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溫哥華最貴的房子都是這兩國移民買的

在過去的2019後,移民繼續影響着加拿大各項各業。加拿大2019年移民人數達到創紀錄的35萬,而留學生和來簽的外籍勞工的數量也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要多。

雖然,移民問題繼續影響着英國、美國、歐洲以及其他地區的政治前途。但是加拿大,除了擔心來自美國的非法移民之外,大量合法移民的湧入也帶來一些複雜問題。

溫哥華太陽報專欄專家Douglas Todd撰文指移民仍對加拿大有着重要的影響,特別是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承諾將移民人數提高到世界最高人均水平的情況下。2019年,加拿大創下35萬移民新紀錄,外來移民和外來務工人員的數量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

以下是專欄專家Douglas Todd指出今年移民給加拿大的五大影響:

1、外資影響房價

關於2019年大溫地區住房的最大新聞就是,新移民購買獨立屋的平均價格為$824,000,遠遠高過本地出生的加拿大人擁有的房房價格。

其中,最昂貴的房子由來自中國和伊朗的新移民所購買。

同時,根據城市發展研究所和皇家勒佩奇報道,移民是溫哥華和多倫多人口增長的主要推動力,為此,當地政府需要批建更多新住房,以滿足人口需要。

BC省NDP的投機和空置稅也在今年2019年開始生效。政府這項政策主要針對「衛星家庭」。這些衛星家庭的負責掙錢的人把大部分財富用於境外,因此,這些家庭無需繳納用於資助健康、教育和社會計劃的加拿大或省級所得稅。

到今年年底,溫哥華在外國人業主的定義上又有新變化,可以定義為「主要是根據外國收入或財富來擁有房屋」(「housing owned primarily on the basis of foreign income or wealth」)。譬如,Squamish原住民和發展商聯手在 Burrard Street Bridge附近建造了一個11層高塔樓。由於這些塔樓將在原住民土地上興起,因此,購買6,000個的買家將無需繳納外國購買者稅、投機稅或空置稅。

2、剝削國際學生的學費

去年來到加拿大的國際學生也創下紀錄,達到573,000名。這一受歡迎的計劃正在出現一些問題。

一些私立和公立學校正在剝削外國學生的學費,是本地學生的四倍。一些急於支付自己昂貴的教育費用的女學生,受到房東和僱主的利用。令人不安的,一些外國學生,大多數是男學生不堪壓力,甚至自殺。

為了應對全球對加拿大學習簽證的強烈需求,許多國家的移民代理正在將其作為獲得永久居民身份的最簡單途徑而進行營銷,結果發現加拿大移民官員現在已經拒絕了五分之二的申請人。此外,加拿大統計局的一項研究發現,多達三分之二的持學簽的人實際上並未入學。

加拿大移民律師和顧問正在警告潛在的國際學生不要小心這些加拿大「假夢」。儘管有無數的外國學生成功移民,但專家警告指,花錢買昂貴的教育並不是成為加拿大公民的直接途徑。

3、魁北克削減移民

新魁北克省長弗朗索瓦·萊戈特(Francois Legault)兌現了競選承諾,將移民水平降低了20%。

魁北克聯盟天橋聯盟(Coalition Avenir Quebec)還引入了有爭議的相關立法,該立法限制了法官、警官和教師穿着宗教服裝(例如頭巾)。大多數魁北克人支持21號法案,而加拿大其他地區的許多人對此提出了反擊。

和十月份加拿大全國大選不同,魁北克人民更多關注移民如何影響魁省的經濟和文化。

出乎意料的是,省長萊戈特不僅在出於憤世嫉俗的目的操縱移民政策,而且還暫停了有爭議的魁北克移民投資者計劃(QIIP),直到2020年7月。

 

QIIP計劃每年允許大約4,000名富裕移民將120萬元交給魁北克省府的庫房,以此交換加拿大護照。但這些五分之四的百萬富翁,立即移居多倫多或大溫地區,加劇了當地房價上漲。

4、中國移民影響大

在列治文,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比在來自香港的華裔多了兩倍。迄今為止,來自中國的年輕人構成了UBC(6,300),SFU(3,100)和BC省最大的國際學生隊伍本身(超過60,000)。

儘管買家從許多國家湧向加拿大,但中國對加拿大的影響卻很大。

胡潤全球住房指數表示,溫哥華和多倫多儘管對外國買家和空置房屋徵稅,但對中國投資者而言,仍然是世界第七、第八大最受歡迎的城市。

來自中國的富裕買家對包括大溫及大多房價過高的住房市場的影響,也讓專門研究中國的加拿大學者和一些政客也感到敏感和恐懼。

(網絡)

5、勞動力有贏家也有輸家

毫無疑問,大規模移民和外籍勞工人有助於擴大加拿大的國內生產總值,特別是在住房、教育和零售領域。但是經濟學家警告說,並非加拿大的所有人都是贏家,包括許多新移民。

大多數移民從低工資國家轉向加拿大等較高工資國家,但最近的移民情況不如1990年代的移民好。進入加拿大的低技能工人的迅速崛起,但是這些新來者往往會降低現有工人的收入。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在今年秋天的聯邦大選之後,好鬥的自由黨移民部長艾哈邁德·胡森(Ahmed Hussen)已經被降職。但是他的降職表明自由黨政府仍在努力提高黨派的視野,以了解公眾對移民如何影響勞動力、房價和教育的看法。

顯然,加拿大人以其真正接納新移民的方式躋身於世界上移民人數最高的國家之列,也將繼續將加拿大視為由移民建造的國家。但是民意調查還表明,加拿大人已經認識到以如此多移民人數的方式影響國家的政策,也需要不時進行調整。

REF:https://vancouversun.com/opinion/columnists/douglas-todd-5-things-we-learned-about-migration-in-2019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加西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