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華為協助烏干達政府追蹤監控 襲擊異見人士

瓦恩一直高調批評烏干達總統約韋里·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他肯定地認為,安全部隊知道他的行蹤,精心策劃了這次襲擊。今年夏天,《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證實了他的說法,並顯示烏干達情報官員在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公司僱員的幫助下,以黑客手段侵入瓦恩的WhatsApp和Skyp賬戶,監視這位異議人士和他的支持者。

烏干達政治家博比·瓦恩在烏干達出席新聞發佈會。(2019年7月24日)

2018年8月13日這天,柏比·瓦恩(Bobi Wine)正在為競選奔波。

這位流行歌手出身的議員當時正在烏干達北部參加集會,為來自阿魯阿地區的政界人士卡西亞諾·瓦德里(Kassiano Wadri)助選造勢。

瓦恩說,政府安全部隊在那裏伏擊他們,逮捕和折磨了他。

瓦恩後來在臉書上訴說了他的遭遇。

他寫道:「我後背、腳腕、胳膊肘、腿和頭上的傷痕依然可見。我仍在痛苦呻吟。我當時最後聽到的是有人用什麼東西擊中我的腦後,我覺得是槍托或是什麼東西。這是我當時最後的意識。」

瓦恩的司機亞辛·卡烏馬(Yasin Kawuma)在當天的暴力中遭到槍擊,傷重不治而死。

瓦恩一直高調批評烏干達總統約韋里·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他肯定地認為,安全部隊知道他的行蹤,精心策劃了這次襲擊。

今年夏天,《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證實了他的說法,並顯示烏干達情報官員在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公司僱員的幫助下,以黑客手段侵入瓦恩的WhatsApp和Skyp賬戶,監視這位異議人士和他的支持者。

瓦恩星期三(11月13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現在採用了一套複雜的套路,以甩掉政府間諜的跟蹤,辦法是使用一次性的手機以及老式的暗語。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一直在做的是保護我自己和與我溝通的人,其中一個做法是,在使用已知的電話通話時說暗語。」

瓦恩還說:「我被迫想辦法經常改變電話號碼和電話耳機,讓他們追蹤不到我。有的時候,當我必須挪地方的時候,我不想被當局跟蹤,我被迫把我的電話留在原地,或者放在一個前往國家不同地區的汽車裏。我就靠這種辦法試着躲過跟蹤。」

否認刺探情報

華為在非洲大片地區幫助修建了無線電話基礎設施。這家中國公司還被指稱捲入代表中共政府監聽非洲外交官的行動。

但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堅決否認非洲華為刺探情報的指稱。今年1月,在華為總部一次難得的記者會上,任正非說,華為公司拒絕交出客戶的私密信息,如果外國政府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們絕對會說不。」

贊比亞總統埃德加·倫古(Edgar Lungu)最近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談到了有關監控贊比亞異議人士和反對黨的指稱。他說:「有這麼一條報道,說中國公司華為、說我監控反對黨領袖、他們的電話,等等。」倫古稱,他認為這是在擴散不實信息。

他進一步解釋說,這些說法破壞國家形象和外交政策。「我認為我們需要做更多努力,……好讓人民看到真相,這樣我們就不會被假新聞報道所妖魔化。」

「他們在追蹤我」

本名羅伯特·基亞古蘭伊(Robert Kyagulanyi)的瓦恩說,他的親身經歷顯示了政府支持的監控活動的範圍和技術複雜性。

他說:「我了解到的東西包括,他們在監聽我的電話,把所有的WhatsApp聊天和其它很多東西都做了拷貝,每次不管我在哪裏都會受到跟蹤。我甚至了解到,那天我在阿魯阿被捕和受折磨,正是由於他們有技術能夠監聽我的電話,他們在追蹤我。他們通過監聽我的電話追蹤我,知道我在哪裏。」

瓦恩示意,只要政府覺得他是個威脅,政府的多疑就不會停下來。

而他也不打算退縮。

瓦恩2018年為之助選的候選人瓦德里贏得了議席。

如今,瓦恩又摩拳擦掌,準備投入新的選戰。他今年夏天曾宣佈有意在2021年競選烏干達總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9/1116/1369979.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