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朝鮮戰爭 毛澤東捏造美國細菌戰

中共至今說美國"布撒細菌即達八百零四次之多",而宣布的死亡人數只有八十一個。當時在朝鮮的兩位蘇聯將軍,北朝鮮總參謀長南日的顧問索茲諾夫和北朝鮮軍的主要醫藥顧問斯里瓦諾夫都說,他們沒有見到任何細菌戰的痕迹。斯里瓦諾夫特別說,以他的職位,要是扔了細菌彈他不可能不知道。其他蘇聯將領、外交官也異口同聲說沒扔。

中共軍入朝參戰時,金日成正敗得一塌糊塗。兩個月後,毛在朝鮮就有四十五萬人,是金日成七萬五千殘兵敗將的六倍。志願軍打到三十八度線時,彭德懷向毛要求停下來,說運輸線太長:"目前部隊糧、彈,鞋、油,鹽均不能按時接濟,主要原因是無飛機掩護,隨修隨炸。"毛拒絕停下來,十二月十三日,他覆電彭德懷:"我軍必須越過三十八度線。"

中共軍不久攻佔南朝鮮首都漢城(首爾)。中共軍的勝仗代價沉重。彭德懷十二月十九日報告毛說:"大衣和棉鞋多數未運到,棉衣、被毯,多被敵機燃燒彈燒掉,不少戰士穿單鞋,甚至還有部分人打赤腳。......目前正值大雪,氣溫已降至零下三十度,戰士在體力削弱,凍壞腳者無法走和沿途露營情況下,可能發生不可想像之損失。"一九五一年一月二日,中共負責志願軍後勤供應的李富春告訴蘇聯人,有的整支部隊死於嚴寒。

中共軍打仗靠"人海戰術",用他們的唯一優勢--人多--跟西方的炮火拚。英國名演員麥可.凱恩(Michael Caine)曾在朝鮮戰場作戰。他告訴張戎女士,他出身窮困家庭,剛去朝鮮時對共產主義頗帶同情,但戰場的經歷使他從此厭惡這個制度。他親眼目睹中國士兵像大海波浪般一潮一潮地往前沖,用身體擋西方的子彈。他當時就想:他們連自己人的生命部不顧惜,我怎麼能指望他們關心我呢?

中國軍隊的勝利沒能持久,一月二十五日,聯合國軍隊發動反攻,形勢逆轉。中方的傷亡極其慘重。

二月二十一日,憂心似焚的彭德懷趕回北京去見毛。一下飛機他驅車直奔中南海,聽說毛住在玉泉山別墅,他匆匆趕去。警衛告訴彭毛正在休息,彭德懷焦急之下,做了件無人敢做的事:他推開警衛,闖進毛的寢室,把毛叫醒,向毛講述朝鮮局勢如何嚴重。毛聽後說:"朝鮮戰爭能速勝則速勝,不能速勝則緩勝,不要急於求成。"

幾天後的三月一日,毛澤東向斯大林陳述了他的作戰方針:"敵人不被大部消滅,是不會退出朝鮮的,而要大部消滅這些敵人,則需要時間。因此,朝鮮戰爭有長期化的可能。"他告訴斯大林,他準備用中國的人力來跟美國拚消耗。"在過去四個戰役中,中國志願軍戰鬥的和非戰鬥的傷亡及減員已超過十萬人,正將補充老兵新兵十二萬人:今明兩年準備再有傷亡三十萬人,再補充三十萬人"。"總之,"毛說,"我軍必須準備長期作戰,以幾年時間,消耗美國幾十萬人,使其知難而退。

中國軍隊一入朝,毛馬上行動起來,向斯大林要軍事工業。他派他的海軍司令去莫斯科談海軍建設問題。跟着去的是談判建立航空工業的代表團。在航空工業方面,毛相當成功,莫斯科簽訂了協議,幫中國建工廠,先修理、維修飛機,再在三到五年內過渡到製造,屆時年產三千六百架殲擊機。轟炸機的製造也在討論之中。中國在朝鮮戰爭結束時擁有世界上第三大空軍,有大約三千架飛機,包括先進的米格機。

這時朝鮮戰爭已經打了一年,美國空軍把北朝鮮炸得千瘡百孔。金日成眼看着他將來統治的會是一片廢墟,面積可能比當初的還小,他急於結束戰爭。一九五一年六月三日,他秘密到中國,建議同意聯合國早已提出的停戰談判。

毛不想停戰,斯大林還遠遠沒有滿足他對軍事工業的要求。但他不反對臨時停火。志願軍這時正吃敗仗,急需喘口氣。斯大林也同意臨時停火。朝鮮停戰談判在七月十日舉行。

幾個月後,大多數問題都很快解決了,毛和斯大林扭住一個問題不放:戰俘遣返問題。當時聯合國軍手上有兩萬中國戰俘,大部分是原國民黨官兵,不願意回到共產黨統治下的大陸去。美國堅持自願遺返,

美國的立場是基於二戰結束後戰俘遣返帶來的悲劇,當時西方送歸斯大林的許多戰俘,後來被斯大林殺害或監禁,在西方引起強烈震撼。所以無論從人道或從政治考慮,美國都決不接受強迫遣返。

邊談邊打一年以後,一九五二年七月十四日,一度信心百倍要征服南朝鮮的金日成,給毛髮電報,哀求毛接受妥協,結束戰爭。北朝鮮人口大約三分之一的成年男子死亡。

毛當即給金日成回電拒絕。"不接受敵人【自願遣返】的提議只有一個害處,"毛說,"就是朝鮮人民和中國人民志願軍多死些人。但是......"毛接下去在"但是"後面大做文章,說死人有好處:"鍛鏈了人民,使他們獲得了與美帝國主義作鬥爭的經驗。"

朝鮮戰爭期間,共產黨一方指責美國在中,朝兩國使用細菌戰。被俘的美國空軍被迫供認扔細菌彈。

中共至今說美國"布撒細菌即達八百零四次之多",而宣布的死亡人數只有八十一個。當時在朝鮮的兩位蘇聯將軍,北朝鮮總參謀長南日的顧問索茲諾夫和北朝鮮軍的主要醫藥顧問斯里瓦諾夫都說,他們沒有見到任何細菌戰的痕迹。斯里瓦諾夫特別說,以他的職位,要是扔了細菌彈他不可能不知道。其他蘇聯將領、外交官也異口同聲說沒扔。

捏造細菌戰,當初毫無疑問斯大林是點了頭的,斯大林死後,蘇共新領導把它變成罪名,給毛施加壓力,要他停止朝鮮戰爭。外交部長莫洛托夫說細菌戰是中方"故意捏造"的,給北朝鮮方面"造成既成事實"。北朝鮮官員對蘇聯人說:"細菌彈很可能是中國飛機自己投下的。"

五月二日,蘇聯新任駐華大使庫茲涅佐夫(V.V.Kuznets. v)遞交給毛一封空前嚴厲的信,說:蘇聯政府、蘇共中央委員會被給予了錯誤的信息。報紙上關於美國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的大肆宣傳,是建築在虛假的消息來源上。

信中建議,北京不要再提這些指控,並說蘇聯方面"參與捏造這一指控的人將受到嚴厲懲罰"。蘇聯駐北朝鮮大使拉茲瓦也夫(v.N.Razuvayev)已經被召回,關進了克格勃的監獄。

庫茲涅佐夫大使在五月十一日深夜把信交到毛手上,周恩來也在座。據庫大使向莫斯科報告,毛說關於細菌戰的宣傳是"根據前方的彙報","要確定這些彙報的精確度是很難的"。"如果你們發現了造假,那麼這些來自下面的彙報就是假的。"庫大使顯然奉命要詳細描述毛的反應,他說他"注意到毛澤東表現得有點緊張,不斷地掐斷香煙......到會見快結束時,毛才鎮定下來,開始有說有笑。周恩來的舉動是刻意的嚴肅,也有些不安。

從對細菌戰的否定,到莫斯科聲色俱厲的用語,毛看出不結束朝鮮戰爭不行了。第二天凌晨,蘇聯大使離開後,毛做出決定,結束朝鮮戰爭。他通知停戰談判代表接受美國方面堅持了十八個月之久的自願遣返戰俘的方案。

兩萬一千三百七十四名中國戰俘中,三分之二拒絕返回大陸,大多數去了台灣。回到大陸的中國戰俘從此被當作"叛徒"、"特務",在一次次整人的運動中歷盡苦難。毛還向金日成建議,扣下當時北朝鮮秘密關押的六萬南朝鮮戰俘。金日成把他們分散在北朝鮮最偏僻的角落裡做苦工。他們中的倖存者也許今天還在那些地方。

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朝鮮停戰協議簽字。這場歷時三年,導致數百萬人死亡、不計其數的人傷殘的戰爭,終於結束了。中國赴朝參戰的至少三百萬人,起碼死亡四十萬人。中共官方數字是十五萬二幹人,但鄧小平對日本共產黨領導人,康生對阿爾巴尼亞的霍查(EnverHoxha),都承認是四十萬。蘇聯官方文件認為中國死亡人數為一百萬。*美國死亡人數三萬七千人,英聯邦一千二百六十三人,其他國家一千八百人。在這場戰爭中,據估計南朝鮮包括平民在內的死亡人數大約有一百萬,而北朝鮮更高達二百五十萬人。

這些犧牲並未讓北朝鮮感激中國。當張戎女士要求參觀平壤的中國參戰紀念館時,當局一口回絕:張戎女士問中國的犧牲人數,北朝鮮當局兩次拒不作答,最後答覆是:"可能一萬。"

這場大戰打下來,金日成一寸土地也沒拿到,北朝鮮變成一片焦土。毛澤東得到了什麼?勢力範圍的擴大,航空工業的起步,和蘇聯簽了幾十個軍工項目。但戰爭使中國每年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國民經濟總產值被吞噬,還背上了從蘇聯那裡貸款購買軍火的沉重包袱。更不用說數百萬中國人傷殘死亡。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SOH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