒服,強撐着也要在周維護的早上爬起去公司,也要等半夜周版本測試結束才能離開公司,我依然沒有遲到早退。

我堅持了5年,可堅持到最後,只是因為我不願意接受他們的擺布,就威脅要強行算我曠工。

我不服。於是仍然拒絕按HR說的做,堅持等績效複核。

05

強行挑刺

之前HR給我發的郵件都是兩天內不申訴就算認同績效結果、兩天內不提供證據就算認同績效結果,讓我以為很快就會開展績效複核。

可等我提供完證據後,複核卻一再推遲。

績效複核開始前的一個小時,主管再次找我談話,說如果真的走到績效複核這一步,那他就跟HR說直接走辭退流程,接下來就要很嚴格地去做了。

我問他為什麼不能進行績效複核,如果我拿到我應得的績效呢?

主管說那也是走辭退流程,還問我現在手上已經沒有工作要做了,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呢。

可他越是阻攔,我就越是堅持要績效複核。

雖然3月底這次談的這次績效名義上是「2018年下半年績效」,但以往主管和我談的都是最近半年的業績,所以我提供的業績證明也是18年10月-19年3月的。

結果在之後的績效複核中,主管說要從18年5月開始算半年的工作量。

19年3月底談的半年績效,怎麼算能把18年5月份算進來?

但我能理解主管要這麼算的目的。5月中旬我才因為前一個項目組解散進入這個項目組,還在熟悉項目內容。而6月我又休了一個很長的年假(網易的年假6月30日清空,當時小主管也是刁難不願給假,另外一個同事年假期間還要每天下午去公司幹活兒)。

所以按照主管的算法,自然會對我的業績影響很大。

而且這樣一來,我提供的業績證明就基本都沒用了。

關於我的工作業績,我不做任何主觀的評價,只想客觀說明幾點:

公司有遊戲設計專家進行業績評審,我18年11月底剛剛通過評審晉陞。

而項目組有業績排名,在項目周報上公示。

▲18年11月業績排名

▲18年12月業績排名

11月份我的業績排名在組內7人中排名第2,12月份在組內6人中排名第2,而我負責的功能bug率為全組最低。即便確診後病情嚴重期,我的排名也基本穩定第2名。

尤其是3月,如果不是主管讓人把我負責的已經完成的單子轉到別人名下,我應該是第一名。

被我反駁後主管又強行挑刺說我有一個bug,我反駁說這個bug是接口bug,不是我的bug,而且影響很小。

結果主管說所有的問題都是策劃的問題,問我同意嗎。

那現在如果我說所有的錯也都是主管的錯,不知主管你同意嗎?那你願意也為這個接口bug引咎辭職嗎?

現場只有一個HR旁聽,完全就是走個過場而已,績效申訴的真正作用應該也就是為了讓員工默認績效結果。

真心覺得自己患病後還那麼賣力地工作沒有一點意義。

06

用保安威脅我

複核結束後主管和HR找我談話,說要在績效複核結果出來之前就讓我離職,並再次強調不管我的績效是什麼都要讓我離職。

又說項目運營不下去我有責任,想通過變相背鍋的方式讓我離職。

然而這半年來我和代理主管不停地討論着怎麼修補之前主管和小主管們留下的設計缺陷。

其中有兩個缺陷導致遊戲後期完全無法繼續運營下去,一個是讓玩家花一兩百塊通過該系統獲得的屬性強過之前玩家需要花十幾萬才能獲得的屬性,另一個則是徹底打破了職業平衡。

即便主管這半年都沒有負責項目組的工作,可只要他一直在玩我們的遊戲,就不可能發現不了這麼嚴重的問題。

然而主管和小主管只是在遊戲開服時暗示我們充值過萬才能做出好的設計,半強制地帶動組內策劃們充一波錢。

當時主管布置給我們策劃的一項任務,就是每人要「維護」遊戲內的幾個大R玩家,並每周作為工作內容來彙報。

兩個月後,維護的大R基本都走了,主管和小主管們就不怎麼登陸遊戲了。只有我和代理主管每天努力地把遊戲等級維持在服務器最高等級。

而遊戲里玩家們的行為也如他們所期,都是進來充幾十萬,兩個月後,就沒幾個玩家在玩了。好不容易留下的那幾個大R,在後期看到自己十幾萬獲得的屬性,只要百來塊就能獲得了,也憤而退游。

某位小主管憑藉這兩個設計晉陞了策劃主管。

而我何德何能,身患重病還有此殊榮為不作為的主管和犯錯的小主管背完最後一口鍋。

談話時主管多次數落我說你看xxx(其他在他手底下被裁的同事)多久就走了?xxx可是沒拿補償金的。好像我應該和其他同事攀比誰更快簽字離職,誰不拿補償金似的。

又舉其他人離開的例子,說這次很多人都走了,問我跟我一起進來的人還有幾個在的?多嗎?

嚴選、考拉、郵箱比我們裁得更厲害,讓我接受這個結果。(我主管的職級是高級經理,在網易內部絕對的高管,他的話可以代表網易承認裁員的事實)

還說在其他公司,都只會上午通知,下午就讓員工走人,也沒有N+1,不按勞動法來也是很正常的。

說他沒有說上午通知我,下午就讓我走,還耐着性子跟我溝通了這麼多,沒有要HR和IT直接來收我的機器,收我的工牌讓我走對嗎?

接著說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主動簽字,二是被動簽字。

我問他如果我不簽字呢?

結果主管說那接下來就是保安和IT的事了

我問跟保安有什麼關係,他說他也不知道,他只是猜測而已。

主管談話錄音:

從他用保安來威脅我時,我就決定了,我一定不會簽字,一定要去仲裁。

不過我還是很害怕,也不敢想像被保安趕出公司的狼狽。

然而我只是一個在網易兢兢業業加班了5年患了重病的老員工,只是被主管HR威脅逼迫時不願意簽字而已。

不簽字難道不是員工的自由嗎?為什麼到了網易這裡卻成了員工必須遵守的規則,不遵守就要用保安趕出去?

公司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脅算計員工,員工卻不能反抗?

07

住院時的威脅

疾病再加上主管和HR的一再威脅逼迫,壓得我每天都透不過氣來,每分每秒都處在要崩潰的邊緣,最後終於撐不住住院了。

而我將住院的事情告知主管請假後,HR給我打電話問我住院的地址,說主管和HR很關心我的病情,有一個文件要寄給我。

我問文件內容是什麼,HR說讓我先簽收自己看。

我說我都不知道內容是什麼,而且我在住院不方便,不能簽收。

結果HR說「收個稿件你覺得會影響你養病?」「如果你覺得現在收不方便,那我們寄回你老家,讓你家人幫你收也可以的。」

HR電話錄音:

我想如果他們也有父母的話,應該也會知道父母年齡大了受不了刺激。

背調威脅、曠工威脅、保安威脅、住院了還要威脅,而且還用我的家人來威脅。

而且所有的威脅都是變相威脅,或許他們覺得這樣就能掩蓋威脅員工的本質了吧!

在我住院的時候,項目也迎來了最重要的一次活動,3個活動玩法中兩個核心玩法都是我之前製作的。而再之前的次重要活動也是我負責製作的。

當我躺在病床上看着主管們朋友圈轉發我的活動時,再沒有絲毫的自豪感,只是覺得有些悲涼。

在網易這麼多年,見過程序被分配了超負荷工作量最後被挑刺說有bug的,也見過UI累死累活兩年在項目馬上上線時主管向UI主管說壞話給調走的,我只是比他們更慘了一點而已。

在網易,你努力了還是會有回報的,只是不一定回報在你身上。

接下來的3個月,我度過了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個病假。

上一次這麼長時間無所事事地閑着,似乎還是小學升初中的暑假。

這期間我想通了兩件事。

一件關於生存。

雖然在網易遊戲工作,但我的收入並不高,早年好不容易漲薪也只多拿了800塊錢,主要的工資漲幅也都在被裁前的那幾個月,拿了沒多久就要被裁掉。

5年來我拿到的項目分紅獎金加起來也只有不到3000塊。

除去支付公司附近高昂的房租和償還上學時家裡欠的債,所剩無幾,也曾因此買不起高端手機和沒有在遊戲中充值足夠多的金額而影響了績效評價。

現在的我無房無車,未來還需要生活費醫藥費以及巨額的心臟移植費用。

父母年齡大了,而我未來非但不能贍養父母,還要指望父母去借錢給我治病。

他們借錢供我讀完了大學,而現在,我不能再讓他們去借錢了。因為上學時借的錢我畢業了可以賺錢還,而現在再借錢很可能會成為死賬,沒人可以還了。

所以我一定要繼續工作。

另一件是為什麼之前經受網易裁員手段的同事都想仲裁想曝光網易的行為。

網易的行為其實就是在卸磨殺驢。

氣憤的不是卸了磨之後不給水喝,而是卸了磨非但不給水喝,還用刀子對着你。

然而同事們都擔心影響前途,所以不敢做。

那如果我註定沒有前途了的話,為什麼我不來做這件事呢?

08

被早退

7月份的時候,因為繼續休病假公司就要額外多支付我半個月工資的補償金,於是主管給我發消息說要接聽HR的電話才可以繼續休病假。

為了避免再次在電話里被威脅,我回復說已經依法提供了病假所需的全部材料,如果公司覺得還缺少什麼材料我可以補充,結果主管回復說必須接聽HR電話才能繼續休病假。

因為我已經仔細查過相關法律條文,確定自己依法提供了病假所需材料,於是拒絕接聽。

結果7月底,我上系統看了一眼,發現自己竟平白多出了4次早退記錄

網易的考勤系統只顯示上班打卡時間,下班打卡時間是隱藏的。所以除了證明沒遲到外,員工很難進行其他和考勤有關的維權

不過我在請病假前留了張自己的考勤截圖。

▲5-10考勤記錄

▲7-31考勤記錄

5月10號是我請病假前在公司的最後一天,可以看到,當時還沒有早退記錄。

而5月10號開始我一直在休病假。

所以這4次早退記錄到底是從醫院早退,還是從家裡早退?

09

被誣陷發反動內容

接下來我聯繫了一些網易同事,說了自己想仲裁和曝光公司的想法。

結果兩天後有關部門突然找到我家,說我有反動傾向和自殺傾向,依據是我搜索和瀏覽過相關內容。說要找我調查情況,讓我母親趕快把我交出來。

我母親說我患病並苦苦哀求,保證會看好我不做任何事,他們才沒有找我調查。

緊接着我收到HR的郵件,說必須回公司去簽署一份告知書,否則會對我後續休病假十分不利。

因為擔心回去之後會被以早退等理由開除,我給老闆發了投訴郵件,闡述了以往績效評定中就存在的種種不公平之處,以及近期主管和HR通過強行打低績效達到變相裁員的目的和他們威脅算計我的種種行為。

當然重點是附上了詳細的業績證據,可以證明主管給我的評定理由不成立以及我的實際業績,申請專業的績效複核。

這時候我依然相信主管和HR的行為只是個人的處理方式,相信公司會給我一個公正的評判。

之後我去公司,HR找我談話時竟清楚地知道有關部門找我的事以及下的定論,還把定論升級為「有關部門說我發反黨反政府」,試圖以此作為我無法繼續留下工作的一個理由。(公司的規定是員工有自殺、反動等傾向及發表任何不利公司的言論,公司均可直接開除並不支付任何補償金)

我這才想起來,在被主管用保安威脅後,我把內部聊天軟件的個性簽名改成了「此去泉台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件和發反黨反政府內容有關的事了。

而整個病假期間,我除了和幾個網易同事聊過仲裁曝光公司的事情外,沒通過網絡發表發送過任何內容。

所以這件事有三種可能:

1.有關部門確實和公司這樣說的,但我沒發,那這就是在誣陷我。

2.有關部門沒和公司這樣說,那就是公司在誣陷有關部門。

3.是公司向有關部門這樣舉報我的。那就是公司在誣陷我。

我想如果病假期間我為了找工作把之前的工作內容發給HR或獵頭,可能就是這樣的結局了吧。

▲其他同事經歷

10

老闆知情後的繼續威脅

這次談話的人多了一個HR總監。

他沒提簽告知書繼續休病假的事情,卻提出之前主管和HR提過的要求,讓我回家辦公,不用來公司打卡。我拒絕了。

然後他又說如果我不按他說的做,那他就不管了,說公司有那麼多的法務和專業人員,交給他們處理。我就想我又沒犯法,就算公司有1000個法務和我有什麼關係?於是再次拒絕。

他又提出公司要給我提供一次心理諮詢,我拒絕了。

然後他又提出讓我簽字授權他們和我的醫生聊一下以及讓我到他們指定的醫療機構去檢查,但不告訴我這樣做的目的。

因為當時我的癥狀還是比較嚴重,擔心會被說成「醫療期結束後仍無法從事工作」,於是跟他說簽字可以,但是公司要保證不會以「醫療期結束後仍無法從事工作」為由開除我,結果他說不能保證,於是我又拒絕了。

而根據HR總監和HR之後的表述,老闆把我的投訴郵件給他們看過了

於是接下來HR找我談話時,換了更隱晦的威脅方式。

跟我說仲裁就算我贏了,公司也會通過不斷上訴拖我兩年時間,我耗不起的。

至此,我徹底對來自公司的公正評判不抱任何希望了,還有些後悔將我掌握的全部業績證明發給老闆了。

大公司的確有比小公司更完善的制度,但更多的都是維護公司利益的。

不過他們承諾如果同意簽字,可以給到高於N+1的金額。

關鍵是要拿這筆錢是有附加條件的,要分12個月拿。這意味着不僅要放棄後續一切的法律途徑維權,而且變得沒有保障。

其實如果我相信公司的話,可能也會選擇接受,畢竟於我而言,每一分錢都是救命錢。

然而此前千方百計逼我走,威脅不讓我拿N+1,不肯給我應得的獎金,連病假都不願讓我休,中秋禮盒都沒我的份……我經歷的這一切讓我已經不敢相信公司了。

事實證明公司在這方面的確是毫無信用可言。

在公司後來給出的單方解除通知書上,明確寫着N+1和應發的工資會在9月9日前發放。然而9月9日我沒有收到一分錢。

最後N+1還是我去申請勞動仲裁後才拿到的。(其他同事的大額賠償金也有被公司一直拖着不給,去申請了仲裁公司才給的。)

因為我拒絕接受他們開出的條件,並且表達了會通過法律途徑維權,於是HR給我母親打電話,說我生了這個病就沒法繼續在這工作了。

我母親說確診後也一直在加班,是因為他們一直威脅我特別是最後主管威脅要讓保安趕我出去才會病情加重。

結果HR說讓我母親勸我,否則他們也不願意看到保安來清退我

我母親說網易這樣欺負人我們就向社會求助。

巧的是,第二天一早,又有工作人員來敲門,拿着電話說有關部門人員要找我母親,問我母親我的情緒怎麼樣,跟我母親說我現在離職還沒離職,讓看好我不要做出什麼事來。

我母親怕出事,於是勸我說要不主動簽字算了。

而我卻感覺自己好像被無數的鐵鏈捆綁着,喘不過氣來。勒得越緊,我就越是想掙脫。

但是我的身體還是太沒用了,於是我沒能去公司,又去了醫院。

請了病假之後,HR給我打電話,在我告知了人在醫院身體狀態不好的情況下,仍然要讓我去一趟公司。

我說我需要休息,如果身體狀況好些就過去。結果回去剛睡下,就被HR接二連三的電話吵醒。最後我母親接了電話,告訴她我實在去不了她才肯作罷。

11

保安暴力驅趕

周末休息了兩天,周一我去了公司。

HR和HR總監找我談話,我又陳述了病假回來後仍然被他們排擠的事情。HR總監冷嘲熱諷地說他也能感覺到我留在這裡並不愉悅,不明白我為什麼還不走。

你們千方百計排擠我邊緣化我,想要逼我主動離職,我當然不愉悅了。可如果我主動離職,不就中了你們的下懷了嗎?

所以不好意思,就算給我的是一坨屎,我也要咽下去。

期間我表明了自己拒不接受公司開出的條件、要用法律來維權的態度。

而HR和HR總監再一次變相威脅要讓保安趕我走,還說要讓保安來清點我的個人物品

至此,主管、HR總監和HR三個人均以保安驅趕作威脅,也說明這不是個人臨時決定的行為,而是一項自上而下用來壓迫員工的方針。

即便再次被威脅,最後從會議室離開的時候我還是先問HR總監我可以回去了嗎?他說可以我才走的。

談話錄音如下:

結果我剛回到工位,HR和HR總監就忽然帶着幾個保安圍了上來,然後保安開始拆我的電腦,搜查我的個人物品。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幾個不是穿着保安服的人在稍遠處等着,不時和HR總監交涉,總共加起來有七八個人。

其中就有我之前頻繁看到,懷疑是在監視我的人。

雖然此前已經被用保安驅趕威脅過3次了,可真的發生時我還是被這陣仗嚇到了。

我想我但凡有一丁點的阻攔,那就又不知道是什麼後果了。

於是9月9日,我和隔壁阿里的創始人同一天「退休」了。

我倆一樣是在退休前「被早退」,也一樣是被簇擁着離開公司的。只不過他被員工簇擁着,我被保安、HR和其他不知什麼職位的人簇擁着。

這一天見證了一個互聯網行業的偉大人物離場,一個互聯網大時代的落幕。

而就在十幾米外的另一邊,一個互聯網公司的絕症老員工被保安趕出了公司,一個互聯網人的小時代也落幕了。

再次聲明,我不是臨時工,不是外包人員,在網易的5年里,我的職位一直是高級數值策劃,是一名正式員工。

需要員工的時候就讓其無限度地加班,不需要了就無所不用其極地要立馬趕走,千方百計不讓員工拿到獎金和法定的補償金,還不許員工維權和抗爭。

在我患病之後,我沒有感受到他們哪怕一丁點的關懷,有的只是算計和威脅。

我想這些才是網易的規則吧。

離開時我也驗證了一件事。

就是之前我頻繁見到的生面孔,最後一天我被保安驅趕時,看到他們和保安HR們匯合了。

現在我想請公司證明一下,我和他們的頻繁相遇真的是因為緣分,而不是公司安排他們監視我想搜集我什麼把柄。

還想請公司澄清一下,HR、HR總監談話時有意無意地提到我住在哪個小區,真的只是在拉家常而已。

不然我膽子小,會擔心發完這篇文章我會有人身危險。

回想起剛進網易那會兒,午餐有酸奶,晚餐有水果,生日的時候有超市現金卡,下班後有免費的健身課。

後來酸奶水果都沒了,工資強行打入網易寶,健身課要自費,員工的吃飯時間也被嚴格限制。

以前便宜又實惠的自動售貨機也被換成了昂貴的嚴選零食,生日禮物也變成了考拉嚴選的折扣券和滿減券,工作郵箱里充斥着大量的嚴選考拉等喊着員工福利實際卻並沒讓利多少的促銷郵件。

真不明白這樣賺員工的錢又能賺多少呢?

如今又取消桶裝水,限制紙巾,縮減獎金,坑應屆生,威脅員工……

以前這裡的確是養豬場,但現在在我眼裡更像是屠宰場。

雖然現在這些都和我無關了,可我還是想說,公司怎麼對待玩家,怎麼對待員工,這些遲早都有一天會反作用於公司。即便沒有立刻反應出來,可這些效應其實一直都在滾雪球。

如果有一天無論是從業者還是用戶,在提起網易時都嗤之以鼻,那時該如何收場?

人散了,還能網聚起來。人心散了,就真的聚不起來了。

12

舉步維艱的維權

經過這幾個月的時間,我也統計出了這5年來我在網易加班的總時長,大約4000個小時,基本都是項目組強制的加班。

因為很大一部分證據無法收集,以及被保安驅趕時丟失的u盤和電腦里沒能拷出來的證據,最後我帶出來的只有一部分加班證據,但是能證明的加班時長還是有2400個小時。

當時我甚至覺得加班也有成就感,覺得那些朝九晚五的人就是在虛度人生。

可回過頭來看時,我發現我們大部分的加班、迭代甚至推倒重做,都只是在為主管們的錯誤決策買單而已。

他們的KPI其實都是底層員工透支健康堆起來的。

主管們讓員工超負荷自己卻落得清閑,其實真正應該加班認真做決策把控方向的,恰恰是他們自己。

而對我個人而言,這些加班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意義,這才是最可悲的地方。

5年的加班我也只拿到了1天的加班工資,還是公司設計的陷阱

被趕出公司後我開始追討加班工資,然而公司辯稱我所有的加班都是不合規的。

那僅有的1天加班工資也成為了我所有其他加班不合規的佐證。

不過追討加班工資的官司我還是會和公司打到底的,因為那每一分錢都是我的血汗錢。

上個月我去醫院拿葯發現醫保用不了,查了一下才發現我的社保8月份就已經停保了。

離職證明公司也拖了一個半月不給我,即便我找勞動監察投訴,又跟HR說等着離職證明要領失業金,HR還是跟我說他們要考慮給不給我。

之後好不容易拿到離職證明去辦理失業登記,又被工作人員告知公司開的證明不合規,於是我又聯繫HR說明了馬上就要過了失業金辦理期限,讓幫忙蓋公司公章。

結果HR回復我說她請示過了,因為我和公司對於解除勞動關係的理由存在爭議,所以不能給我蓋公章。言外之意就是我要放棄勞動仲裁,他們才肯給我蓋章。

最後又是一番交涉,我才終於拿到證明材料,辦理了失業證。未來的8個月時間裏,我可以領到失業金了。

雖然我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要靠失業金生存下去。

要工資條的經過也和要離職證明的經過一樣難。

前兩次我給監察大隊長打電話說公司沒有提供工資條,每次大隊長都說他聯繫公司讓公司提供,可是公司根本就不給提供。

第三次我給大隊長打電話問工資條的事,大隊長說公司跟他說上了法庭再說。

我問為什麼我要一張工資條也要到了法庭上才能拿到?並堅決要求儘快拿到工資條。

就這樣我才終於從HR手上拿到了工資條,此時距離大隊長第一次說打電話讓公司提供工資條已經過去了一周多。

可我拿到工資條發現上面只有一個最終發給我的金額。我跟HR說我要工資條就是想看各項明細,知道為什麼是這個最終金額的。

結果HR說我們公司的工資條就是這樣的,不可能為你一個人提供單獨的工資條,反正工資條我們已經給你了。說完轉身就走。

我連忙說這樣的工資條我不能收,然後把工資條還給了她們,並再次給監察大隊長打電話說了這件事。

大隊長也說讓我收下公司給的工資條,說法律上沒有規定工資條上必須要有明細。

如果我拿了這張工資條,公司就算是提供了工資條,但是我拿到這樣一張工資條有什麼用呢?那我要工資條這件事不就成了走個過場了嗎?

每一次的維權都讓我覺得舉步維艱,也讓我對後續的維權有了深深的擔憂,我很怕後續的所有維權都成了走個過場

關於違法解除的仲裁,我之前諮詢過律師,說贏的幾率大。

如果輸了,我不怪任何人,但我會公開我和公司雙方的證據,讓大家給一個公正的評判。

13

可能是人生的終局之戰

這些天經常站在窗邊看平時上下班走的那條路,恍然記起以前凌晨兩三點從公司回住處,打着哆嗦一邊騎車一邊唱「直到整條街上,剩我和路燈」。回去躺在床上還在興奮地想着工作上的事。

那時我覺得房子、車子、另一半,所有的一切都在向我走來。

但是現在我又意識到,可能人生總要有一個點,你無法再通過努力改變自己的前途和命運,使自己的人生變得更好了。

我想我已經接近這個點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但是我真的儘力了。

事到如今我沒有什麼不敢面對的,但我唯獨不敢面對我的父母。

那時候不管家裡再窮,我的學習用品都是最好的。

我很怕看到母親哭,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讓父母過上好日子,不讓他們再受累了,但我可能做不到了。

從今年年初到現在,我一直被各種恐懼籠罩着,害怕會暈倒,害怕會猝死,害怕父母成為失獨老人,害怕失業,害怕無法生存下去,害怕被威脅到前途,害怕被保安趕出去,害怕被自殺,害怕被關押,害怕曝光會被壓制被報復。

然而每一次害怕的時候,腦海里總是冒出那句「包拯今日冒死闖法場救賢王,根本就沒想過要活着離開。包拯一死,何足掛齒。」

或許我感覺什麼都能打倒我的時候,恰恰也是什麼都無法打倒我的時候。

至少我還能一戰。

我知道於網易這個龐然大物而言,這篇文章微不足道。然而於我個人而言,卻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儀式之一。

這篇文章發出來會有什麼後果,我其實能夠預料到,因為我的力量太小了。

我知道我最終還是無法擊敗任何人,我只是擊敗了我自己而已。

就像親手推倒一座自己建造的高樓,用了二十幾年一磚一瓦精心搭建,垮掉卻是一瞬間的。

但我相信每一個細小的反抗的聲音,都會匯成一條洶湧的河。

相信無論任何公司或領導,以任何手段侵害員工的權益,威脅壓制不許員工反抗,不管權勢再大,最終都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這篇文章中僅僅陳述了和我的權益被侵害相關的事實,證據中可能涉及公司機密和個人隱私的部分也都模糊掉了。

如果我還是像之前曝光的同事一樣受到起訴威脅,那我無能為力。

我知道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還是要一個人對抗網易的HR團隊、公關團隊、法務團隊和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團隊,但這一次我不想再退縮了。

人在,塔在。

責任編輯: 時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