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信仰 > 正文

「中科院基本上是職位越高 它們對你迫害越狠 而且它是陰着來」

—中科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多人疑被藥物致死

「我們院基本上是職位越高,610對你迫害越狠,而且它是陰着來。」孟志峰說,「蔡阿姨他們家是經濟上、身體上、對子女的威脅上(被迫害)最嚴重的。我跟他女兒是一起長大的,她被威脅報告母親的行蹤,不然讓她沒工作。她姐家統一分配的房子又以拆遷為名被收回。

圖為2019年3月2日,孟志峰在紐約布碌侖參加新年大遊行。(受訪者提供)

近年來,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他們被質疑是受到中共藥物迫害致死。有知情人被迫逃到美國,揭露中共610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陰毒迫害。

孟志峰家住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簡稱高能所,北京市石景山區玉泉路19號乙院)大院,父母都在高能所工作,母親是研究所門診部的內科醫生。大院中間是辦公區,周圍是居民區。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氣功協會經常在高能所進行測試和鑒定。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也在這裡做過測試,把密封在玻璃管里的鋁片變成了其他金屬成分(即改變了鋁片分子結構,裏面有了金、銀、錫等成分),轟動了中科院。

「我父親是搞物理的,李洪志老師的能量測試他是知道的。在γ射線和熱中子能量測試時,測定李老師發出的伽瑪射線和熱中子超過正常物質放射量的80-170倍,測試儀器的指針到頭了。」孟志峰說。

1993年,李洪志先生多次到高能所附近的航天部二院禮堂開班講法。1999年之前,中科院有很多人學煉法輪功。僅科大研究生院(甲院)大操場上每天有一二百人煉功。孟志峰1997年開始跟隨母親和親友修煉法輪功。

「何艷華阿姨最初是我母親的患者,每年吃好多葯。後來她煉功後不用到我媽那開藥了,身體越來越好。我母親行醫35年沒有誤診過一個人,4.25上訪後被『下崗』。母親修煉以後亞健康的狀態都好了,前幾年看着特別年輕。」孟志峰說。

610對中科院學員實施陰毒迫害

孟志峰與幾位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曾在一起學法煉功,與他們相識30多年。1999年後,他們相繼受到中共的壓制和迫害。

2014年11月4日,多次被抓捕非法監禁的高能所退休職工何艷華被610迫害致死。她是小區的輔導員,也是引導孟志峰母女得法的人。

2017年9月,家住高能所的玉泉小學老師吳玉梅被迫害致死。2017年11月,蔡孝琴被迫害致死,她是高能所前廠長陳鶴芳的妻子。陳鶴芳於2000年蹊蹺吐血而死。

我們院基本上是職位越高,610對你迫害越狠,而且它是陰着來。」孟志峰說,「蔡阿姨他們家是經濟上、身體上、對子女的威脅上(被迫害)最嚴重的。我跟他女兒是一起長大的,她被威脅報告母親的行蹤,不然讓她沒工作。她姐家統一分配的房子又以拆遷為名被收回。」

據介紹,陳鶴芳是一名廠長(所長,副所長,書記,下面排就是廠長,還是管理層),特別清廉,是所里人人都說好的好人。陳鶴芳還是高能所的人大代表,中共把他們家往死里整。後來關於陳鶴芳的信息在網上基本被刪除了,還能查到他發表的論文。

陳鶴芳早年發表的論文。(網頁截圖)

何艷華是所里的研究員、技術骨幹。她被抓進去多次,還被勞教過二年,70歲了沒有白頭髮,身體一直非常好。蔡孝琴也被勞教過。她們的消息傳出來的非常少,因為親屬害怕被中共報復不想報。公開報導出來的只有幾個人被抓被非法判刑。

如,原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博士、北大博士後張令翊,1999年10月25日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高能所攝像師魏世均因做真相插播被非法判刑11年半,至今生死不明。

「我們老想在那兒堅持下去,阿姨有的被監控,我說你為什麼不走啊?她說這是我家,我一定要堅持。」孟志峰說。

「她們覺得我在這裡長大,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我堂堂正正的,業務很好,對人很好,做人是沒有問題的,你們憑什麼這樣對待我們?我就生在這兒,這就是我的土,我就得讓人看見……」

「因為我們對周圍人很好。我們所里沒有互相舉報的,有的鄰居還為我們報不平、拍拍學員肩膀說了不起。何阿姨是被海淀區一個人舉報的,關一次它們就找無窮的理由關你第二次。蔡阿姨也是在外面發真相資料被抓,就走610系統了,如果走片警所里是可以保護的。何艷華去天安門拉橫幅,2001年就進去過,所長把她保出來。」她說。

疑被下毒學員病變的癥狀相似

身邊兩位師長含冤離世對孟志峰打擊很大。很快,同樣的迫害也發生在她們家。「兩位阿姨去世。我家樓上也有人走了,我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我被下毒了才知道。」她說。

2018年初,高能所里安排孟志峰的父親外聘,去了一趟山東高校。回來後就有人從山東給家裡寄東西,第一批是海鮮,第二批是一些小食品。孟志峰吃完後胃疼,視力下降,有點意識不清,心臟難受,血壓降到50(高壓)。家中的一個表姐因為分食了一些吃的,也出現難受癥狀。

「我確定食物是有問題的。何阿姨去世前親口跟我說,『我這就是在洗腦班被下毒了』。」孟志峰說,「吳老師她們兩個去世相差不到二個月,也是吃不下東西。她們中毒的癥狀基本是一樣的。何阿姨以前特別胖、特別健康一個人,到最後骨瘦嶙峋的……」

圖為2019年5月8日,孟志峰在曼哈頓參加5.13大遊行。(受訪者提供)

孟志峰到美國後,堅持煉功三個月後恢復健康。之前她的腿老發抖,關節難受,眼睛也不好使。剛來美國時的照片顯示,孟建峰臉色黑沉,眼睛大而獃滯。當時體重70多斤,因為胃疼,只能逼着自己吃東西。

610控制居委會迫害學員黑招不斷

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他的兒子江綿恆1999年11月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直到2011年11月去職。

「江綿恆是從中科院下去了,可是他的黑手可沒下去。以前中科院的院長周光召是江澤民的同學,他(江綿恆)的手很長,公安、電信都被他操控。從科學系曙光案中,就能看出江綿恆的手能伸到整個科學院,侵吞科研資金。金盾工程控制着整個北京。」孟志峰說。

多年來,孟志峰堅持在超市幫人做三退,在網上發真相資料。期間,她的老闆、同事也被調查。甚至在她們在內蒙和海南的親戚也被610警告訓話。

2015年國內大規模起訴江澤民後,中科院一些學員被騷擾。為了不讓學員互相接觸,所里要修圍牆把家屬區隔開,遭到住戶反對才作罷。

「據說我們院有2000個攝像頭。2016年以後迫害變得嚴重了,因為2015年開始訴江了,整個對我們院的壓迫就開始了,院里好多同修被清走了,房子沒有了。租房子的基本上都被房東給清了。2017年以後,重要節假日610一定過來,敲門警告。」她說,「2017年開始居委會有了610,叫黨員活動中心。以前居委會全是我們所的人,現在全是區里的、610的人。蔡阿姨就是2017年7.20被走訪過之後,不到3個月就去世了。」

2018年4月20日,石景山區610主任張德育到孟志峰家裡逼她寫保證書,拿着攝像頭錄像。720他們又來騷擾。還發動居委會帶紅箍的大媽,天天在樓下翻她們的包。全樓的人都勸她們走吧,要給她們錢讓她們趕緊走,鄰居都感覺到壓力。

2018年8月,孟志峰和母親為逃避迫害從山東起飛,轉機3、4天才到美國。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