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比窮更可怕的 是你低估了生活的殘酷

作者:

01

你以為簡單的工作

也需要眼界和智慧

前不久,有一對小兩口,大學畢業之後做起了「炸油條」的生意,還做得風生水起,引起了網友的關注和熱議。

這對夫妻都是90後,丈夫任曉猛學的是中藥專業,妻子任文亞學的是護理學專業。

然而小兩口都沒有從事醫療行業的工作,卻在濟南市長清區水鳴街便民市場附近擺攤賣起了油條。

年收入已經達到了30萬元,要知道按照2018年的數據來看,濟南平均年收入只有8.4萬元。

可以說,兩個人的收入已經很可觀了。

最近兩個月以來,任曉猛還當了把網紅,他直播擺攤賣油條的場景,收穫了不少粉絲,還收了全國各地30多名學徒。

一時間又有很多人開始說:「讀那麼多年書有啥用?最後還不是在街上擺攤賣油條?」「不讀書也無所謂啊,你看那上街賣油條,一年都能賺個30萬!」

可很多人沒有想想,在那麼多賣油條的人里,能出來多少像他們夫妻倆的?

絕大部分賣油條的人,根本不可能有這麼高的年收入。

為什麼單單他們倆就能收入頗豐?

根據他們的介紹,在經營油條買賣的時候,採取了多種方式,在炸油條的時候,還同時進行直播。

並且在取得了初步成績之後,能想到要開一個小吃培訓學校,擴大自己的經營和成果。

一個人讀書的重要性,不在於知識量增長了多少,而是在讀書過程中,形成了一種思維的訓練和多角度看問題的方式,最終想出怎麼更好解決問題的辦法。

想做好生意,需要眼界和對商機的把握能力、對新事物的敏感程度,而這些都恰恰是在讀書學習的過程中鍛鍊出來的。

02

生活本殘酷,

只是你以前不知道而已

前公司的同事,名校碩士,單身美女,做着光鮮的工作,拿着體面的薪水,令眾人艷羨。

直到她人到中年的父親在一次普通的體檢後,生命進入了倒計時。

她和家人賣了老家的房給父親治病,還借了親戚朋友的錢,卻依然只能眼睜睜看着父親日漸消瘦。

「感覺自己好無能,讀了這麼多年書,連一個家庭都保護不起。」她說,「但不論怎樣,我也不會放棄。」

看到母親坐在病房的門口偷偷流淚,她跑過去抱住了母親,問到父親的病情。

母親告訴她是胃癌晚期,治療的話要花很多的錢,這些錢去哪裡弄來呢?唉!說著,母親又哭了起來。

直到她看見一張張費用單子像水一樣從那台冰冷的機器上流出來,她感到雙腿無力,慢慢坐到地上,拿着藥費單的手不停地在顫抖。

第一次發現,自己就任憑生活把蹂躪的脆弱不堪,毫無還手之力。

想着自己平時出入在CBD這樣高搭上的寫字樓里上班,看起來收入還不錯,還經常跟一些收入不如自己的朋友顯擺,但經歷了一次考驗,就輕鬆耗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

詩人里爾克有句名言:哪有什麼勝利,頂住意味着一切。

生活就是一場漫長的修行,當我們站上一個小山頭時,往下一看,原來並不是什麼世外桃源,而是鋪滿碎石的道路。

原來,生活本殘酷,只是你以前不知道而已。錢,才是你最大的底氣。

03

面子,

有時只是對脆弱的掩飾

很多人追求北上廣深這種一線城市的繁華,那裡有更高的收入,更好的機會,但也同樣有着更大的壓力。

最簡單的例子,看看北漂和滬漂們。

「在大城市上班」成了很多人眼裡的榮譽標籤,但其中的苦辣,只有親歷者才能體會。

很多在一線城市打拚的年輕人的日常,就像是《歡樂頌》里的樊勝美說的那樣:

每個月工資一到賬,還沒捂熱乎,就都給了房東,那些數字也就是在自己的工資卡里過了一下。

她寧可呆在外企做沒前景的HR,始終帶着自己在大企業的光環。但實際上是自己只願意活在自己編織的謊言里。

面對外人異樣的眼光,她選擇高冷的鄙視,反過來再用一種心靈麻醉的方式安慰自己,覺得自己所乾的工作才是高端的,不知不覺在臆想中就坐到了鄙視鏈的頂層。

她辛苦淘各種A貨,維持自己表面的光鮮,卻只能合租在一間連衣服都掛不開的小卧室里。

工作體面卻脆弱不堪,拿着高薪卻疲於奔命。

而跟樊勝美合租在一間房的室友邱瑩瑩,沒有樊勝美的外表,沒有安迪的聰明,也沒有關雎爾的學歷和家庭,所以一開始她所從事的工作就是整個朋友圈裡最底層的。

但不同的是,她對自己沒有太高的估價,被第一家公司炒了之後,她並沒有急於找到更具有光鮮名頭的公司,而是自己上街推銷咖啡,作為一個對咖啡不怎麼熟悉的人,為了干好這個工作,竟然一晚上喝了幾十種咖啡,失眠很久。

在店裡起初還不受經理待見,後來憑着自己一點點的努力找到了線上網店的營銷方式,拓展了業務,慢慢當上了店長。

樊勝美也是後來在她的感染下,才在30多歲的年齡又大膽改了行,找到了一條符合生存實際的路。

所以,在紛繁複雜的社會中,找到一個適合安放自己的位置,才算是走向成熟的開始。

有的時候,在生活面前,自尊是開不起玩笑的。

當你能夠放下所謂的面子,放低姿態,敬畏生活,懂得活下去的不容易,才算是成熟了。

04

沒有人生來受窮,

也沒有人註定富有

曾有一個朋友小K在工廠工作,因為經濟形勢不好面臨裁員的處境,很不幸他跟自己的朋友都被裁了,被裁員後的他在家裡一呆就是一年多。

這一年裡小K也找了很多工作,但是都不滿意,要不就是覺得薪水給的低,要不就是嫌不體面,一年多來,生活的壓力讓他變得十分拮据。

他周圍的同事就跟他開玩笑,說暫時找不到太好的工作就去擺個路邊攤吧,再不濟去送外賣,送外賣每個月其實也收入不少。

小K一臉嫌棄地說到,我再看看機會吧,去干那些多丟人啊。

這時他的朋友說了一句話,那你不覺得窮更丟人嗎?

這句話很簡單,但是也很有力量,就像當頭一棒,敲醒了周圍的不少人。

沒有哪一種活法註定要被鄙視,都是為了生存,不偷不搶,哪有那麼多高低貴賤之別。

老話說「三貧三富過到老」,很多人因為某一次或者幾次機緣巧合,在某個領域獲得了成功,從此就相信自己在這個領域具備了很強的能力,被周圍的同時朋友捧得很高。

一旦出現了什麼閃失,從神壇跌落,直面了慘淡的人生,就難以再接受現實。

不過,生活終究還是要面對現實的。

很多人之所以窮,並不是因為經濟上沒有能力去賺錢,而是思想上有着自己不可逾越的自尊:不相信生活的殘酷,甚至看不起努力與殘酷生活抗爭的人。

當年北大的高材生陸步軒不顧世俗的眼光,直接在店鋪里賣起了豬肉,很多人對他不解,甚至冷嘲熱諷。

可如今,他已經是身家過億的企業家。

如今,像這樣的大學生還有很多人。並不是非要走進所謂高大上的辦公室,才配襯得起自己手中這張文憑。

都是為了生活,賣豬肉、賣油條、當保安、送快遞都不丟人。

丟人的,永遠都是自以為站得高,卻從來不曾認識生活的可憐人。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簡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