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華仁:海外華人回國見聞:百姓擔憂 官媒誤導

作者:

非洲豬瘟導致中國大陸豬肉價格飆漲到近6年來的最高。

過去一個多月回中國,除了中間有10天去了趟日本,都呆在四川成都。對目前困擾中國的三個問題(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戰香港民主運動),儘可能廣泛地對各類人群進行了詢問和調查。通過「擺龍門陣」隨便聊天的方式,與體制內的人,體制外的「貧下中農」(的士司機,酒店服務員,小飯店老闆,花園園丁,清潔工,醫院就診的病人家屬等)和私企老闆,進行了廣泛交流。首先是眾口一詞對豬肉價格暴漲的擔憂。成都豬肉價格從半年前的不到15元一斤,飆漲到35元一斤,肉排,裡脊肉和五花肉更是漲到40元一斤。12月開始後每斤價格回落大約5元。從農村來成都打工的人都說,老家村裡的豬一條都不剩,染上非洲豬瘟全死光了。

一位專門研究非洲豬瘟的體制內的人告訴我,自6月以來,四川2/3的豬都死於非洲豬瘟。大家都知道,自中美貿易戰以來,北京政府堅持要跟美國「以牙還牙」,「奉陪到底」,拒絕進口美國價廉物美的豬肉,改從俄羅斯進口價格貴了50%,帶有非洲豬瘟的豬肉,導致極難根治的非洲豬瘟進入中國,肆虐所有31個省和直轄市。民眾對豬肉價格的預期發生了根本性改變,沒有人認為豬肉價格會再回到20元一斤以下。就像是霧霾,高價豬肉來了就不走了。

在我看來,高價豬肉表面原因是非洲豬瘟,深層次的原因來自於人民幣嚴重超發,是美元發行的三倍。美國法律規定,美元的發行量不能超過GDP的70%。而中國人民幣的發行量,按保守的估計,已經達到GDP的210%(有的估計已經到了350%)。超量發行的人民幣,以前是進入樓市,導致樓市的總價值飆升到GDP的5倍。1990年的日本和2008年的美國,樓市泡沫破的時候,樓市總價值只有GDP的2倍左右。中國樓市的泡沫是如此之巨大,再有超發的人民幣已經不可能再進入樓市了,那就只有轉向進入日常消費品,導致物價飛漲。不久的將來,中國將要出現樓市價格暴跌50%(與一年前相比,成都房價下跌了大約10%),日常消費品價格暴漲一倍的現象。未來不是豬肉價格降下來,而是其它商品價格漲上去,與豬肉價格看齊。人民幣嚴重超發導致物價飛漲,這個事實在是怪不到美國頭上,所以官媒倒也沒有在這方面炒作,煽動反美仇美。

中國經濟正全面下行,感受最深的是的士司機,他們的收入是經濟好壞最可靠的指標。我詢問過的幾十個的士司機都告訴我,只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也就是中美貿易戰開始後),他們從每小時掙60到70元人民幣,到現在只掙40到50元人民幣。即便是上下班的高峰期,打着「空車」標牌的的士也是比比皆是。成都是一個休閑城市,夜生活消費是經濟好壞的晴雨表。的士司機們告訴我,一年以前接送客人可以到凌晨4,5點,現在到凌晨2,3點就沒什麼客人了。一位在KTV工作的保安說,他們那兒去年還僱傭了將近500員工,現在只剩200人,因為經濟不景氣,消費的客人少,員工都被裁員了。另有一位小飯店的服務員說,她老公所在的一家茶樓,原來有200員工,現在只有40多人。

日營業額從一年前的3,4萬元,爆跌到現在的6,7千。物價上漲,收入減少,受衝擊最大的就是那些本來就掙扎度日的底層的老百姓。

中國社會的撕裂,遠比官媒報道的嚴重的多。大約三分之一的體制內的人享受着政府提供的勞保(養老),醫保,有多於一套的住房,有豐富的關係網讓子女得到良好的教育和就業。這部分「人上人」支持現行的專制極權,認為自己的地位和所得是聰明加努力的結果,對底層的人的苦難缺乏同情心,認為底層的人不夠聰明,不夠努力。

另有三分之二的人則被四座大山(勞保,醫保,住房,子女教育)壓得喘不過氣來。成都平均月薪大約在3000到4000元人民幣之間,而最低額度的勞保加醫保套餐每月需要支付1022元的保費。讓一般老百姓最揪心的就是醫保。現在老百姓的真實情況就是生不起大病,家裡有人生大病就面臨傾家蕩產的困境。海外華人回國如果只跟以前的同學,朋友交流,是認識不到中國的真實現狀的,因為得到的都是中國的三分之一的「人上人」們的看法。

這三分之二的中下層老百姓都是從農民工衍生出來的:中國有2.8億農民工,他們的父母的狀況也不會好到哪裡去,這就要把2.8億乘以3=8.4億,再加上1億的農民工小孩,就有9.4億人口。這部分人政府不管,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態。我曾經跟一位在王府井商場鬧市區的83歲的老太太交談過,如此高齡的人仍然以賣黃角蘭花和鞋墊為生。她說她租住了一個跟街邊花台(大約5平米)一樣大小的房間,月租300元。沒有廁所,只能去200米外的公用廁所;沒有廚房,只能用電飯鍋在房間里做飯。生病了只能買點藥物自己解決,上不起醫院。她說她唯一的兒子也在打工,境況也不好。我買了她十朵花,兩雙鞋墊,算是幫她完成了當天的營業指標。

另有一位在電影院做清潔的50歲左右的大媽,每天從早上7點一直工作到晚上11點,16個小時一天,做一天歇一天,一個月工作15天,月薪2500元。所以她又找了第二家電影院做清潔,工作時間和報酬和第一家都一樣。這樣她每月工作30天,每天工作16小時,兩份工作加起來一個月掙5000元。

中下層老百姓對「人上人」們和體制的反感和厭惡可以從一個例子看出來:當時我正帶我父親在空軍醫院挂號看病,與旁邊兩個排隊的人(都是50到60歲之間)交談起來。他們憤恨地說,華西醫大(川醫)水平的確是高,但不是老百姓看病的地方,因為能進去的人非富即貴。有一個人說,連流沙河(剛去世)這樣的四川大文豪的病床都只能安排在華西的走道里,原因是他級別不夠高。

中國社會有兩個不正常:一是新聞被封鎖管制,老百姓接觸不到外來信息;二是大陸中國人對自己的政府是如此之害怕,卻又要為政府的所作所為進行辯護。中國政府非常成功地把外面的人對北京政府的批評,轉換為讓大陸中國人認為這些批評是對他們個人的攻擊和看不起。大陸人可以成為戰狼粉紅,很勇敢的攻擊任何所謂「辱華」的人,卻對自己的政府的胡作非為不敢直面抗議,最多就是私下說說而已。能不能公開批評政府還是只能私下說說,是區分西方文明國家和專制中國的重要標誌。

說到公開批評政府,不少人提醒我回國後說話要小心點。而我認為澄清事實,說明和傳播真相是我該做的事,所以回國後該說什麼還說什麼,並不忌諱。結果有一次在跟第一次見面的幾個人聊香港民主運動真相的時候,旁邊居然坐了一位公安維穩大隊的科長(這是後來在座其中的他太太說的)。這位科長也只是一言不發地一走了之,並沒有作出任何舉動。

國內的人其實很想知道外面的事,很想知道國內宣傳是不是反應了真實情況。我明白無誤的告訴他們:中美貿易戰和香港民主運動,官媒宣傳的90%是假消息。有人不信,我就舉出一些例子,比如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問他們知不知道這些事。他們都說不知道。我就說:看看,這樣鐵板釘釘得事實,你們都不知道。你們在國內看到的,聽到的,都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質疑其真實性。

關於官媒欺騙國內老百姓,有兩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一是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452個席位的86%(389個席位)被支持香港示威者的親民主派獲得,親北京的只獲得了58個席位,而且出來參加投票的人數達創紀錄的71%,超過300萬人(香港人口是740萬),18個選區中的17個被親民主派獲得多數席位。與四年前的區議會選舉相比,親北京的人從300個席位猛跌到58個席位,可謂慘敗。這次選舉說明,香港的確有「沉默的大多數」,但是這些「沉默的大多數」並不是官媒宣傳的那樣是親北京的,而是支持示威者的。中文報刊,央視對這樣重要的新聞拒絕報道。倒是官媒英文版的「ChinaDaily」在11月25日的頭版頭條報道了這一消息。刊登在頭版頭條,說明官方知道這個消息很重要。

但是在中文媒體和英文媒體用了兩套完全不同的話語體系,意在同時欺騙國內的老百姓和國外的英文讀者。另一件事發生在川普(特朗普)總統簽署「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的那一天。30分鐘的午間新聞,前面17分鐘都在罵美國粗暴干涉中國內政,還不知從哪裡找來了幾個美國人和海外華人幫着罵。罵了半天,就是隻字不提這個法案其實就是每年美國要審核香港是否還符合自治的標準,如果不符合,美國就要取消給予香港特殊零關稅地位,讓香港像中國大陸一樣接受同等關稅地位。要不要給香港特殊零關稅待遇,這完全是美國的內政。就好比美國一直在給香港送鮮花,現在決定不送了,中國就氣急敗壞,大罵美國。好像美國給香港送鮮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粗暴干涉別人內政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國。官媒在誤導民眾,煽動反美仇美方面真的是火力全開,下足了功夫。

總之,這次回國的經歷告訴我,傳播真相還是很受歡迎的。所以海外華人回國,應該多做做這方面的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