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高空墜物砸中孩子 媽媽痛哭為什麼不是我(圖)

作者:

很多悲劇的發生,當我們反思時,常常會感嘆:為什麼會這麼湊巧?

是的,為什麼會這麼湊巧?

如果前天下午,媽媽像平時一樣,4點到幼兒園接蟲蟲,或者正在22樓裝空調外機的祖師傅,沒有那一時的失手,意外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可一切就發生在瞬間。22樓掉落的三角閥,不偏不倚,砸到了蟲蟲的頭頂。

歐陽先生在家裡無助地看兒子出事前拍下的視頻:

1

一家人蝸居一室一廳

東陽紫荊莊園h區,位於東陽和義烏交界附近。因為離義烏國際商貿城比較近,東陽的房價性價比又相對高,一些在商貿城做生意的老闆,就把房子買到這裡。

4棟18樓的蟲蟲家,可能算是其中比較特殊的。

蟲蟲一家是江西人,爸爸是一名採購員。每個月的底薪3000元左右,提成有高有低,全靠自己努力。

蟲蟲出生時,爸爸已經33歲,在老鄉中,算是結婚生子都比較晚的。和很多普通父母一樣,兒子到來,有欣喜,更多的是責任。

考慮到蟲蟲以後要上學,2016年,夫妻倆咬咬牙,買下了紫荊莊園的這處房子。

60幾平米,40多萬塊錢。

首付的十幾萬,好不容易湊出來,每個月2000多元的房貸,主要靠爸爸的收入來承擔。

今年3月份,家裡又迎來了一個新生命,媽媽全職在家帶娃,忙不過來,60多歲的奶奶也從老家趕來幫忙。

一家5口人,就擠在小小的一室一廳里。

2

3歲的蟲蟲愛跳舞,媽媽專門買了個音響

卧室里,兩張床拼在一起,媽媽帶着蟲蟲睡在靠牆壁的一邊,奶奶帶着弟弟睡在靠窗戶的另一邊。爸爸就睡在客廳的沙發,或者陽台的地上。

客廳里,還擠着兄弟倆的各種玩具、推車。但客廳中間,媽媽總是想辦法會騰出一塊空地,這是蟲蟲的舞台。

蟲蟲最愛跳廣場舞,聰明到不用人教,常常隨着樂感可愛地扭動。家裡的電腦、手機里,存得最多的,都是他跳舞的視頻。為了鼓勵蟲蟲多跳舞,還特地買了一個音響。

媽媽看着蟲蟲耍寶的視頻,總是忍不住發笑,心裏又倍感自豪。這個可愛的小傢伙,常有鄰居在她面前誇讚。

雖然蝸居在異鄉,但一家人是有奔頭的。

今年9月,蟲蟲上了幼兒園,弟弟也一天天長大,夫妻倆期盼着,日子總會越來越好。一家人的生活,已經步入了正軌。

每天早上8點半左右,媽媽會帶着蟲蟲上幼兒園。回家後,她做一點手工活,一天二三十元,貼補家用。下午4點左右,她一定準時去接蟲蟲回家。

3

出事時,念叨了好幾天的香蕉才吃了半根

‌‌「我為什麼要提早10分鐘去接他?我真的覺得太奇怪了,我為什麼要提早去接他呢?‌‌」蟲蟲媽媽,總是忍不住這樣問自己。

前幾天,蟲蟲得了蕁麻疹,全身癢,凌晨還趕去東陽人民醫院急診治療。媽媽總是疼兒子的,想着他身體不舒服,自己能早點接到他。

和平常一樣,蟲蟲一蹦一跳地從幼兒園出來。見到媽媽,喊着要吃香蕉,他已經惦記好幾天了。

1棟樓下有水果店,媽媽挑了一把香蕉,拔下一支遞給了蟲蟲。

‌‌「媽媽,香蕉真好吃呀!‌‌」蟲蟲高興壞了,聲音喊得老大聲,說著就牽起了媽媽的手。

這是媽媽和蟲蟲的約定。對於這個兒子,媽媽真的小心謹慎。

小區門口車來車往,媽媽害怕蟲蟲亂跑出意外,只要在路上,她一定會牽着蟲蟲的手。小區樓層高,之前也掉下過紙巾、牛奶盒,她知道高空墜物很危險,每次走路,都要離樓棟遠一些,盡量往公路這邊靠。

誰想到,自己如此小心,意外還是發生了。就那麼‌‌「砰‌‌」的一聲,蟲蟲倒在了她的身邊。

‌‌「被打到了!被打到了!‌‌」媽媽還沒反應過來,一旁就有人喊了起來,她再低頭一看,蟲蟲頭頂,一個大洞,血肉模糊。

手裡的香蕉,還剩下半根,嘴裏還含着一口。

4

施工人員被刑拘

前天下午4時30分許,東陽市公安局接群眾報警稱:白雲街道紫荊莊園一兒童被高空墜物砸中,頭部受傷。

接到警情指令後,白雲派出所警察迅速趕到現場進行處置,刑偵部門對現場進行勘察並固定證據。經過警察走訪排查,嫌疑人祖某(29歲、河南人)被警方依法傳喚接受調查。

經初步調查,當天下午施工人員祖某在白雲街道紫荊莊園2棟22樓2206室陽台外牆安裝空調外機時,因焊接操作時手部被燙,從而碰落了放置於空調外機上的一個金屬旁通閥,旁通閥墜落砸中路過的歐陽某某(3周歲、江西人),致其頭部受傷。隨後,歐陽某某被及時送醫並完成手術,目前仍在觀察治療中。

14日下午,嫌疑人祖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還在進一步審查中。

5

一群好心人一路護送到醫院

‌‌「快幫我打電話,快叫救護車啊。‌‌」媽媽撕扯着大喊,在旁邊理髮店洗頭的蘇小姐都聽到了。撕心裂肺的喊聲,讓她濕着頭髮,也忍不住要出來看看。

眼前的一幕,她急得來不及擦頭,拿起手機就報警。看車子還沒來,她忍不住拿起手機又打了一個。雖然兩個電話才相隔不到兩分鐘,但她卻覺得好漫長。

眼看蟲蟲頭上的血止不住,一旁開門窗店的老闆娘黎路燕,也拿着毛巾沖了出來,趕緊給孩子捂上止血。‌‌「都是當爸媽的,看到這種場景,誰會無動於衷?‌‌」

下午4點半左右,正值擁堵高峰,總想着能快一點送醫院才好。報警的蘇小姐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攔了一輛行政執法的皮卡車,大夥幫忙把孩子抬到了車斗里,急急忙忙往醫院送,半路遇上了救護車,又轉到了救護車上。

‌‌「血全都蹭到了我胸口,我身上。‌‌」媽媽總是不忍想起當時的場景,但腦子又不受控制,那個血腥殘忍的畫面,總是放電影一樣反覆出現。

‌‌「為什麼砸到的不是我?‌‌」

‌‌「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長大。哪怕像一根蟲一樣,不需要他出人頭地,只想他平平安安。我這樣的要求很高嗎?‌‌」

媽媽哭着一遍遍問這兩個問題。旁人給不了答案,只能默默擦淚。

6

第一天花費2萬元,後續費用讓家人着急

蟲蟲讓人心疼,但他是被愛一路護送的。

熱心的路人、挺身而出的執法人員、全力以赴的醫護人員……大家都想為孩子出一份力。

蟲蟲的手術,持續了將近5小時,是東陽人民醫院腦外科主任親自操刀,手術順利。但送到醫院時,他頭頂部都能看到顱骨的碎骨片,腦組織也有溢出,危險期仍未過。

手術後,蟲蟲住進了急症重症監護室,需要呼吸機輔助呼吸,大腦也處於中度昏迷狀態。

對於一家人來說,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拿着第一天近2萬元的費用單,爸爸低頭嘆氣,手都是抖的。

錢從哪裡來?

孩子的爸爸歐陽先生,現在已經手足無措了

小區里熱心的居民,在事發後就自發組織了捐款,短短24小時,就籌到了10多萬,這些錢,都交到了爸爸手上。目前,這是他們一家唯一能指望的治療費用。

小區業主和一些親友,在幫忙想辦法:

但未來還需要多少錢?孩子會不會留下後遺症?治療周期要多久?誰都答不上來。連醫生也只能說:能做的都做了,希望孩子堅強,恢復力強一些,創造奇蹟。

悲劇之下,我們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從警方調查結果看,這是一起誰都不想發生的意外。砸中蟲蟲的三角閥,是被正在2棟22樓室外裝空調的祖師傅不小心碰到,掉下來的。

事後我們總是會反思,這樣的意外,能不能避免?

如果當時祖師傅戴着手套,是不是就不會被燙到,也就不會碰到旁邊的三角閥;如果這些瑣碎的零件,有專人照看,用到時再遞過來,是不是也避免?如果施工時,樓下拉着警戒線或者圍欄,進行隔離防護,蟲蟲是不是就不會走入危險區域?

可惜一切只是如果,或許也就是僥倖地想着很多‌‌「不可能,哪有這麼湊巧‌‌」、‌‌「不要麻煩了,沒這麼倒霉‌‌」,讓很多類似的意外有了可乘之機。

悲劇發生了,我們也只能祈禱,乖乖的蟲蟲能早點度過危險期,健康快樂地回到幼兒園。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新浪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