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滿滿10萬澳元現金的袋子 他竟然說「酒後斷片」

新南威爾士州前工黨上議員王國忠(Ernest Wong)稱,他對於自己將一個裝滿10萬澳元現金的袋子交給中國房地產開發商黃向墨(Yang Xiangmo)的記憶並不清楚,因為他「酒後斷片」。

王國忠周三在悉尼的一次反腐敗調查中接受盤問時說,他記得自己曾把在2015年華人工黨之友籌款晚宴上從客人那裡收來的一袋子現金交給黃先生。

但是他「不是百分之百清楚」曾在當天晚上快結束前將袋子交給黃先生。

他說,他記不起交給過這名中國房地產開發商第二個袋子,袋子裏面裝有一沓政黨捐款表格和一些現金。

黃向墨被指在籌款晚宴舉行後不久,曾將一個裝有10萬澳元現金的袋子親自交給當時的新州工黨總書記Jamie Clements,這一指陳是新州反腐敗獨立委員會(ICAC)繼續進行的調查的核心。

而此前向ICAC作證時,王先生曾確定地聲稱當晚他將從晚宴賓客那裡收到的現金交給了黃先生,因為這名中國億萬富翁提出他會把這筆錢轉交給Clements先生,因為他們已經定好在幾天後見面。

但是這位前州議員周三回憶稱自己在「當晚喝了幾杯酒」,現在意識到「酒後斷片」影響了他的記憶。王先生曾被認為是新州工黨的籌款高手。

王國忠被控說謊

ICAC協理律師Scott Robertson指責王先生說謊。

「那天晚上那個晚宴上並沒有一大袋現金,是嗎?」他說。

王先生回答:「當然有。」

Robertson先生指責王編造虛假故事以掩蓋現金的真實來源,他對這名前工黨上議員說,只是到了晚宴之後——在交到工黨總部時才有了這袋子現金。

「完全不是,」王先生回答。

ICAC一直在調查這樣的指陳,即黃向墨才是2015年的10萬澳元現金捐贈的真正來源,而後來王國忠用「假冒」名字掩蓋了黃的捐款——根據新南威爾士州法律黃作為房地產開發商被禁止捐贈給州政黨。

王先生可能留意到支票

王先生承認,他可能會在他的議會辦公室里留意到一堆900澳元的支票,這些支票來自悉尼華人社區,是捐給Kogarah的工黨候選人Chis Minns的2015年州選舉活動,後者也是Clements先生的密友。

王先生還承認,他給了皇冠酒樓餐廳老闆Jonathan Yee20,000澳元現金,幫助支付一些在籌款晚宴計劃期間就提前預定的餐桌。後者是2015年華人工黨之友晚宴的聯合組織者。

他還承認他給過Yee先生3000澳元的現金,這筆現金可能用於支付一名餐廳僱員的法律費用,該僱員在新州選舉委員會對於涉嫌「虛假」捐贈事件進行早期調查時需要法律代理。

但這位前州上議員向ICAC堅稱,他是「無更多(付款)安排」的一部分。

王先生在今年3月的州選舉後失去了議會席位,當時他被新州工黨放在州上議院選票一個無法獲勝的位置。

十萬捐款調查新進展:唐人街餐廳老闆之子改口承認說謊

黃向墨的』密友』

在較早的ICAC聽證環節中,王國忠被控與Yee先生是一個計劃的「策劃者」,該計劃意圖通過在捐款申報表上使用皇冠酒樓員工等人的名字來掩蓋黃先生非法的10萬澳元現金捐贈。

王國忠周三承認,黃向墨曾是一位「親密朋友」而且其作為聯邦競選活動的主要捐助者是「對澳大利亞工黨具有重要政治意義的資產」。

他聲稱自己並不知道黃向墨在悉尼的華人社區團體之一,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實際上是一個北京前線統戰組織,與中國共產黨的重要的統戰部有關聯。

黃先生目前居住在香港,並拒絕通過視頻聯線向ICAC提供有關捐款事宜的證據,但他發表聲明否認自己參與任何非法捐款。

這位億萬富翁於2012年到達澳大利亞,定居悉尼,並成立了玉湖集團房地產開發公司的當地子公司。去年12月,Morrison政府接受了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的建議,即認為他的「外國干涉風險」,從而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簽證。

新州工黨捐款調查 ICAC聽證會前情梳理: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