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太子黨放緩在港投資 江澤民孫繼續圈錢

有港媒報導,在香港反修例抗爭期間,近半年太子黨們突然放緩在港投資。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長孫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仍潛伏在香港繼續圈錢。

博裕的實際控制人是江澤民長孫江志成。(新紀元提供,合成圖片)

有港媒報導,在香港反修例抗爭期間,近半年太子黨們突然放緩在港投資。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長孫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仍潛伏在香港繼續圈錢。

之前,江志成在香港大搞私募基金,利用特權操手牟取暴利的新聞頻被曝光。

太子黨放緩在港投資江志成的基金繼續在港圈錢

香港《蘋果日報》11月20日報導了反修例抗爭期間中共太子黨在港的活動。其中提到江澤民之孫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仍然潛伏香港,着力搵銀(賺錢)。

報導說,今年上半年,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最少進行了6筆投資,集中於科技及健康行業,包括近日於香港申請上市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曠視科技、智能物流企業壹米滴答、智能保險平台水滴互助,以及醫藥企業德琪醫藥和翰森製藥,並為從事體檢的愛康國賓私有化提供資金,投資金額數以十億計。

報導還說,因市況不明朗或身份敏感,太子黨們近半年投資活動已轉趨低調及審慎。文中還提到江派前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的中信產業基金、溫家寶之子溫雲松有份創辦的新天域資本、汪洋女婿張辛亮的辛夷資本等太子黨的投資情況。

今年下半年,博裕資本投資大幅減少,僅於9月投資租賃平台城家公寓,金額不詳。

另據路透社旗下IFR報導,人臉識別系統的曠視科技將計劃在11月21日向港交所尋求通過上市聆訊,預計集資額介乎5億至10億美元。如確定上市,將成為本港第四隻同股不同權的股份。花旗、高盛和摩根大通是聯合保薦人。

外媒此前報導,博裕資本也參與曠視科技的融資,曠視科技的非執行董事衛涓曾在博裕投資任職。

郭文貴爆料江志成發「國難財」

在港人持續反送中期間,6月香港恒生指數出現異常波動。流亡美國的富豪郭文貴披露,中共砸700億港幣救港股,江志成卻大發國難財,至少斂財百億美元。

6月16日,近200萬港人再度走上街頭抗議惡法,明確要求香港特首林鄭下台。當晚,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道歉聲明,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6月17日星期一,港股開始反彈,恒生指數開市為27,252.45點,不久後衝上當日最高點27,503.10點,比前一交易日(14日)上漲384.75點。當天收在27,227點。

當日上午郭文貴在盤中直播說:恒生指數在往上拉,「國家隊進場了。」「操作股市的核心不是漲或是跌,而是事前知不知情。」郭文貴爆料,這波賺大錢的有江志成。

郭文貴說,全中國最大炒股中心,就是上海期貨交易中心、人民幣交易中心、監測中心,那個地方基本上都是江志成說了算,管理者很多來自於海通證券。主要那地方是為江家服務的。

郭文貴估計,靠人民幣、港幣、港股、上海A股還有場外交易五大市場同步套利,江志成至少獲得百億美元的利潤。「今天江志成弄上100億美元純利潤那是跟玩兒似的,這就叫發國難財啊。」

有傳聞指,在港定居的中共官員和「太子黨」有13,000多人,在澳門定居的有2,500多人。他們大部分從事金融業、地產業(地產本質也是金融),和香港本地的「精英」聯合在一起撈錢。這些人中的七成居住在香港頂級豪宅區,即香港島的半山區。

港媒3月報導曾披露,最賺錢莫過於江志成的博裕投資,過去一年已參與了十多次,牽涉逾200億元的融資,且牽涉大陸國家級企業。他的賺錢招數是替大陸公司上市時入股,發行IPO時賣出股份,於短時間內賺取倍數計的利潤。

中共權貴的圈錢快車道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長孫、江綿恆之子江志成於2010年成立了博裕資本(後改名為博裕投資),從事私募投資業務。它以香港為基地,股東卻在避稅天堂開曼群島註冊,又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持牌成為「投資顧問」。

通過對中國企業的資本運作,江志成發現,他可以在香港、美國等海外金融市場上輕而易舉地獲取(騙取)成百上千億美元。他需要做的,只是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去操控、脅迫或影響中國公司,以及那些渴望在中共權力盛宴中分一杯羹的外國金融機構和事務所。

郭文貴曾爆料,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等中國重要企業,實際上都受江澤民家族控制;海外許多大公司都是被江家持有的家族基金、離岸公司等控制。

儘管這種傳言難獲證實,但通過查詢公開資料可以獲知,江志成通過私募基金涉足受嚴格控制的國資壟斷行業,並將這些資產轉化成利潤豐厚的投資。而且,江志成控制的博裕資本,與中國最大互聯網公司阿里巴巴一直互動不斷。

2012年9月,江志成聯手太子黨把持的紅色企業「中信資本」,和國開金融一起投資阿里巴巴,幫助阿里回購雅虎所持有的股份。當年博裕資本對阿里投資的4億美元,兩年時間就賺取了逾20億美元。這些僅僅只是江志成明面上從阿里獲得的投資回報。

阿里在2014年上市時,只公布了約70%的股份持有者,未披露另外30%股份持有者的信息。而幫助隱匿30%阿里股東身份的,就是深藏在可變權益實體(variable interest entity structure,簡稱VIE結構)背後的離岸公司。阿里背後到底隱藏着哪些中共權貴,以及權貴們從中瓜分了多大的蛋糕,這一切就成了秘密。無論是美國證監會,或是中共當局,都難以知曉。

從美國退市的中資醫藥公司葯明康德,2019年2月在美國遭集體訴訟,博裕投資成為連帶被告,從而泄露出太子黨利用中企在全球圈錢的蛛絲馬跡。

2015年,無錫葯明康德從紐約證券交易所退市後,迅速「一拆三」,分為合全葯業、葯明生物及葯明康德。其中藥明生物2017年6月來港上市,葯明康德2018年5月、12月更分別在上海、香港上市,股價一度暴漲數倍,至今葯明系兩公司市值已過2,000億,比從美股退市前的市值280億港元,暴漲7倍。

一般而言,類似葯明康德這樣曾在國外證券市場上市的中概股回歸,需經歷「私有化退市——拆分VIE架構——重啟上市」三步。但葯明康德首席財務官、首席投資官胡正國曾對外稱,公司並不涉及到拆分VIE架構。而且2015年股災後大陸新股審批加嚴,令不少美國中概股迴流A股市場卻步,但葯明康德從招股書預先披露到批准上會,只用了短短50天,2018年5月上市後一度創下16個漲停板,被封為最賺錢A股。

在葯明康德從美國退市,然後重組並上市的過程中,處處可見博裕投資的蹤影,其一拆三的翻倍式資本運作,無疑與背後的太子黨推手密不可分。江志成的博裕投資僅在葯明生物上市中就套現數十億港元,於短時間內賺取倍數計的利潤。而這同樣只是明面上的收益,隱藏在背後離岸公司中的股權價值難以估量。

江志成操縱金融在全球圈錢,已經成為中共權貴在全球化經濟中攫取財富的「典範」。而中企通過VIE模式在海外上市,不但成為江志成們手中一棵搖錢樹,同時還鋪就了權貴們向海外轉移財富的快車道。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