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震撼!西方長大的中國男孩 以舞蹈恢復中國傳統文化

在美國神韻藝術團的舞台上,黃景洲總能以他雄健有力、收放自如的舞姿震撼觀眾,甚至在他高高跳起或者旋轉翻騰的時候,他都能夠完美地控制他身體的每一部分,不管是飛翔在空中,還是悄無聲息地落在地板上。誰也不會想到,這一切精美絕倫、如行雲流水般的舞蹈藝術的背後,是一個在西方長大的中國男孩從懼怕吃苦而打退堂鼓、直到被中華傳統文化內涵所感召,變成一個為他人奉獻的藝術家的鑄就過程。

經過多年的刻苦訓練,黃景洲把自己打造成神韻藝術團的主要舞蹈演員。

在美國神韻藝術團的舞台上,黃景洲總能以他雄健有力、收放自如的舞姿震撼觀眾,甚至在他高高跳起或者旋轉翻騰的時候,他都能夠完美地控制他身體的每一部分,不管是飛翔在空中,還是悄無聲息地落在地板上。

誰也不會想到,這一切精美絕倫、如行雲流水般的舞蹈藝術的背後,是一個在西方長大的中國男孩從懼怕吃苦而打退堂鼓、直到被中華傳統文化內涵所感召,變成一個為他人奉獻的藝術家的鑄就過程。

黃景洲以一曲《月下獨酌》榮獲第六屆中國舞大賽青年男子組金獎。

黃景洲出生在一個波蘭的移民家庭,父母都是中國人。在他很小的時候被父母送到美國飛天藝術學院學習舞蹈藝術。雖然他很喜歡跳舞,但是那只是他兒時的愛好,真到了接受專業基本功訓練的時候,他才嘗到當一個職業舞蹈演員的艱辛。

記得練劈叉的時候,剛開始時他的腿硬,需要兩個男孩花10分鐘幫他把腿拉到固定的位置上。這種疼到撕心裂肺的訓練,其他學生被要求每天做一到兩次,可是他不得不練三次。他有時候太怕那種痛苦,就躲到宿舍里去,只聽老師講課。

沉浸在傳統文化中受薰陶

隨着黃景洲對舞蹈藝術的深入理解,他很快意識到「最難的事情不是這些表面上的像技巧一類的東西」,而是如何抓住和喚起舞蹈裏面的深刻內涵。

中國古典舞的核心就是「韻味」,就是要你把最深層的精神上的東西帶到你的動作中去所散發出來的韻味,這才是藝術的靈魂,是把「動作」變成「舞蹈」的最基本的元素。

「作為在西方長大的新一代人,我們對中國文化沒有深層的理解,所以我們的舞蹈相對來說很直接,裏面的東西不深刻。而當你懂得中國古人的習慣與價值觀的時候,你的舞蹈跳出來就不一樣了。」黃景洲說。

在飛天藝術學院,學習中國傳統文化是學生的必修課。所以黃景洲有機會好好學習漢語以及古代先哲們的思想,比如提倡品行和自我修養的孔子,或者醉酒詩百篇的唐朝大詩人李白等。這個過程讓他越來越熱愛自己的民族文化遺產,也更加熱愛舞蹈藝術了。

他很快被神韻挑選為實習演員,跟隨神韻在世界各地演出,從此開始了他人生中輝煌壯麗的新篇章。

黃景洲在神韻演出中每飾演一個人物,都要研究這個歷史人物的整個生活軌跡,研讀他的著作,理解人物每一個人生階段的性格特點。他常常問自己:在同樣的情況下,換了我會怎麼做?如果我做的是不一樣的決定,那麼他為什麼選擇不同的路?

在第六屆新唐人中國古典舞大賽的時候,黃景洲用一個表現李白的舞蹈參賽,他為此背誦了李白的幾十首詩。在月下,他打開這個舞蹈的音樂,像李白一樣獨步徘徊,試圖體會千年前詩仙的豪情壯志。

圖為青年男子組選手黃景洲以一曲《月下獨酌》獲得新唐人第六屆中國古典舞大賽金獎。

「當你跳舞的時候,你得達到忘我的境界,如果你帶着自己的思想,就會干擾人物。」黃景洲說。那一年,他獲得了新唐人大賽成年男子組的金獎。

黃景洲說,他希望通過舞蹈把中國傳統的文化帶回到今天的社會上,比如仁、義、禮、智、信等美好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在過去的幾千年一直存在於中國社會的各個領域中。但是不幸的是,自從共產黨執政後,這些美好的傳統都被刻意剷除了。現在在中國大陸,神韻演出是被禁止的。

作為神韻的一部分,黃景洲正在重新找回那失去了的古代智慧,那就是重德行善,不斷地修煉自己的品格

「我現在理解,神韻不僅是給觀眾帶來歡樂,同時也是在恢復中國傳統文化。」黃景洲說。正是這種更高的召喚激勵着他每年在一百多場的演出中,不知疲倦地揮灑着汗水,傾心演繹着那些高尚的人和他們的故事,「我們的出發點與眾不同,我們不是為自己而做。」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