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內蒙第三例鼠疫疫源地封路 測過往民眾體溫

內蒙古出現第三例鼠疫病例後,內蒙機場出發廳,乘客被要求在測體溫。(網絡圖片)

內蒙古已發現三起鼠疫病例,第三例病例是錫林郭勒盟鑲黃旗一工人。目前,疫源地鑲黃旗在檢測過往群眾體溫,並封鎖了去往疫源地的道路。有當地人發帖說死了好幾人。

除了轉到北京確診的兩例鼠疫病例,11月16日,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鑲黃旗巴音塔拉蘇木採石場一位55歲的工人在烏蘭察布市化德縣醫院被診斷為腺鼠疫確診病例。該患者動手剝食野兔之後,感覺身體不適。

過往民眾一律被測體溫登記個資

界面新聞報導,如今進出鑲黃旗的公交車乘客都要檢測體溫。11月19日,前往疫源地巴音塔拉鎮,現場可見多輛警車和醫療救助車停在路邊。所有途經該地的旅客,均被登記身份信息和目的地,另有一名醫生負責測量體溫。

儘管疫源地蒙金礦業加不斯鈮鉭礦地處30公里外,但是巴音塔拉鎮位於這座礦場的必經之路上,據當地居民透露,幾天前鎮上在消毒、焚燒動物屍體。

界面新聞記者試圖前往鼠疫患者劉某某所工作的鈮鉭礦現場,但被一輛當地車輛擋住去路,車內兩名工作人員自稱來自防疫站說,「這裡就是疫源地了,前面已經被隔離了,不能進去了。」

自從鼠疫患者被確診以來,有關鼠疫爆發的相關消息在中國大陸社交媒體上迅速傳播。近日,有內蒙網民說,當地有人聽說有鼠疫患者死亡的。

當地網民:死了好幾個

有烏蘭察布市的網民「阿貓本毛」表示,「我烏蘭察布市表示很慌,而且我們這邊說死了好幾個。」

(網頁截圖)

「阿貓本毛」還寫道:「我們這邊居然是鼠疫重災區,真的,我現在覺得自己活得提心弔膽!」「我們離化德(縣)就半小時車程,你說我慌不慌?」

還有推特網民發出視頻說,「為檢測感染肺炎鼠疫而設立的內蒙古『哈拉黑』檢疫檢查站。」

據悉,「哈拉黑」鎮位於內蒙古自治區科右前旗中西部。

還有微博網民「焦煤小隊長」表示:「內蒙機場出發廳,乘客都測體溫。」並附有相關圖片。

為檢測感染肺炎鼠疫而設立的內蒙古「哈拉黑「檢疫檢查站???????? pic.twitter.com/ihxDOL5BOT

— 一葉一追尋 (@RaynardToddnay1) November 20, 2019

(網頁截圖)

視頻:內蒙科爾沁右前旗設檢疫站

疫源地鼠患成災 牧民︰今年格外多

《新京報》報導,在本次疫情源頭、3名患者的家鄉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今年老鼠格外多」更是當地牧民們的共識。

蘇尼特左旗官方今年5月曾公布鼠患數據,全旗草原鼠害發生面積達90萬畝,其中52萬畝達嚴重級別;平均密度為每0.25公頃有263個洞口,最高密度達434個。

中共蘇尼特左旗委宣傳部曾表示,巴彥淖爾鎮發生鼠害。但沒有人把此事與鼠疫聯結起來。

據悉,當地民眾直到11月12日北京市宣布收治2名內蒙古鼠疫病患,才知道自己的鎮上成為疫情起源地,鎮里的街上「一下子沒了人」。

在本次鼠疫疫情中,最先確診的鼠疫患者王思夫婦,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的巴彥淖爾市。他們家路旁的沙地上,可見到大大小小的老鼠洞,最密集的地方几乎每隔一公尺就能看到一個新的老鼠洞。

患者轉院5次到北京才確診

王思夫妻的親戚表示,得知他們上月底已開始出現病徵,先後去了當地4家醫院檢查卻都誤判病因,因而未採取隔離措施。

王思的堂兄憶述,王思10月25日開始發燒、嘔吐,家人先將他送去德力格爾衛生院檢查。醫生說「不是普通的發燒」,將他轉介至蘇尼特左旗醫院。蘇尼特左旗醫院醫生為王思照CT,認為他患上的是「大葉性肺炎」。

到10月27日,王思病情仍無起色,由家人送到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錫林郭勒分院。該院醫生認定王思患上的是「流感病毒肺炎」,數日後又將王思轉介至錫林郭勒盟醫院傳染科。

不久後王妻也身體不適,開始出汗、咳血和發燒。11月3日,王思夫婦從錫林郭勒搭乘救護車轉院到北京朝陽醫院。到12日下午,北京朝陽醫院確診了2宗來自內蒙古到京就診的肺鼠疫病例。

有網民表示:「王思夫婦一路上都沒有被隔離。通過空氣傳染的肺鼠疫,不知是否已經傳播開來了。」「官方聲稱沒有擴散,鬼才信。」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