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怡:鄧小平在40年前的話 可以為今天作一個反證

—中美關係的變遷

作者:
網上有一張拍攝於上世紀70年代中期的照片,一群伊朗少女穿着時尚,臉上、肢體滿溢自由氣質,那時伊朗處於巴列維王朝時期,社會開放,女人花枝招展,伊朗是當時亞洲最有錢的國家,人均GDP超過日本。這一切,在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後戛然而止。在與美交惡與神權統治40年後,現在這個國家的女人必須把自己里得密密實實,沒有父兄等男性陪同,甚至不能出門。8,300萬人口裡,超過6,000萬處於絕對貧困狀態。

1979年元旦日中美建交,一月底鄧小平以副總理身份訪美。隨行的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李慎之問鄧小平:「我們為什麼要這麼重視同美國的關係?」鄧回答說:「回頭看看這幾十年來,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言外之意,中國也得如此。

這以後就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確實富起來。但說改革開放並不真實,中國實際上只是開放,並沒有作體制的改革,而所謂開放,就是向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放,又首先以通往西方世界的窗口——香港為起點。

即使1989年六四後,鄧小平也權衡輕重,對西方世界抵制中國的行動採取低調回應,提出「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外交基調。

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由於美國的《香港政策法》而繼續享有與中國區別的特殊關稅區地位,並在進口高科技產品方面,不受美國對共產國家的禁運限制。2001年中國經15年談判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隨後十多年經濟的飛速發展,最關鍵的因素,是中國在香港設立的公司引進高科技產品、大量引進外資(包括港資)工廠,以盜竊技術和侵犯知識產權方式發展高科技產品生產。沒有美國、世貿、香港這些條件,中國的經濟不可能有這樣快速的發展。

鄧小平在40年前的話,也可以作一個反證,就是與美國為敵的國家,不僅沒有富起來,而且輸得很慘,落後得很快。遠的比如二戰時不可一世的納粹德國、法西斯日本,以及戰後席捲半個地球、豢養了一些附庸國的蘇俄帝國,更不用提伊拉克薩達姆、利比亞卡扎菲、委內瑞拉查韋斯了,這些與美國為敵的國家無一例外都輸得很慘。網上有一張拍攝於上世紀70年代中期的照片,一群伊朗少女穿着時尚,臉上、肢體滿溢自由氣質,那時伊朗處於巴列維王朝時期,社會開放,女人花枝招展,伊朗是當時亞洲最有錢的國家,人均GDP超過日本。這一切,在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後戛然而止。在與美交惡與神權統治40年後,現在這個國家的女人必須把自己里得密密實實,沒有父兄等男性陪同,甚至不能出門。8,300萬人口裡,超過6,000萬處於絕對貧困狀態。

鄧小平之後,江澤民延續鄧的美國政策,中美認可的關係定義,1997年是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2001年是中美合作夥伴關係,美國顯然放棄冷戰時期對中國的「圍堵」(Containment),甚而不提「交往」(Engagement),而是「夥伴」(Partners)了。

不過,中國人「一闊臉就變」的特性,在富起來之後就藏不住了。2012年中美首腦在會晤時,中方提出了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大國」,眾所周知不是指人口多、面積大,而是強國的觀念,意思是不再「韜光養晦、絕不出頭」,而是躋身超級大國,凌駕所有國家,要與超強的美國平起平坐、平分秋色——這是一種挑戰性提法。

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提出中國要從「富起來」走向「強起來」,進一步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提供中國方案」、一帶一路、2025中國製造等口號,想用經濟實力推廣中國專政體制的政治模式、改變國際政治版圖,擺明對「美帝」挑戰,美國不可能視而不見。

如果說,這些都只是中國自慰式打嘴炮的話,也就罷了,但中國的「大國」姿態還伴隨着對外行動。明天續談。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