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香港女孩的抗議經歷:從街頭到「鍵盤戰線」

鄺頌晴(Glacier Kwong),是「反送中」組織「鍵盤戰線」(Keyboard Frontline)的發言人。她畢業於循道中學,香港大學文學院學士生,主修哲學和政治及公共行政,目前正於漢堡大學修讀歐洲研究及歐洲法學碩士。她在2014年佔中運動初期,曾效法「烏克蘭少女」以英語拍影片《我是香港人:請救救香港》而開始聞名。她最近接受德國媒體採訪,呼籲歐盟和德國效仿美國立法,支持香港的民主和自由。

2019年9月11日,鄺頌晴在柏林出席記者招待會,討論香港局勢(Carsten Koall/)

鄺頌晴(Glacier Kwong),是「反送中」組織「鍵盤戰線」(Keyboard Frontline)的發言人。她畢業於循道中學,香港大學文學院學士生,主修哲學和政治及公共行政,目前正於漢堡大學修讀歐洲研究及歐洲法學碩士。

她在2014年佔中運動初期,曾效法「烏克蘭少女」以英語拍影片《我是香港人:請救救香港》而開始聞名。她最近接受德國媒體採訪,呼籲歐盟和德國效仿美國立法,支持香港的民主和自由。

香港年輕人發來的視頻幾乎擠爆了鄺頌晴的郵箱,在視頻傳遞的信息中,年輕人在走向抗議活動前留下的可能是自己的遺言。五年前,18歲的她曾是香港「雨傘運動」的一員,如今她是在漢堡大學歐洲研究及歐洲法學的碩士生,她的抗議活動從香港街頭轉移到了鍵盤上。

在中共互聯網控制範圍之外,這名抗議運動的資深人士在她漢堡的家中工作到深夜,為世界另一端的抗議者提供支持。她幫助被捕的抗議人士尋找律師,在網上為他們如何保護自己提供建議,並存儲他們不希望中共看到的敏感文件並加密。

最近,那些香港發來的書信讓她擔憂。

在過去的幾周中,由於示威遊行變得極其危險,一些示威者留下遺書,以防萬一。

鄺頌晴告訴法新社:「保留這些信息我覺得很不舒服,但至少香港警察或中國(中共)政府不能對我怎樣。」

「非常沮喪」

在視頻中,抗議者留下自己的名字和時間,並聲明他們絕不會自殺,如果發現他們死亡,那他們一定是被殺害的。

鄺頌晴正在攻讀碩士學位,並準備攻讀數據保護博士學位,她雖然只有23歲,但已經是一位經驗豐富的人權活動家。2012年,她只有16歲時就開始在香港從事政治活動,當時她參與了一個名為「鍵盤戰線」(Keyboard Frontline)的非政府組織,當時香港政府正擬議一則法律,許多人擔心這則法律會限制互聯網用戶的權利。

她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繼續扮演重要角色,曾效法「烏克蘭少女」以英語拍影片《我是香港人:請救救香港》而開始聞名。在這段視頻中,她要求國際支持,視頻獲得了超過一百萬的觀看次數。

她於2018年來到德國北部的漢堡讀書。現在,她是一個龐大的僑居海外香港人網絡的一部分,她們支持目前的香港示威者,讓所在國家了解香港發生的事情,並促使外國政府採取行動。

「最困難的是時差。當事情開始在香港發生時,通常是我這裡的睡覺時間。」鄺頌晴說。還有,這次離香港如此遙遠,也讓她感到「非常沮喪」。

儘管香港民主人士最近在區議會選舉中取得了成功,但她懷疑在一個「破碎的制度」中的香港是否會有任何有意義的變化。

雖然她們在德國獲得了聲援,但是德國實際採取的行動很少。她還警告德國不要沾沾自喜,應該警惕允許華為加入其5G網絡的風險。

鄺頌晴說,德國在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方面在歐洲做得「比其它國家多」,並指出,前殖民大國英國目前只顧「忙於脫歐」。她表示,德國「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

她說「如果歐盟和德國如果也對類似美國最近通過的《香港自由和民主法案》立法,或推出類似的政策,這種『我們不會容忍中國(中共)對人權的迫害』的姿態,會對香港的局勢以及中國大陸的少數民族很有幫助。」

「令人心碎」

因為過去的政治迫害的歷史,德國具有接納異見人士的傳統。

2018年,德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授予兩名香港人難民身份的國家,這兩名香港人在2016年被控暴動並沒有保釋。

黃台仰(Ray Wong)就是香港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亦是網絡媒體平台Channel i創辦人。他曾經就讀於香港鄧肇堅維多利亞官立中學和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黃曾經是香港本土運動關鍵的領導者之一,其後輾轉流亡至德國,並於2019年5月獲批難民庇護資格。

目前在德國中部哥廷根學習政治的黃台仰說:「每次看到香港發生的事情,都令我心碎。」他一直與抗議組織者保持聯繫,但只是「間接」地發揮了作用,他更積極地遊說德國政府採取行動。

「新冷戰」

香港之所以在德國享有盛名,還因為抗議活動的升級時,恰逢柏林牆倒塌30周年之際。

今年9月11日鄺頌晴曾陪同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出席在柏林所舉行的政府例行聯邦記者會,呼籲世界各國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

黃之鋒表示,中國(中共)是冷戰結束以來最大的獨裁政權,「一國兩制」如今已名存實亡,政治的壓迫和對言論自由的限縮,讓一整個香港年輕世代都成了異議分子。

他說,一如美蘇冷戰時代的柏林,「香港是新的柏林,港人身處新冷戰的最前線,對抗北京的鎮壓」。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戴芙若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