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唐山大地震被準確預測 真相令人震驚

作者:

1976年7月28日發生的震撼世界的唐山大地震,「震前曾被準確地預測出來」。(網絡圖片)

2013年4月20日早上8點,四川雅安蘆山發生7.0級地震,蘆山老縣城受災嚴重,一大批舊瓦房幾乎全部倒塌。我的心頓時一陣陣揪心的疼痛,苦難的四川,汶川地震過去還不到5年,就又發生了地震。人們又是一樣猝不及防,因為官方事前並沒預報這一地區將要發生地震。中國的地震專家們早就說過了,地震預報是一個世界性難題,結論是「地震是不可預測的」。善良的人們又怎能為難中國的專家呢?然而,鐵的事實給了專家們一記響亮的耳光。1976年7月28日發生的震撼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在「震前曾被準確地預測出來」。這是唐山作家張慶洲經過長時期調查,寫成的《唐山警世錄》一書中向世人透露出的令人震驚的消息。

最早預測出唐山大地震將來到人間的是開灤馬家溝地震台的預報員馬希融。從1976年5月28日開始,馬希融發現,一直平穩的地電阻率出現了急速下降的現象。他一邊加緊觀測計算,一邊觀察地下水和動物變化。為慎重起見,他還與其他地震台進行溝通,最後確認監測結果無誤。7月6日,馬希融正式向國家地震局、河北地震局、開灤礦務局地震辦公室發出短期將有強烈地震的緊急預報。可惜馬希融位卑言輕,引不起某些「大人物」的重視。一直拖了八天之後,到了7月14日,國家地震局才姍姍來遲地派來了兩位分析地震室負責地電的專家,他們檢查了設備、線路後想當然地指出:「地電阻率值下降是干擾引起的。」而對地電阻率出現急速下降的現象視而不見。

還是讓我們看看《唐山警世錄》里馬希融與地震局專家的對話吧。

專家:如果按照你的意見,唐山不就在地震中毀了嗎?

馬希融:我是這個看法。

專家:如果真是大震,發生前將有許多小震。

馬希融:如果先發生大震,後發生小震群呢?

專家:世界上還沒有這樣的震例。

馬希融:昌黎后土橋是專業地震台,為什麼近兩個月來曲線形態和我台那麼一致?

專家:后土橋地震台內外線很亂,現在也承認是異常了。以後我給你寄一些資料來,你好好學習學習吧。

今天重讀這段對話,依然令人感到驚心動魄,同時又感慨萬千。專家們總是習慣於坐而論道,依照本本主義按常規辦事。假如他們能好好向實際學習,仔細地研究馬希融預報的種種非常明顯的異常現象,幾十萬唐山市市民還用在大地震中坐以待斃嗎?

還有更讓人感嘆的事情。7月26日、27日兩天,唐山地電阻率再次急劇下降。思慮再三,7月27日18時,馬希融再次拿起電話,向開灤礦務局地震辦公室發出強震臨震預報:「地電阻率的急劇變化,反映了地殼介質變異,由微破裂急轉大破裂,比海城7.3級還要大的地震將隨時可能發生。」此時距唐山大地震發生僅有9個小時。但是,馬希融的警報再次被那些玩忽職守的官員們置之不理,束之高閣,世所罕見的人間慘劇終於降臨人間,幾十萬人的生命財產毀於一旦。(《雜文選刊》2006年第1期)

不可思議的是,在唐山大地震的震後,曾被馬希融準確地預測出來的真情,卻被當種種原因當作「機密」隱藏了二十幾年。一般人很少知道這一真情,以致發生了汶川大地震後,人們不自覺地相信了一些專家的鬼話,什麼「當今世界上還沒有一套科學預報的方法」,這只不過是那些專家推卸責任的說法罷了。

正因為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被準確地預測出來,這才有了唐山大地震中的奇蹟——青龍抗震。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許的唐山大地震,使幾十萬人的生命瞬間逝去。然而,與唐山的遷安比鄰的青龍滿族自治縣,在這場大地震中房屋損壞18萬多間,其中倒塌7300多間,但47萬人中直接死於地震災害的只有1人。這完全得益於地震的提前預報和青龍縣的得力防震措施。

1976年7月中旬,青龍縣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在唐山參加全國的地震工作會議。會上,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的專家汪成民說:華北地區一兩年內可能發生7級以上強震。根據各地匯總的震情,當前京津唐渤海地區有七大異常,7月22日至8月5日可能有地震。王春青急忙趕回縣裡向領導彙報。時任青龍縣委書記的冉廣岐頂住壓力,冒着風險,拍板決定向縣委常委會彙報,向全縣發佈臨震預報。

1976年7月24日晚,青龍縣委召開常委會。次日,科委主任受縣委委託,在縣三級幹部800多人大會上作了震情的報告。會議決定:每個公社回去2名幹部抓防震,1名副書記(或武裝部長),1名工作隊長,連夜趕回所在公社,26日早8點必須到崗!會議提出:1、必須在7月26日前將震情通知到每個人。2、幹部必須在辦公室堅守崗位,不得留在家裡或處理個人事務。3、立即開始地震和洪災的預防和宣傳工作。4、每個公社、每個村必須設防震指揮辦公室,向鄰近市鎮傳遞信息。5、保證24小時通訊聯絡、彙報、巡邏,保持與鄰縣的聯繫。6、利用各種宣傳方式宣傳:廣播、車間宣傳、電話通知、黑板報、夜校。7、門窗一律打開;不要在屋裡煮飯、吃飯;如可能睡在戶外的防震棚內。

7月26日早8點,青龍縣43個公社的幹部全部到崗。青龍全縣上上下下處於臨震狀態。震情通報在村子裏反覆播放;簡易抗震棚隨處可見;民兵把固執的老人送進抗震棚;村巡邏隊1天檢查2次,防止村民回家滯留……7月27日,青龍縣中學地震研究小組發現,許多黃鼠狼一反常態,白天亂跑,當天達到高潮。乾溝鄉龐丈子村柳樹溝平日清亮見底的泉水出現異常,不斷往上翻白漿;平時在水底趴着的小黑蟲子,浮在水面來回竄動。一切徵兆預示着災難的降臨。

7月27日黃昏,青龍縣,大喇叭滾動播發著地震警報,冉廣岐坐鎮帳篷之中,指揮全縣全力應對浩劫……就這樣,青龍人民幸運地逃脫了唐山大地震這場滅頂之災。唐山大地震後,青龍一度成為唐山的後方醫院,救助了眾多傷員。

1996年,聯合國官員科爾博士代表聯合國向冉廣岐頒發了紀念章。(《新華網》2006年9月21日;來源:《時事資料手冊》2006年第5期)

雖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防震減災法》第十六條規定(國家對地震預報實行統一發佈制度。屬於地震系統的任何一級行政單位、研究單位、觀測台站、科學家和任何個人,都無權發佈有關地震預報的消息)來看,汪成民的做法是非法的,冉廣岐作為縣委書記更沒有依法辦事,但在那個黑白顛倒的社會裡,汪成民作為一個地震專家敢於說出真話,而冉廣岐則能尊重科學,以人民的生命利益為重,這樣的專家和公僕,我不但要奉上自己崇高的敬意,而且還要大聲疾呼:這樣的人物為什麼不能上中央電視台的「感動中國」呢?

往者已逝,三十多年前的悲劇居然重新上演,汶川特大地震、雅安地震讓歷史又踏進了同一條河裡。為什麼悲劇會這麼快的就發生?時代發展了三十多年,科技進步了三十多年,難道中國的地震預報水平反而落後了不止32年?中國地震界難道連一位馬希融式的人才也沒有嗎?難道馬希融在三十多年前能預報出來的事情,現在居然做不到了嗎?或者還是我們現在壓根就沒有一個敢說真話的汪成民式的地震專家呢?

責任編輯: 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