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何清漣揭秘:明明贏不了 精明的裴洛西為何彈劾川普

—何清漣:美國政治的部落化——黨派彈劾

作者:
民主黨競選者的左傾口號連奧巴馬都看不下去,在11月16日不得不發出警告,勸本黨「不要在左的路上走得太遠,我們必須植根於現實」。民主黨的大金主華爾街早就明言,他們決不支持沃倫、桑德斯等主張向富人征重稅的反資本者。

美國這三年最大的政治議題莫過於彈劾總統。美國民主黨選戰不利,對2020大選也缺乏信心,於是將彈劾總統當作該黨擺脫政治困境的唯一政治出種。這種為彈劾而彈劾的政治行動的難處在於挖掘與羅織羅鍋。為了尋找彈劾的證據,民主黨煞費苦心。該黨今年以來的數度彈劾及預備彈劾,表明彈劾這一國之重器已經淪為民主黨的黨派鬥爭工具,正如《華爾街日報》指出的那樣,彈劾案標誌着美國政治「部落化」幾乎完成。

失去權力的恐懼導致輕啟彈劾

2019年,從通俄門到通烏門,7月間還有兩通連民主黨重要領袖南茜·裴洛西女士也不好意思附議的種族歧視彈劾案(因為川普總統指責民主党參議員卡明斯所在巴爾的摩髒亂差、老鼠遍地),以及性別歧視兼種族歧視案(川普大嘴巴稱AOC等四位少數族女議員為「天啟四騎士」(《聖經》中的人類災星)。第一輪通俄門還認真準備了一番,歷時23個月,在發出500份搜查令、2300份傳票和一系列起訴書後,美國負責「通俄門」調查的特別檢察官穆勒於當地時間周四公布報告的刪節版,竟然沒法證明川普總統與莫斯科勾結,但大選在即,連一向沉穩的南茜女士都無法冷靜,但最後準備了兩個半月的通烏門彈劾案雖然於12月18日在眾議院被通過(民主黨三票不贊成,共和黨全員不贊成),南茜女士卻宣布暫時不準備提交參議院,要等到她認為參議院能夠公正地對待這份彈劾案的時候。

我在推特上發了一條玩笑式的推文:裴洛西女士將她主持通過的彈劾案拿在手裡,正陷入「哈姆雷特思考」:送,還是不送?這是個問題;什麼時候送,還是個更大的問題。還是等等吧,等川普大嘴巴再說句「巴爾的摩老鼠」之類的話,就以雷霆之力一掌擊斃他。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党參議員克魯茲對此有很直白的分析,認為「說到裴洛西,她的威脅確實異乎尋常。她威脅參議院:『按我的意願做,否則我就不彈劾總統,我就不遞交彈劾檔。』」裴洛西的舉動表明,無論她真正的考量是什麼,她都明白:這彈劾案的成立太過勉強。也正因此,當她宣布通過彈劾案時,台下的民主黨眾議院高聲鼓掌歡呼之時,她斜看了一眼,示意他們不要如此高調。

並非媒體玩笑:川普支持率上升

比較中立的拉斯穆森調查在12月21日發佈一周的民意調查,並在推特上用調侃的口氣表示:南茜送上的耶誕節禮物?該調查顯示了川普12月15-21日支持率每日變化:周一47%-周二48%-周三49%-周四49%-周五50%。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支持者的人口構成:登記為民主黨的人佔22%,非裔佔34%(黑人歷來是民主黨的鐵票倉)。一向反川并力挺民主黨的《國會山報》(The Hill)在12月20日發佈的民調也得出相同的結論:川普的支持率接近50%。同樣以批川為己任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以18日公布的蓋洛普最新民調為例,自眾議院民主黨人啟動正式彈劾調查以來,發生了兩件事:一是川普的支持率從39%上升到45%;二是彈劾罷免川普的支持率從52%下降到46%,「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彈劾實際上可能在政治上幫助特朗普。」CNN於12月20日公布民意調查顯示,76%的人將美國的經濟狀況評為「非常好」,遠高於去年同期的經濟狀況(67%),是自2001年2月以來對經濟狀況看好的最高比例。認為非常好的人當中,有97%的共和黨人,75%的獨立人士和62%的民主黨人。一向樂於用任何形式貶低川普的CNN也不得不承認,這種情況有利於川普在2020年大選中爭取連任。

佛羅里達已經基本轉為紅州了,這個奧巴兩度勝出的州,經過2016總統和2018州長兩場大選血拚後,川普和共和黨州長勝出,現在共和黨州長支持率總體達68%,支持者中87%共和黨,57%民主黨,67%西班牙裔,71%白人,63%黑人。

裴洛西女士估算錯誤?

民主黨以烏克蘭電話為由彈劾川普註定失敗,但民主黨與共和黨認定的失敗理由卻完全不同。民主黨與支持民主黨的媒體一口咬定,因共和黨人在參議院占多數,因而彈劾案不可能獲得通過。共和黨則認為彈劾缺乏事實根據。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參議員克魯茲說,美國歷史上兩次彈劾總統均指向聯邦犯罪,但「這個案子異常脆弱,既不符合重罪也不符合輕罪的憲法標準。這就是為什麼裴洛西知道遞交到參議院後,會有一個公正的審判,但(彈劾)不會成功,因為眾議院的案子站不住腳。」

不少人認為這次南茜·裴洛西估錯形勢,下了一步臭棋。更有人猜測她與拜登不睦,有意通過這事讓拜登兒子腐敗等情事曝光陷入尷尬處境。裴洛西女士從政多年,其女兒對其母佩服之極,曾這樣形容過裴洛西女士的精明:她往往將人的頭砍下了,對方還不知道自己的頭是如何被割下的,克林頓、小布殊都有過類似遭遇。這麼一位精於政治算計與爭鬥的老手,當然有她的算計,但應該不是狹隘到給拜登挖坑。我認為這次她鋌而走險,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選擇彈劾,其實是為了保證拜登穩穩噹噹做民主黨總統候選人。

自從2016年大選失敗之後,追隨桑德斯的各種社會主義者集體加入民主黨,雖然幫助民主黨贏得了2018年國會選舉,重新掌控了眾議院,但民主黨卻急劇左傾,建制派特別代表們用來掌控大選的總統提名權被廢除。民主黨競選者的左傾口號連奧巴馬都看不下去,在11月16日不得不發出警告,勸本黨「不要在左的路上走得太遠,我們必須植根於現實」。民主黨的大金主華爾街早就明言,他們決不支持沃倫、桑德斯等主張向富人征重稅的反資本者。與其他的極左派總統提名競爭者相比,拜登是傳統民主黨建制派與華爾街最能接受的總統候選人。

但拜登兒子早在拜登做副總統之時,就利用父親位勢與烏克蘭、中國結成利益關係。2014年5月曾有媒體披露,烏克蘭的能源企業高薪聘請美國副總統拜登的兒子和國務卿克里家人的好友擔任要職。而且也指出,美國不少政要的子女們並非像美國夢所說的那樣,靠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美國豪門望族的年輕一代們,可以很方便地利用現成的政治關係、人脈和財富資本獲取經濟上的巨大利益,尤其是在能源業、遊說業、投行業等暴利行業頗為常見。過去,由於美國主流媒體鍾愛民主黨,不多報導。但這次參加提名競爭的民主黨候選人,除拜登之外,基本都是Far Left,為了勝出,在競選辯論中自然不會對拜登留情。如何才能讓這些Far Left閉嘴不提?當然就是利用本黨的主要凝聚力:對川普的仇恨。只要將拜登兒子的腐敗等不堪情事與川普一通電話掛起鉤來,並安上川普利用總統權勢打擊競爭對手這一罪名,是否真能打擊川普權且不論,但本黨提名競爭者為了表示自己是民主黨一份子,不好意思再拿此事尋開心拜登,這樣拜登就能多幾分獲得提名的把握。

儘管眾議院傳召的證人當中,沒有人聽過這通電話的錄音,都是「聽某人說」,而其提供的資訊源「某人」還是聽說,但波洛西的目的達到了。六輪辯論過去,民主黨總統提名競爭者共有三位退出,但從無人拿拜登兒子的腐敗之事開撕拜登。據12月出爐的全國民意調查顯示,前副總統拜登在民主黨陣營中領先。

《華爾街日報》刊發社評稱,撇開媒體的歡呼不談,民主黨人甚至可能幫助特朗普贏得連任。只有《紐約時報》仍然堅稱,無論結果如何,眾議院通過彈劾條款已經給特朗普的總統任期留下「不可磨滅的污點」——莫須有的罪名能給被污名化的人留下污點,從這種罔顧事實的邏輯就可看出該報完全陷入意識形態優先的泥潭。這家百年老報曾創造過許多輝煌,但如今卻因意識形態的執迷,成為民主黨黨報,美國政治部落化的第一輿論推手。

美國政治部落化,就是美國政治衰敗的一種表現,容以後撰文分析。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