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針對特朗普總統彈劾 共和黨人大力為總統辯護

特朗普總統在紐約經濟俱樂部講話。(2019年11月12日)

針對特朗普總統的國會公開彈劾調查聽證將在星期三(11月13日)開始,特朗普的共和黨支持者計劃為總統進行強有力的辯護。

特朗普行政當局官員準備面對兩名美國國務院官員幾個小時的作證。他們是現任美國駐烏克蘭使節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和負責烏克蘭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喬治·肯特(George Kent)。兩位官員已表示,特朗普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施壓,要他啟動對特朗普2020年總統選舉的民主黨對手之一、前副總統拜登的調查,然後才會發放給烏克蘭的3億9千1百萬美元的軍援。基輔需要這筆援助來幫助抗擊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離主義者。

但是根據星期一晚間和星期二在共和黨成員中間散發的備忘錄,共和黨人計劃嚴厲質疑兩位官員對特朗普與烏克蘭打交道的意圖的理解,並堅持認為,特朗普對烏克蘭的腐敗問題存有「深刻的、真心的和合理的懷疑」,他扣押軍援「完全是合理的」。

特朗普7月末與澤連斯基通電話時,請求這位烏克蘭領導人「幫個忙」,調查拜登和拜登兒子亨特在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做的事情以及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年選舉的指稱。烏克蘭干涉美國選舉的說法已被推翻,而美國情報界的結論是俄羅斯干預了美國選舉。

然而,在國會大廈傳閱的共和黨策略備忘錄列出了為特朗普的四點辯護:7月25日的那通電話「顯示沒有交換條件或施壓證據」;澤連斯基和特朗普後來都說,在那通電話中沒有壓力;基輔方面當時並未意識到軍事援助被扣押,只是後來才知道;特朗普最終在9月11日為軍援放行,而烏克蘭方面並未啟動對拜登父子的調查。

備忘錄說:「這四個關鍵要點戳穿了民主黨人的彈劾說辭,也就是特朗普總統把美國的安全援助和總統峰會作為壓力槓桿來迫使烏克蘭調查總統的政治對手。」

特朗普繼續抨擊針對他的彈劾聽證。在美國243年的歷史中,彈劾舉動只是第四次。

特朗普在推特上說:「這完全是無所事事的民主黨人的彈劾騙局!」initInfographics({groups:[],params:s and linksvar all= nction(){if(window.twttr&&

特朗普的另外一則推文說:「為什麼要這麼關注二手和三手的目擊者,其中很多人是『永遠反特朗普者』,或者他們的律師是『永遠反特朗普者』,大家所需要做的只是讀一讀和烏克蘭總統的那通電話(記錄),看看一手材料?」

彈劾調查的領導人亞當·希夫(Adam Schiff,又譯謝安達)眾議員對眾議院435名成員說,由全國電視轉播的聽證會「目的是為了將事實展現在美國人民面前」。

擔任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的希夫說,泰勒、肯特和定於星期五作證的第三位證人---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對我們國家有着幾十年的執著奉獻,堪稱楷模。我相信,至關重要的是,美國人民和全體國會議員聆聽他們親口說出自己所經歷和目睹的事情。」

共和黨人在他們的備忘錄中為特朗普辯護說:「民主黨人希望彈劾特朗普總統,因為非民選和匿名官僚不同意總統的決定,對他與澤連斯基總統的通話感到不舒服。總統是為美國人民工作的。特朗普總統在做美國人民選他來做的事情。」

泰勒、肯特和約萬諾維奇以及其他現任和前任外交與國安官員在最近幾個星期進行了閉門作證。

他們的證詞詳細述說了特朗普和他的助理如何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啟動對拜登父子以及烏克蘭干預美國2016年選舉的調查。

特朗普星期一批評調查「完全是一面倒的獵巫」,並放話說,他可能會公布他與澤連斯基第一次通話的記錄。那次通話是在4月,當時澤連斯基剛剛當選。

觸發彈劾調查的是一名匿名的政府檢舉人的投訴。這名檢舉人說,特朗普要求澤連斯基調查拜登,這令其感到不安,因為總統似乎是在尋求外國政府來幫助他明年的選舉。按照美國競選資金法,尋求外國政府幫助美國選舉候選人是非法的。

特朗普說,那通電話是「完美的」,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希夫請共和黨人遞交他們希望質詢的證人名單,但是不接受共和黨人希望盤問的兩位重要人物:亨特·拜登和那位沒有公開姓名的檢舉人。

希夫說,特朗普「從事了前所未有的妨礙調查活動」,他的行政當局「抗拒(眾議院的幾個委員會發出的)索取數千文件的傳票」。

希夫說:「他阻止十幾名證人作證。美國人民看穿了這點。」

在美國歷史上針對總統的前三次彈劾舉動中,兩位總統被眾議院彈劾,但在參議院的審判中被宣布無罪,他們是19世紀中葉的安德魯·傑克遜和二十年前的比爾·克林頓。第三位總統理乍得·尼克松1970年代在幾乎肯定會被彈劾之前宣布辭職。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