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明居正揭中共滲透力量四條線 如何從極少數到奪權

透視中國研究員、台大名譽教授明居正(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透視中國研究員、台大名譽教授明居正揭示了共產黨把自己的工作人員分為4條線,他們是如何從少數派到成功奪取權力的。

明居正在《年代向錢看》節目中說,共產黨對權力有一種病態式的執着,它為了攫取權力、維持權力,它不擇手段,不計代價。共產黨是個精英政黨,從列寧時代開始就是如此。它在人群中,只要掌握到最多5%的人,就可以操控其他95%的人。因為這5%的精英掌握了理論,能夠發動群眾搞運動,最後就能抓住權力、掌握權力。用它們自己的話講就是,共產黨做事時,有組織的、有計劃的、有指揮的,也有玩手段的。

共產黨將滲透力量分四條線

明居正提到,過去有一個在香港運動幾十年的中共地下黨員梁慕嫻,70年代,她開始慢慢反省,90年代大徹大悟。梁慕嫻在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說,共產黨把它們自己的工作人員分為4層。第一層是黑線,就是貨真價實,隱藏很深的共產黨員;第二層叫做灰線,就是或明或暗,其背景不為人知,但會出來公開活動;第三層是粉紅線,表面上已經親共,但不承認是共產黨員;第四層是紅線,就是公開的共產黨員。

當共產黨人進入到一個敵意的環境下時,它是如何掌權的呢?比如在一個大學中,只有一個共產黨員,其目標就是滲透到敵人的隊伍中去,要發展要壯大,最後奪權。校內雖然只有一個人,校外有其同黨,可以出謀劃策。它有十六字方針:隱蔽精幹、積蓄力量、長期埋伏、以待時機。

奪權之路四步走

在奪取權力的過程中,共產黨通常分四步走:

(1)成立比較隱蔽的社團,如舞蹈社、書法社、插花社等。梁慕嫻以前參加的是「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

(2)舉辦活動,除了舞蹈,還要舉辦和公眾相關議題的活動,比如學校的衛生環境、伙食、宿舍條件等。這些活動能夠號召舞蹈社以外的人。

(3)引起大家注意後,指出問題開始攻擊校方,唱高調。如學生是中國人的未來,民族的下一代,條件不好的話就是剝削、虐待、殘害民族等。提出一些看起來合理,但校方很難做到的標準。其目的並非解決問題,而是提出問題、製造問題。共產黨曾鼓動英國的家庭主婦爭取煤,兩星期後,這些主婦爭取到了,就回家了。共產黨總結稱,這樣的運動是失敗的,因為那些人得到煤後就走了,這個議題就結束了,共產黨員沒有得到發展、壯大,這樣的運動划不來。所以它們一定會要把議題長期維持熱度。

(4)擴大運動,提高能見度,要辦演講、辯論、發傳單、辦公聽會、上街示威遊行等。共產黨希望辯論時雙方能打起來是最好的,這樣事件就搞大了。

奪權過程中的三個目標

在這個過程當中,共產黨有以下三個目標:(1)宣傳;(2)找出熱心人士,以便鎖定,成為吸收對象,然後慢慢接觸他們,漸漸深入到共產主義的核心內容:「階級鬥爭和階級壓迫」;(3)製造階級仇恨,在階級仇恨不合適的地方,如台灣,共產黨就挑撥民族主義、反台獨、反美帝、反美帝霸道等。

明居正解釋,並不是說講這些話的人都有問題,但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統戰了。

對非黨員進行分割

共產黨對非黨員也要分割為三部分:阻力(敵人)、助力(朋友)和中間份子。對助力共產黨會拉攏和擴大;對中間份子共產黨會擴大,讓他們不表態;對阻力共產黨會打擊、抹黑、孤立、貼標籤、步步緊逼,讓其不斷縮小最後一次解決掉。

等時機成熟時,共產黨就開始奪權,在班級里奪班長和風紀股長的權;在學校奪學生會主席的權。拿到權力後,辦各種活動,但最重要的是辦刊物(媒體),表面關心學校事務,實際上或明或暗地幫共產黨宣傳,講親共言論,挑起社會主義意識等。

被統戰後的表現

明居正說,中共對台灣工商界、影視界、教育界、新聞界等都滲透得很深、很厲害。其表現是:

(1)放大稱讚中國大陸的進步,如科技發達、商業進步、經濟繁榮等,一些長期受到民主教育的人竟然稱讚一黨專政多麼有效率。

(2)對中國大陸的人權問題絕口不提。

(3)講到歐美就是帝國主義亡我亡華之心不死,出了什麼問題都是美國搞的,比如香港問題是美國搞的,而對中共自己的體制不良、政策失敗、貪污腐敗等種種弊端避而不談,如果要談,也象「灰線」或「粉紅線」那樣,輕輕一筆帶過,小罵大幫忙。講到中美關係的時候,這些人會說,中共崛起,已經出現黃金交叉點,若干年後必將趕超。

明居正表示,民族主義是好的,他不反對民族主義,但是這不是民族主義,台灣人應該要看清楚。

一些人批評台灣不遺餘力,甚至可以上大陸的電台、電視台批評台灣,為什麼不上大陸電視台批評一下中共呢?它的問題不是更加嚴重嗎?這些人不一定是共產黨,他們可能是不知不覺中被共產黨統戰成功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