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阻敵十晝國軍36師血戰富金山

歲月無痕悠悠去,歷史有情記功勛。1938年在固始縣的富金山,中國守軍以劣勢裝備痛擊日寇,創造了陣地防禦的成功戰例,為抗戰歷史譜寫了一曲民族壯歌。

遺骨見忠誠

「那場仗打得慘啊!喏,這就是埋葬陣亡將士遺骨的萬人坑。」

夕陽的餘暉下,今日的富金山一片寧靜祥和。鄂厚松老人佝腰站在富金山下後沖村的一條無名河溝內,回憶當年自己見證的富金山阻擊戰時,滿懷驕傲地說:「我們中國士兵英勇啊,71軍軍長宋希濂帶領將士,在富金山一帶重創日軍。」

1938年9月,日本荻洲立兵師團(第13師團)由長江北岸進攻武漢。第71軍軍長宋希濂率部埋伏在大別山北麓的固始富金山一帶,奮力阻擊敵王牌13師團。

「中國士兵就住在我們村子裏。」鄂厚松老人當年10多歲,對中國守軍奮勇殺敵記憶猶新。

固始縣陳淋子鎮政府秘書、當地有名的青年作家趙家利指着滿山蒼翠的樹林說:「老人們說以前這裡滿山戰壕,戰壕里到處都是炮彈殼、屍骨。抗戰資料顯示:第71軍將士浴血奮戰10天,未失一寸土地,重創荻洲師團。中國守軍裝備低劣,傷亡不輕。僅宋希濂起家的『老本』第36師,就由參戰前的1萬餘人,銳減到八九百人。」

「遺憾的是,我們英勇的中國抗戰勇士,至今也沒有一個墓碑。」陳淋子鎮街上的居民李顯根說。這個同樣見證了抗日戰場的老人,決定自己出資為萬人坑豎碑立傳。「不能讓勇士們的愛國英魂沒有歸宿。我要讓從這裡經過的人們都知道日寇的瘋狂、知道我中華民族的偉大。」老人說。

當年的戰場,如今變成了生態旅遊風景區。在一處壕溝前,趙家利介紹說:「宋希濂軍死守富金山的第九天,宋美齡來了,她套着士兵軍裝,沿着戰壕一路慰問、鼓勵一線將士,極大地振奮了軍心。而今青山依舊,斯人已逝,他們的精神,會彪炳千秋。」

阻敵十晝夜

1938年4月,日本決定在徐州會戰後實施武漢作戰。7月4日,日軍決定以岡村寧次第11集團軍為主攻,溯長江西進;以東久邇宮稔彥王第2集團軍為助攻,沿大別山北麓進攻。

8月22日,日軍第2集團軍在合肥集結後,兵分兩路進攻大別山麓:北路第10師團自合肥向六安、河南光山、信陽進擊;南路以第13師團沿安徽霍山至河南商城一線向武漢北面推進。8月末,日軍攻陷六安、霍山。9月2日,直逼大別山峽口的富金山。

富金山位於固始南部史河南岸,當葉(家集)商(城)公路要衝,東連六安、合肥,西通潢川、信陽,山勢險峻,第71軍宋希濂率部嚴陣以待,決心在此阻擊日軍。

9月2日上午10點,24架日機飛臨富金山,狂轟守軍陣地。9月2日夜,日軍第13師團強渡史河,進攻富金山。宋希濂指揮部隊頑強阻擊,戰鬥十分激烈。第71軍第36師師長陳瑞河親率預備隊猛烈反擊,在敵人面前沒有後退半步。兩天的激戰,日軍未能打開富金山大峽口,一怒之下又調來兩個大隊,會同第10師團希望能從左翼突破富金山陣地。富金山炮聲隆隆,終夜不息。宋希濂對守軍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狠狠地打!」中國守軍炮兵,雖居高臨下,卻無法給予日軍毀滅性打擊。

日軍第2集團軍為奪取富金山,9月7日令正向固始推進的第10師團瀨谷支隊增援第13師團作戰。日軍第2集團軍還調第16師團支援第13師團。

到9日,第36師連還能開槍的輕傷員算上,僅千人了。宋希濂親自到陣地上,告訴陳瑞河:「36師要永遠站着,絕不能趴下。狠狠地打,弟兄們才能死而無憾。」敵第13師團在葉家集以西的陣地上儘管全力攻擊,可在守軍的頑強抵抗下,也傷亡過半。

11日,富金山全線遭敵猛烈炮火轟擊,戰鬥極為慘烈,守軍傷亡極大。主陣地相繼丟失,各部仍在頑強抵抗,雖欲奪回陣地,但已力不從心。日軍施放毒氣,掩護步兵向富金山突擊。守軍陣地成為一片焦土,日軍撲向西南,包抄第71軍後路,守軍得到命令,放棄富金山陣地。

整整10天,第71軍阻強敵於富金山下,日軍的進攻部隊損失過半,死傷近萬。中國守軍也傷亡不小,僅第36師就由參戰前的1萬多人,銳減到八九百人。整個部隊被打殘了,但第71軍最終阻遏了日軍侵略的瘋狂勢頭。

此次阻擊戰中國守軍「以劣勢裝備,依託有利的地形,徹底粉碎了日軍越過大別山、迂迴武漢的戰略企圖,創造了抗戰時期陣地防禦作戰的成功戰例。」

《富金山·沙窩戰役》--宋希濂

1938年5月下旬,我所率領的第71軍(當時轄第61師,第87師和第88師)在蘭封戰役之後,退到鄭州以南的河南郟縣一帶,進行整補。

我軍所轄第36師,1938年6·7月間從江西萍鄉運送到河南偃師,軍委命其歸還我軍建制。

8月下旬,我部奉命開到商城附近。

日軍這時從六安西進,我部奉命在史河地區加以阻擊。我立即率領各師師長去葉家集一帶偵察地形。我們當時發現富金山有如扇形,靠葉家集很近,在公路南翼,居高臨下,可控制公路,是一處良好的作戰要地。我當即決定,由兩個師在富金山布置陣地。第36師在左翼,第88師在右翼。另派遣歸我指揮的第61師,則令其開到固始,佔領陣地,竭力阻擊敵軍西進。如遇強大壓力,可逐步轉移,向商城靠攏。

我71軍歸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指揮。商城一帶的阻擊任務由孫部第30軍負責。

8月底,在葉家集前沿陣地與日軍接觸。

9月2日,日軍第13師團,向我富金山陣地發起了進攻。敵軍進攻的主要方向是第36師的陣地。該師陣地有幾條棱形線,可伸到平地。而第36師就在這幾條棱形線的山腰布防。沿着稜線一直可通到山頂,我的軍指揮所即設在山頂上。

日軍集中火力,猛攻第36師防地,戰況極為激烈。敵軍的炮彈甚至打到了我的指揮所。我們也可以從山頂清楚地看到日軍的活動。激戰10晝夜,雙方傷亡很大。由於第36師的英勇抵抗,敵軍沿着山腰的稜線向上仰攻,而我部呈梯形配備,敵每進攻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價。他們既用飛機輪番轟炸,又用大炮密集轟擊。然而整整10天,日軍始終未能攻達我軍在山腰一帶的主陣地。連日本自己的報紙,也不得不承認:「此役由於受到敵主力部隊宋希濂軍的頑強抵抗,傷亡甚大,戰況毫無進展。」這10天,我這個指揮所就是在富金山山頂上渡過的。我經常到第36師指揮所,有時到各個團指揮所去。對他們說的唯一一句話就是:「狠狠地打!」我們在山頭上,對敵軍的活動,他們的炮兵陣地,運輸車隊,以及一些搭有帳篷的傷兵救護所等,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惜我們沒有炮兵,如果有一個炮兵團,或至少有一個炮兵營,可以給予它以毀滅性的打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