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約70周年特別峰會 「中共崛起」因何成為焦點?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北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各國領導人星期二(12月3日)將在倫敦開始為期兩天的北約特別峰會,會上將討論"中共崛起"等議題,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在會上談論「中共威脅」。為對付前蘇聯集團而成立的北約為何把對付的目標轉向了中共?

「不是北約要進軍南中國海,而是中共正在靠近我們」

這是北約首次將中共議題納入峰會的正式議程。斯托爾滕貝格11月29日在就本次峰會舉行的記者會上說,中共崛起雖然給北約成員國帶來了新的機遇,但北約需要關注中共軍事現代化的巨大發展、中共在從北極到巴爾幹等地區的活動、以及中共在歐洲基礎設施建設中的重大投資。

斯托爾滕貝格還說:為了應對這一系列挑戰,北約已經更新了包括5G網絡在內的通訊設施的底線要求,並達成一致。他還說:「我們將持續確保北約在5G通訊以及重大基礎設施等領域的安全,因為這對我們的軍事行動和日常生活非常關鍵。」

斯托爾滕貝格星期一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採訪時說,討論中共崛起,「不是北約要進軍南中國海,而是中共正在靠近我們」。

他對CNBC的記者說,「無論如何北約不會進駐南中國海,但是我們不得不應對這樣的一個事實,中共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中共大舉投資我們的基礎設施。」不過,他強調說,這個由29個成員國組成的軍事聯盟並不希望把北京當成敵人。

北約對中的擔憂

斯托爾滕貝格此前也在多個場合表示,北約必須直面中共的崛起。斯托爾滕貝格8月份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也說,隨着中共力量的全球擴張,北約需要了解中共崛起的影響,包括對北約成員國帶來的挑戰。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防務問題專家巴里·帕維爾(Barry Pavel)八月份在「防禦第一」(Defense One)網站上發表文章說,最近兩年,是中共在歐洲周邊和本土越來越多的行動將中共推上了美國和歐洲官員的議程之上。

他寫道:「這些行動包括華為在歐洲和北美電子基礎設施上的努力、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全球戰略在歐洲及其周邊進行的掠奪性經濟活動、中共大規模的網絡間諜和盜竊西方知識產權活動、中共在北極的日漸增長的活動以及在北約邊界的活動、與俄羅斯軍隊在太平洋、中亞以及北歐和波羅的海地區的聯合軍演、中共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等歐洲重要港口日漸增加的所有權、中共在對北約和美國海軍的非常關鍵的海事設施的投資等等。」

帕維爾說,凡此種種促使歐洲委員會在三月份的一份政策文件中將中共稱為「系統性競爭對手」。歐洲委員會為此還提出了加強與中共關係的10項行動的目標,其中包括採用歐盟共同的5G網絡安全措施,提高對關鍵資產、技術和基礎設施的外國投資的風險意識,並「迅速、全面和有效地實施『外國直接投資審查制度』」。

前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不久前在華盛頓出席一場討論會時說,歐洲國家對中共參與5G和其他基礎建設帶來的威脅逐漸清醒。

拉斯穆森:「歐洲過去一直沒有意識到相關的戰略威脅。歐洲在這個問題上可能有些幼稚。但是近來,歐洲意識到有必要更加關注具有戰略意義的行業。」

美國:中將是北約的重大挑戰之一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一已經啟程前往倫敦,白宮有關高級官員11月29日告訴新聞界,特朗普總統在北約峰會上可能談及所謂的「中共威脅」。

這位官員在電話會議上表示,北約需要面對中共持續不斷的挑戰。中共正在積極尋求在全球擴大布局,增加影響力,其中包括在北約的責任區內。中共此舉的手段包括提供廉價資金、廉價投資、建立港口和電網一類的重要基礎設施,以此讓很多國家落入債務陷阱,中共可以提出外交方面的某些要求。

這不是美國第一次提出中共對北約的威脅。美國副總統彭斯4月在華盛頓紀念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建立70周年的活動中說,北約在今後幾十年裏面對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應對中共的崛起,盟國必須根據這一現實作出調整。

他說:「北約在今後幾十年裏面對的最艱巨的挑戰也許就是如何根據中國的崛起作出調整,而我們必須調整。因為決定如何應對中國5G網絡技術的挑戰,應對中國一帶一路提供的橫財,這是歐洲盟國每天必須對付的問題。」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在布魯塞爾北約外長會議上也講話說,盟友必須應對當前來自中共的潛在長期威脅,北約國家不能忽視他們同北京執政黨之間的「根本差異和不同信仰」。

蓬佩奧說,美國及其盟友建立北約的初衷是保衛自由和民主。他還說,冷戰結束30年後,美國和盟國仍然面對來自專制政權的威脅,我們必須共同面對他們。俄羅斯,中共,伊朗,他們的價值體系和我們的截然不同。

在布魯塞爾的北約外長會議上,北約達成了新的戰略,即把太空視為「戰爭領域」,並同意密切關注中共不斷發展的軍事力量。分析認為,這與美國的全球議程是契合的。

法國總統:俄羅斯和中不是北約的敵人

不過,在中共挑戰問題上,北約並不是鐵板一塊。法國總統馬克龍11月28日就明確地說,北約的敵人不是俄羅斯和中共,而應該是恐怖主義。

28日,馬克龍與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會談,在會談結束後的記者會上說:「我們當今的敵人是俄羅斯?還是中共?北約的目標是將它們指定為敵人?我不這樣認為。北約成員國當前的共同敵人是恐怖主義,每個成員國都遭受過它的襲擊。」

馬克龍7月份還批評北約已經「腦死亡」。他認為不能只依賴美國保障歐洲安全,歐洲國家應承擔責任,保衛國家安全和主權。今年7月13日馬克龍宣布,法國今年將組建太空司令部,今後空軍將發展成「空天軍」。馬克龍在28日的講話中說,他不會為自己的說法道歉。他解釋說,這其實並非一味的斥責,而是一個「警鐘」。

分析認為,馬克龍的「腦死亡「說是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北約的持續攻擊有感而發。特朗普上任後,曾多次批評北約「過時」,認定美國在北約「負擔過重」,催促其他成員國增加國防開支。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認為,中共的崛起應該讓歐洲和美國關係更加緊密。

他在11月29日的記者會上說:「隨着中共的崛起,我們看到全球的力量平衡在轉移。我最近到美國去,聽到那裡有很多人擔心中共的規模。既然美國人擔心中共的規模,他們就應該確保他們與朋友和盟友保持密切關係,因為如果我們團結起來,歐洲和北美,我們的GDP佔全球的50%,軍力佔全球的50%。」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