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前新州工黨書記曾與黃向墨同坐私人飛機出行 反腐聽證繼續

Clements先生與黃先生之間的密切聯繫,包括私人飛機飛行,在ICAC的一次調查聽證會上披露,這項調查是關於黃先生非法向新州工黨捐出的10萬澳元後來被掩蓋的指陳。

前新南威爾士州工黨總書記Jamie Clements曾與億萬富翁,中國房地產開發商黃向墨(Yang Xiangmo)一同多次搭乘墨爾本皇冠賭場的私人飛機,今日繼續的反腐聽證會上獲知。

曾擔任黃先生的私人助理三年半之久的Tim Xu周一對新南威爾士州獨立反腐敗委員會(ICAC)表示,Clements先生接受過黃先生的邀請,飛往墨爾本參加會議和娛樂活動,包括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

Clements先生與黃先生之間的密切聯繫,包括私人飛機飛行,在ICAC的一次調查聽證會上披露,這項調查是關於黃先生非法向新州工黨捐出的10萬澳元後來被掩蓋的指陳。

由於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向Morrison政府建議稱,黃先生因為與中國共產黨領導層的一致關係而具有外國干涉風險,黃先生失去了在澳大利亞的居留簽證,現在居住在香港。

黃先生拒絕了ICAC要求他在香港通過視頻鏈接協助調查的請求,但他已發表聲明否認他提供的政治捐款違反了選舉法,並駁回了他可能是北京影響力代理人的說法。

Clements,先生周一出席了ICAC的聽證,並旁觀了徐先生作證。後來,Clements先生在悉尼聽證室外面證實,他在擔任黨書記時曾於2015年7月與黃先生乘坐皇冠賭場的私人飛機一同出行。

他說,這次飛行是應黃先生的要求從悉尼的Mascot機場起飛飛往墨爾本的,目的是「建立關係」。

Clements先生告訴《澳大利亞人報》,他也在許多其他場合接受過邀請加入黃先生乘坐皇冠的私人飛機,但他說,(後來的)這些飛行是在他於2016年1月離開新州工黨總書記的職位並開始為這名房地產開發商工作後發生的。作為黃的顧問,他在三年中的收入超過60萬澳元。

Clements先生第一次與黃先生搭乘私人飛機出遊是在2015年7月,是在黃據稱走進他當時位於悉尼Sussex街的新州工黨總書記辦公室並親自交給他一個裝有10萬澳元現金的Aldi購物袋的四個月之後。

ICAC在此前的聽證中獲知,儘管法律禁止房地產開發商向新州政黨提供資金,但這些現金捐款原本是打算用於工黨在當年三月份新州大選的活動。房地產開發商可以合法地向政党參加聯邦選舉進行捐款。

Clements先生否認曾從黃先生那裡收到過一個裝有10萬現金的袋子。

但已經證實的是,在悉尼唐人街舉行的華人工黨之友晚宴一個月之後,有兩筆各5萬澳元的現金分別存入新州工黨及其鄉村實體鄉村工黨的賬戶中。據稱,黃是在這頓晚宴上交出的現金,或同意這樣做。

而在較早的ICAC證據中,Clements先生承認在3月份籌款晚宴後的幾個月內,他確實向這名房地產開發商索要並接受了10,000澳元的現金,以幫助一名工會官員開展競選活動。

Clements先生因涉及性騷擾指控的醜聞而於2016年1月被迫辭去黨書記的職位,他也承認,他曾在2015年8月份處於「困境」並即將因為性侵指控失去工作時,接受了來自黃先生放在酒盒中的35,000澳元現金。他曾表示,他將這些錢用於法律賬單和其他個人物品。

周一,ICAC的助理律師Scott Robertson向徐先生詢問了黃先生培養像Clements.先生這樣的人的「模式」。

黃先生於2012年來到澳大利亞以擴大他的房地產開發公司,但他不會說英語。他的前個人助理和翻譯徐先生說,對於黃先生來說,向Clements先生等人提供幫助並期望得到回報是很平常的。

徐先生同意ICAC專員Peter Hall QC,當黃先生要求Clements先生利用他作為新州工黨書記的影響力,讓維多利亞州長Daniel Andrews與一個到訪的中國代表團簽署一項與維州之間的正式商業合作夥伴協議時,這是「很大的一個要求」。

他承認Clements先生當時同意「試一下」並「實現它」,但維州州長當時並沒有簽署任何此類協議。

許先生說,他對黃先生在提供幫助後期望得到回報的方式越來越「不舒服」,以至於在擔任他的私人助理三年半後他決定辭職。

根據徐先生的說法,他從報紙上關於黃先生的文章中「了解到一些東西」,而這些是他在為這名房地產開發商工作時並不了解的。

其中包括黃先生為也擔任過新州工黨老闆的前參議員Sam Dastyari支付法律費用,以及Dastyari隨後的「個人觀點」有效地支持了中共政府的政策,而且與政府和工黨自己的政策背道而馳。

當被問及他是否認為黃先生的方式「不道德」時,徐先生表示同意。他稱黃先生不理解在中國得到容忍的做法在澳大利亞是不合適的。

徐先生在回答Robertson先生的一個提問時同意,黃先生2015年在時任新州工黨書記Clements先生的辦公室里給後者的一個信封里「可能是」現金,但他表示他並沒有看到過任何錢。

他說,他後來才知道黃先生於2015年8月在黃的Mosman豪宅中給Clements先生的一個酒盒裡裝了現金,因為這名前工黨老闆告訴了他。

ICAC於今年十月舉行了為期七周的公開聽證調查,以調查裝在這筆對工黨的十萬澳元的捐款。ICAC本周再次舉行聽證會,從徐先生和包括前新州工黨上議員王國忠等人那裡獲得聽取證據。

在ICAC此前的聽證中,王先生被控對皇帝酒樓的低薪服務生施壓,要求他們簽署聲明宣稱對新州工黨捐出大筆錢的是他們,而不是黃先生。全部餐廳員工和其他相關人員後來已確認他們並沒有捐錢。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澳大利亞人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