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陶陶: 最大的錯誤 低估美國

— 燃燒的國運:最大的錯誤 低估美國

作者:
回溯歷史,無論是日本,還是蘇聯、德國,他們最大的錯誤,就在於低估了美國:他們低估了美國的國力,美國的行動力和美國的承受力。事實上,只有真正理解美國超出極限的實力之後,昭和軍人才在戰爭後期做到了心無恐懼,擁有了不惜犧牲一切也要去爭取勝利的決死氣概,最終使得大和民族獲得了有條件的屈服。

戰爭後期,面對極限恐怖的美利堅,日本的年輕人並沒有批評政府無能,也沒有倒戈背叛,而是踴躍報名參加神風敢死隊,以死來為國家民族辟出一條生路(電影旁白,「我們要面對的敵人,是不可能戰勝的」)

井上成美大將回溯二次大戰日本的失敗,曾經留下這樣一句名言,「日本最大的錯誤,就在於不能理解美國的實力」;無獨有偶,前蘇聯政府總理雷日科夫在評價蘇聯冷戰失敗的時候,也曾經說過,「我們最大的錯誤,一方面在於未能堅持對黨的領導,這是戈爾巴喬夫的責任;但另一方面來說,則在於關鍵時刻(70年代末入侵阿富汗)低估了美國的實力,這嚴重損害了我們後來的內部政策迴旋空間。」

要知道,日本和蘇聯並非蠢材,他們為何會低估美國?實際上,美國被低估並不是一種偶然,而是有着深刻原因的:

第一,美國的國力最容易被唱衰。

很多人忽略了一點,美國實際上是世界上最喜歡唱衰自己的國家,從建立國家開始,美國輿論就開始唱衰自己的國家。如果你任何時候打開美國媒體,你都會發現,在美國媒體筆下,美國的內政、外交、經濟、軍事、科技簡直是一團糟,毫無生色可言,這似乎是一個完全失敗的國家。

這麼說吧,那怕1945年美國橫掃歐洲和太平洋,美國媒體也是在罵美國衰敗,欺騙民眾,妥協斯大林等等;1991年零傷敗大拇哥也是,哪怕基本沒花錢,紐約時報這種也要罵布殊無能,美國要衰敗。但這些東西,當年日本和蘇聯是真信了,所以基本就坑了。

按照國內工業黨的理論,美國實際上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戰忽局,他們會強化美國衰敗的印象。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世界輿論普遍認為美國衰敗了,為何?因為包括美國自己都認為他被大蕭條摧毀了,所以,很多昭和男兒認為美國可以被打敗,這是當時輿論的普遍心態;

在20世紀70年代,美國因經濟危機和反戰風暴陷入國內爭吵,當時的國際輿論普遍認為,美國衰敗了。所以,當時的蘇聯認為可以打敗美國,乃是當時輿論的普遍心態。

但事實上,這些都是錯誤的。

第二,美國的決策力和影響力最容易被低估。

在一戰、二戰前,昭和日本的智庫之所以敢於鼓勵日本屢次南進,不顧美國反對,就在於他們認為美國絕不敢怎麼怎麼樣,因為美國自己也會受損,而且又戰爭風險。但事實上,他們認為美國不敢的行為:如廢除商約、廢鐵禁運、機床禁運、高技術產品禁運,石油禁運,金融凍結,美國後來都幹了,而且幹得一件比一件絕,一件比一件狠。

同樣,在1979年,蘇聯政府認為美國不敢對蘇聯禁運,或者無法壓迫盟國做到(里根在跟盟國打貿易戰),因為當時美蘇貿易已經擴大很多,且美國商界都希望繼續擴大。

但實際上,里根不僅僅採取了嚴厲的新增技術和商品禁運,而且很大程度上壓迫盟友做到了這一點,里根剛開始100多項關鍵技術禁運和大批高科技商品無差別禁運,並要求歐洲和日本跟隨,遭到拒絕後,美國開始連續制裁日、歐企業,最終迫使日、歐接受58項關鍵技術禁運和大批高科技商品禁運。同時嚴厲打擊蘇聯皮毛和石油出口業,並基本摧毀了他們。

即美國的決策能力很容易被低估?為何?因為觀察家很容易被美國國內的政治爭吵所迷惑,就此低估了美國的決策能力,實際上,這與美國的實際影響力是不一樣的,美國的支配範圍不只是美國,而是至少大半個世界。

事實上,輿論總是高估歐洲、日韓台的獨立性,他們不過是美國的自治領。如果再打開南洋、中東、拉美各國的對美外交協定,你會發現,一旦進入某種情況,美軍將在其國土上享有怎樣的權利。

第三,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承受力、意志和耐力最容易被低估。

昂格魯撒克遜人都是驕傲桀驁的自由人,對政府的權威並不特別看重,但同時也重視秩序,他們對政府命令日常的反對聲往往會被視為是散亂軟弱的代表,並就此認為盎格魯撒克遜人承受力差,其實是錯誤的。

以拿破崙戰爭為例,英國人與法國交戰20年,但國民心口一致,英國民眾死傷破產無數,整個民族在看不到在希望的戰爭中苦熬一代人,最終擊敗法國。

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為例,英法俄與德國交戰,戰爭太殘酷,需要後方國民破產、納稅、參軍送死,結果,沙皇俄國的民眾最先倒戈,其次是德國皇帝的民眾,相比之下,法國民眾特別是英國民眾可謂堅韌不拔。

美蘇對抗同樣如此,蘇聯總是認為美國民眾會受不了,會壓迫政府放棄對抗,但事實上,最終承受不了倒戈叛國的是俄國民眾。

為何?因為美國社會雖然看上去吵吵鬧鬧,但潛在矛盾都在這種爭吵中釋放了,一旦陷入大國對抗,不容易迸發出來失控。

所以,英美民眾在幾百年的戰爭中很少出現倒戈或者漠不關心,他們自己很少說對抗,但一旦進入對抗,從來就沒有首先屈服過。

就像李德哈特所言,「我們昂格魯撒克遜人是條惡狗,總是死死咬住敵人,直到最後」。

因此,對於美國這種強敵,絕不要低估他的國力、絕不能低估他的政策行動力(事實上,美國決策非常快,這次大家也看到了,遇到事情幾天就出手了,而且能動手絕不說話,只有國內的大選農民票有制約,國外直接無視),絕不能低估他的社會承受力。

(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N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