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外交政策:香港人打碎了中共的勝利妄想

作者:
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或FP)11月25日報道,區議會選舉結果於周日在香港公布,泛民主派陣營欣喜若狂。儘管對北京的可能干涉和擺布感到擔憂,但民主派期望選舉可能取得勝利,但沒想到如此大獲全勝。到深夜,民主派的席位增加了三倍,以381對61擊敗了親北京的建制派,港人的投票率創歷史新高。隨着建制派議員被淹沒在公眾的憤怒中,區議員的席位紛紛變成了黃色。隨着越來越殘酷的香港警察使用越來越多的催淚瓦斯,港人越來越向民主派傾斜。

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或FP)11月25日報道,區議會選舉結果於周日在香港公布,泛民主派陣營欣喜若狂。儘管對北京的可能干涉和擺布感到擔憂,但民主派期望選舉可能取得勝利,但沒想到如此大獲全勝。到深夜,民主派的席位增加了三倍,以381對61擊敗了親北京的建制派,港人的投票率創歷史新高。隨着建制派議員被淹沒在公眾的憤怒中,區議員的席位紛紛變成了黃色。隨着越來越殘酷的香港警察使用越來越多的催淚瓦斯,港人越來越向民主派傾斜。

然而,在北京的新聞編輯室里,編輯們在驚慌失措之餘,很難找到對中國共產黨(CCP)有利的自圓其說。與香港的大多數觀察員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編輯們及其背後的官員似乎真誠地相信建制派將贏得壓倒性的勝利。宣傳真是令人頭疼的毒品,北京總是自給自足。

我與在「中國日報」、「環球時報」英文版、「人民日報」英文版工作的外國人和中國人編輯和記者們進行了交談(我的消息來源普遍要求匿名)。在每份報紙中,對選舉的報道預案都在11月24日前夜以假定建制派取得巨大勝利的口徑提交給了編輯。這包括對諸如何君堯選票增加的預測(數字待填),他對抗議者的惡毒言論使他備受港人憎惡,但他的評論經常出現在「環球時報」上。

北京對選舉結果的誤判,指出了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即在中共的高層,官員們相信他們自己對香港的宣傳。這對於中國的治理和香港的將來,都是一個令人恐懼的前景,尤其是在北京當局對災難性的失敗急於找尋一個政治借口的當下。

在很多新聞機構中,標準的做法是(重大事件發生前)預先寫好不同可能結果的預案備用。這樣事發時,編輯們的工作會容易很多,不過,提前寫好民主派會取得勝利的預案,由於政治原因無法寫成。(中國辦公室政治非常激烈,提前寫出這樣的預案會被競爭對手說成政治不可靠)。

我曾於2009年到2016年間任「環球時報」的外國編輯,在那期間,我從未見過對類似事件報道前提遞交(不同結果)預案的情況。中國日報和環球時報發表的文章都似乎預計了建制派勝利,聲稱投票率「表明港人表達了對混亂停止的希望」。(編輯們)似乎沒有打算準備事件失敗時的預案,選舉結果似乎確實震驚了建制派。

看起來,中共領導人實際上相信了建制派在選舉前給北京的彙報,即普通香港人,用林鄭月娥的話法「沉默的大多數」,已經厭倦了抗議,都譴責抗議者的暴力,並希望恢復秩序的說法。然而,這種說法用民意測驗就可以輕易駁斥,民意測驗一再表明港人缺乏對大陸的認同感,對警察高度不信任,絕大多數香港人雖然對暴力不滿意,但主要還是歸罪於政府。在大多數分析家心中,最大的問題是民主派是否會獲得足夠的支持來贏得多數,而這些大陸新聞編輯室提交的預案則預示着建制派將增加獲勝率。

是什麼原因造成如此巨大的誤判?最大的一個問題是:為中共操縱香港輿論的人也是報道自己成功的人。主要的渠道是中聯辦,這是一個政府機構,正式職責是負責推動大陸與香港的一體化,實際上是統一戰線政策的協調者,協調支持北京的政客,中共支持的媒體,以及籠絡親北京的商界。同時,它還向中央政府提供情報。

抗議活動對於中聯辦而言是巨大的失敗。沉默的大多數的說法是一種自圓其說。很可能支持它的材料都彙報給了北京,而任何不同聲音都被壓制了。據報道,幾年前台灣辦事處也出現了類似的問題。

但是,當然,中共領導層不僅僅依賴一個渠道獲得信息。對於獨裁者來說,這不是一個新問題;獨裁統治在數據方面普遍存在問題。中共領導層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通常會通過多種方式獲得信息,包括媒體人員,特別是官媒新華社為領導層製作的內參和非正式渠道,有時故意繞開官員獲取事實的來源。

問題在於,在習近平日益偏執的政權下,即使這些內參也變得更加適合領導層想要聽到的內容。對失敗的報道可能會被視為不忠誠的信號。在涉及分裂主義的題材上尤其如此:2017年在新疆,超過12,000名黨員因所謂的沒有「反對分裂主義」而受到調查。香港雖然在政治上不及新疆那麼危險,但仍然是高風險地區。政治誘因導致多種來源向領導層重複着同樣令人欣慰的消息,從而使領導層確信其真實性。

這種妄想症可以發揮到極致。2016年,我開始注意到,媒體在報道官員對政府項目的正面評價時也匿名報道。一名新聞記者朋友告訴我原因:對後來被整肅的某個領導人支持的項目的正面評價可能是非常危險的。薄熙來,許多新聞工作者和專家曾經支持的一位著名的領導人,他的倒台扼殺了許多人的職業生涯,並導致中國一名著名的電視主播消失了。

大陸的宣傳機構連篇累牘地報道穩定與民族團結的必要性,以至於許多中國人感到支持抗議活動,尤其是支持混亂和暴力的抗議活動幾乎是無法想像的。中共領導人和普通的大陸人也都接受了粗劣的馬克思主義思想,認為物質利益佔主導地位,而意識形態,尤其是反對中共的,則難以理解。在香港的大陸微信群也有相同的想法,認為建制派會取得勝利,並對選舉結果感到震驚。

選舉加劇了北京新聞工作者的良心危機。幾位現任和前任記者雖然對政府的立場普遍表示同情,特別是意識到許多香港人對大陸人的偏見,但他們對報道的極端性還是感到不舒服。有兩位特別指出了(在官媒報道中)重複使用的「叛徒」一詞,一位則稱自己報紙的報道有毒,並說這損害了贏得香港民意的努力。

選舉結果可能會導致思維方式的改變。但是到目前為止,所有的官媒報道仍在堅持之前的說辭。官方媒體已將敗選歸咎於抗議者和美國的所謂干預選舉,這進一步加劇了中共內部對所謂外國勢力的持續偏執。選舉失敗後,訊多人可能會受到嚴重處罰,但很可能都是些替罪羊

閱讀原文:Hong Kongers Break Beijing』s Delusions of Victory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