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滕彪:共產專制從不吃素 它必須天天喝人血、吃人肉才能活

—柏林牆的倒塌與「信息柏林牆」的建立(上)

作者:
一般的牆,是防止外人隨意進來;監獄的牆則是限制裡邊的人自由出去。而中國的防火牆,既阻止外界的信息自由進入中國,也限制裏面的信息自由傳出中國。它屏蔽了大量國際媒體、智庫和國際人權組織的網站,屏蔽了幾乎全部最流行的國際社交網站和大多數視頻類網站。中國是極少數幾個不能上Twitter、臉書、Google、YouTube、BBC、CNN、紐約時報的國家。

1989年11月9日,東柏林人攀登上柏林牆。(路透社)

1961年東德政府開始修建柏林牆,目的是阻止居民逃往「自由世界」。1989年1月,修建柏林牆的決策者和組織者、東德領導人昂納克強硬地說:「如果建立的原因還沒消除,柏林牆將會屹立大約50年,甚至100年!」

1989年6月天安門屠殺,引發舉世震驚和譴責,而東德共產黨卻派出「末代總書記」克倫茨(Egon Krenz)為首的代表團訪問北京,公然對鎮壓表示讚賞。昂納克也聲稱,要「學習中國同志的處理方式」來對付示威者。1989年10月7日,東德舉行了聲勢浩大的國慶四十周年大閱兵。僅僅33天之後,柏林牆倒塌,揭開了蘇聯東歐共產陣營崩潰的序幕。

在柏林牆問題上,戈爾巴喬夫說了一句話:「我們決不能讓流血事件發生!」同樣是共產政權,蘇聯東歐沒有效仿天安門屠殺。評論家胡平先生說,「要使共產專制這台機器能夠正常運轉,就必須要不斷地實行政治迫害,不斷地實行暴力鎮壓。一旦停止了暴力鎮壓,這台龐大的機器就癱瘓了。共產專制從不吃素,它必須天天喝人血、吃人肉才能活下去,一旦它不喝人血不吃人肉了,它隨即就渴死了餓死了。……蘇聯解體,東歐巨變,無非就是那裡的共產黨不好意思再殺人了;所謂北京共識、所謂中國模式,無非殺人而已。」

柏林牆被拆除30年後,人類早已進入信息互聯互通的數字時代,但在專制世界與自由世界之間,還有一座柏林牆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國的互聯網防火長城,也稱作國家防火牆(Great Firewall,GFW)。它是中國的互聯網審查系統(包括相關行政審查系統)的統稱,作用主要是監控國際網絡上的通訊,對認為不符合中共官方要求的傳輸內容,進行干擾、阻斷、屏蔽。此系統起步於1998年。

一般的牆,是防止外人隨意進來;監獄的牆則是限制裡邊的人自由出去。而中國的防火牆,既阻止外界的信息自由進入中國,也限制裏面的信息自由傳出中國。它屏蔽了大量國際媒體、智庫和國際人權組織的網站,屏蔽了幾乎全部最流行的國際社交網站和大多數視頻類網站。中國是極少數幾個不能上Twitter、臉書、Google、YouTube、BBC、CNN、紐約時報的國家。牆內的人們既無法獲取數以百萬計的重要網站的信息,也無法通過這些自由的網絡平台發佈信息、發表看法。中國人就這樣,被困在一個無形的、卻嚴密的信息監獄裏。

人們只能從層層過濾、重重審查的官方媒體、官方網絡上,獲取信息;人們被迫接受的是扭曲的歷史、虛假的現實、意識形態宣傳、心理操控、屏蔽真相、愚民奴化教育,共產黨洗腦機器可以說成果顯著。幾代人生活在以血腥暴力為基礎的信息監獄中,形成了順服乃至熱愛老大哥的認知和情感。不但如此,中國政府不但控制信息的自由流進流出,而且通過所謂的社交媒體-微博、微信、QQ、抖音等-收集和竊取公民信息、監控網民的一舉一動。信息柏林牆雖然無形,但老大哥的眼睛無處不在。從毛氏群眾運動極權到習氏高科技極權,獨立思想被制裁、獨立人格被摧毀、反抗行動被扼殺。這種環境培養出來的絕大多數人,只能是腦殘、犬儒、投機分子或小粉紅。

柏林牆擋不住人們對自由的嚮往。1962年8月17日,18歲的東德人彼得•費查試圖翻越圍牆,在攀至頂部後,兩名東德邊防軍士兵羅夫•費特列治和艾力•薛伯發現了他,並向他開槍。彼得是第一個因試圖攀越柏林牆而被射殺的人。除了直接翻牆外,人們採取了許多方式:高樓跳下、挖地道、潛水、大型熱氣球、走下水道、駕輕型飛機、開汽車高速衝過檢查站等等。一位工程師設計了一個強力彈射裝置,從東柏林市內的高樓起跳,「彈」了數百米到達西柏林,然後利用自造的降落傘緩緩落地。柏林牆建立後,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傷。

為了翻越中國防火牆的網民們,也曾各顯神通。自由門、火鳳凰、tor、賽風、免費代理IP、VPN、藍燈、SSR等,貓捉老鼠遊戲玩了十多年。不過似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近年中共發威加強防火牆封殺VPN,翻牆越來越難,風險越來越高。因為幫人翻牆而被拘留、判刑的例子,開始多了起來。

圖片:中共當局正加大力度屏蔽國內互聯網用戶通過VPN技術連接國際網站。(網絡視頻截圖)

廣東東莞的鄧傑威因出售「飛躍SS」、「影梭雲」VPN翻牆軟件賬戶,被判刑9個月;吳向洋因搭建VPN服務器,並出租、銷售VPN軟件和VPN路由器硬件,被判刑5年半。2019年3月,翻牆技術網站「逗比根據地」創始人孫東洋被判刑3年、緩刑4年,並被沒收電腦及處罰20000萬元罰金。甚至一些網民僅僅因為使用VPN翻牆,就被警告、傳喚、罰款乃至拘留。因為網絡言論而被判刑的中國網民、作家、記者更是成千上萬,記者無國界、自由之家等國際人權機構,把中國列為少數幾個「互聯網黑洞」、「互聯網敵人」。中國的互聯網自由度排名僅僅排在三個國家之前:厄立特里亞、北朝鮮和土庫曼斯坦。

「信息柏林牆」雖然無形,但專制政權對翻牆、推牆的懲罰卻毫不手軟。那些大膽行使言論自由、試圖衝破言論禁忌的中國公民,因為翻越無形的高牆而被關入有形的高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