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抗暴之戰●理大】400米路走3小時抗爭者忍痛爬過荊棘網

「就算有一日因為抗爭冇咗條命,我都想有意義咁冇咗條命,而唔系俾警察打死。」星期日圍城當天,腳板仔早已打算離去,但唯一的Y座出口已有重警駐守,只好留下想辦法。晚上10時,離開的人越來越多,警方亦發出最後通牒,他開始心慌,但理大已被包圍,想走亦走不了。理大內的人如熱鍋上的螞蟻,覓路逃亡。直至深夜,終有一名先頭部隊成功逃出,並指引他們離去。

畢生難忘的400米路,理大首支30人逃難小隊逃出生天。逃脫者之一的腳板仔,未有鬆一口氣,內心反而升起一股內疚感:「覺得好對唔住手足,我安全但入面手足點算。」事隔多日他仍未釋懷,連日來靠着參與營救行動「贖罪」。

「就算有一日因為抗爭冇咗條命,我都想有意義咁冇咗條命,而唔系俾警察打死。」星期日圍城當天,腳板仔早已打算離去,但唯一的Y座出口已有重警駐守,只好留下想辦法。晚上10時,離開的人越來越多,警方亦發出最後通牒,他開始心慌,但理大已被包圍,想走亦走不了。理大內的人如熱鍋上的螞蟻,覓路逃亡。直至深夜,終有一名先頭部隊成功逃出,並指引他們離去。

「嗰幾百米應該系人生最難忘。」短短400米的逃走路線,一行約30人卻戰戰兢兢走了3小時。眾人先從鐵絲網底爬出大馬路,「嗰陣我地都有啲淆底,但系見到冇狗(警察),其實都系博啫,盞燈一唔系照過嚟就跑。」跑過數條行車線,躲藏在橋底斜坡下。之後,便迎來3米高鐵絲網圍欄。手足合力一個托起一個,避開欄頂尖刺越欄跳入路軌。

大夥兒沿路軌行走,當港鐵工程車駛近,30人即向兩邊散開,心驚膽顫地目送列車離去,隨後馬上攀過高牆瑟縮在小屋後商討去路。旁徨45分鐘後,突然有人指引他們拾起地上的梯子,攀過一面3米高牆。

攀爬期間鐵梯不斷發出聲響,沒有退路之下,只有儘快一個接一個爬過去。「快快快,唔好停」,眾人在催促聲中加快腳步,有驚無險進入港鐵地盤,走過兩條路軌,再爬過一面高牆橫越工地,最後爬過兩米高鐵閘,便見出路。

「衝出去全部都系賭博……出咗Poly系冇得匿,更加要謹慎。」小隊有男有女,亦有年幼中學生,要掩人耳目並不容易,團隊雖有哨兵觀察巡警動靜,但每次踩過渠蓋及碎石後發出聲響,都足以令眾人嚇破膽。

經歷整整3小時的逃亡,成功登車後才稍微放鬆,但隨之便開始擔心車輛被截查,前功盡廢。幸好,最後30人齊齊整整全身而退。

縱然腳板仔身軀逃出,靈魂卻被困在理大。他對丟下手足感到愧疚,逃生後翌日,他再到尖東參與營救,縱使行動失敗,但他仍未放棄。「我感受過,知道入面手足系幾想出去。」

受訪當日仍有不少人被困,他心不在焉不時望着手機屏幕及回覆信息,原來是正忙着指點被困手足如何逃走。訪問過後,他傳來喜訊,有10多名人士成功用他的舊路逃脫。

他對死守理大不感後悔,曾幻想以理大作大本營,堵塞紅隧及附近主要幹道,進而擴展路障至影響油尖旺交通,迫令政府回應訴求,可惜事實證明想法不可行。

是次敗陣無阻抗爭之心,腳板仔認為只要繼續和勇合一,發掘多元化抗爭方法,運動仍能走下去。「我好想見到贏嗰一日……但我擔心自己會覺得好灰心選擇放棄,但依家都仲想企出嚟。」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