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從香港抗議到NBA 中共如何輸掉媒體戰

2019年9月29日,香港軒尼詩道反送中、反極權的遊行隊伍。

在整個夏天的酷暑中,23歲的邁克爾(Michael)和19歲的斯特拉(Stella)一起在香港街頭抗議。邁克爾說,走上香港的主要街頭、設置路障、吸著有毒的催淚瓦斯已成為他和斯特拉在周末默認的「約會」活動。

隨着香港自6月以來的抗議活動引發全球媒體的關注,香港政府又重新拿出了老一套方案。自從8月初以來,香港警務處每天下午4點舉行新聞發佈會。

警方發言人重複着先前政府聲明中的話,並有意迴避記者的關鍵問題。新聞發佈會以及政府的信息幾乎全部集中在抗議活動造成的破壞和干擾上。

「日經亞洲評論」報導,資深記者、香港浸會大學新聞學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政府希望通過這種作法,讓一些普通香港市民漸漸反對抗議者。他補充說,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中,港府使用了同樣的伎倆。當時抗議者要求獲得普選權,但這場運動最終在北京沒有做出讓步的情況下而結束。

邁克爾和斯特拉意識到,僅靠街頭抗爭是不足以維持抗議活動的勢頭。

「如果沒有廣泛的公眾支持,抗議活動就不能繼續進行。」邁克爾告訴「日經」,「我們必須贏得人心才能贏得這場抗爭。」

港府除了拿出老一套方法外,還在全球購買整版廣告進行宣傳。而中共也通過社交媒體、中共官媒大量發表詆毀香港抗議者的信息。香港抗議者則積極應對這一局面,通過各種渠道讓人們知道港人的訴求是什麼。「日經」稱,在這場媒體戰中,港府和中共輸掉了。

港人建立「民間記者會」為自己發聲

為了應對香港政府以及中共當局依靠龐大資源在香港和全球進行不實宣傳,邁克爾和斯特拉開始建立了「民間記者會」(Citizens』 Press Conference),為抗議活動發聲,讓人們聽到被政府宣傳過濾掉的聲音,這樣國際媒體也可以講述故事的另一面。

「民間記者會」的志願者們被分成小組,任務涵蓋媒體聯絡、後勤、寫作和翻譯等。8月6日首次亮相時,數十名本地和國際新聞記者擠進了市區商業大樓中一個很小的臨時新聞發佈室。發言人戴着口罩和頭盔用中英文發表了講話並回答了與會者提出的問題。他們還配備了手語翻譯員。

當抗議者走上街頭的時候,「民間記者會」的團隊就在積極報導抗議者的訴求,揭露警方的激進行為,並向外界展示親民主運動的鏡頭。

在過去的兩個月中,斯特拉、邁克爾和他們的同事組織了20次新聞會,主題多樣,從駁斥官方的主張到批評當局對抗議活動的處理。他們在組織活動上表現專業,擁有雙語新聞稿、信息圖表以及為抗議者的訴求和指控警方暴力所準備的原始調查。

他們並不孤單,一些團體通過Telegram來傳播新聞稿、邀請媒體到抗議活動現場,並幫助記者聯繫到那些願意接受採訪的抗議者們。一些團體甚至有值班管理員,輪流值班,全天候地處理來自媒體記者的詢問。

「日經」報導,呂秉權說,「民間記者會」贏得了人心。「最重要的是,它向公眾展示了當局所缺乏的東西——真實性和誠意。」

報導稱,儘管港府在宣傳上使出了老一套方法,但是,這次沒有跡象表明當局的策略正在起作用。抗議活動仍得到香港人的壓倒性支持。香港中文大學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抗議者的主要訴求,包括對警察行為和普選權的獨立調查,得到了80%以上民眾的認可。超過70%的人認為,政府和警方本身對目前的暴力負有最大責任。

港人在全球媒體做宣傳尋求國際支持

當他們在香港尋求公眾支持時,抗議團體也接觸國際社會。自6月以來,由匿名活動人士組成的團體「自由香港」(Freedom Hong Kong)在全球新聞媒體中進行了廣告宣傳,力求解釋香港民主抗議的重要性。

在最新的活動中,這些活動人士通過眾籌平台「GoGetFunding」籌集了920萬港幣(120萬美元),超過22,500人捐了款。在中共慶祝建政70周年之際,他們在全球16個國家的新聞媒體上放置了廣告宣傳。

組織者稱,該廣告的英文標題為「Hong Kong』s today; The world』s tomorrow」(香港的今天;世界的明天),旨在警告讀者「中共政權對全球自由的威脅」。廣告寫道:「跨國公司屈服於北京的恐嚇和干預……中國(共)在自由世界揮舞着爪子,以加強其壓迫。」

在加拿大的香港移民李美美(Mimi Lee,音譯)曾協助與當地報紙聯絡,安排廣告刊登位置。李表示,該活動「在加拿大廣受好評」。隨着加拿大對香港抗議活動的意識增強,一些報紙甚至免費提供廣告位。

「他們想讓香港人知道,他們在爭取自由方面並不孤單。」李說。

「日經」說,上述所有活動使得抗議者不斷爭取對有關對香港抗議報導的控制權,使得中共支持的林鄭政府顯得孤立無援。

港府全球登廣告但無法左右全球的看法

港府也試圖利用相同渠道在全球範圍內發表意見,9月在海外報紙的整版廣告上投放了740萬港元。這些廣告試圖向國際投資者保證香港仍在運營,仍然是一個安全,開放的國際化社會。但這種努力並沒有左右國際社會對港府的看法。

在國際上,港府的品牌已經不行了。路透社9月份報導,至少有八家國際公關公司拒絕幫助港府重建受挫聲譽。

參加有關港府的這個重建聲譽項目簡介會議的一家公關公司高管告訴「日經」,他的公司毫不猶豫地拒絕競標。「從事一個註定要失敗的工作只能損害我們的名譽。」這位高管說。

中共企圖利用社交媒體詆毀香港抗議但最終失敗

抗議者建立的虛擬新聞室不僅用來應對港府的媒體宣傳,而且應對中國共產黨在線資源的宣傳,包括親中共的五毛黨的帖子、中共政府支持的媒體以及操縱社交媒體散發大量的虛假信息,它們的目標是詆毀示威者,並企圖左右輿論導向。

自8月以來,社交媒體平台推特和臉書都宣布,已經終止了數十萬個賬號,這些賬號涉嫌參與中共政府支持的虛假信息宣傳。

推特今年8月暫停了二十多萬個賬號。

以推特為例,該公司暫停了二十多萬個賬號,其中包括936個來自中國大陸境內的核心賬號,因它們「散布虛假信息」,企圖「損害香港政治運動的合理性」。推特還表示,被暫停的這些賬號都被用來宣傳中共對香港抗議的官方說辭,並將香港抗議者宣傳成具有破壞力的「暴徒」。這是來自中共的俄羅斯式大規模虛假信息攻擊戰一部分。

為了抵制北京的大規模宣傳,香港抗議者正在智慧地使用社交媒體。24歲的雪莉(Shirley)管理了一個Telegram群組,成員把抗議信息翻譯成8種語言,希望將抗議者的聲音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

由於工作量大,她難以平衡日常工作,因此她選擇放棄在一家國際公司作為數據分析師的職位。「當我們失去自由時,擁有一份工作毫無意義。」她說。

9月底,全球65個城市撐香港的「全球連線-共抗極權」的遊行活動。在這之前的幾個星期內,雪莉的團隊每天工作長達18個小時,在社交媒體上推動這一活動,呼籲不同國家的人們參與這一活動。該團隊還創建了適合不同平台的材料,並在在線論壇上發佈更深入的文章,希望與人們建立有意義的對話,讓全世界了解香港的情況。

「就規模而言,我們永遠無法和(中共的)五毛黨相比,但我相信,真正的互動要比(五毛黨的)垃圾評論更強有力。」雪莉說。

一方面,真實性已經證明是抗議團體的一個有效戰略,另一方面,大量的偽造信息已經削弱了親中共的運動。

NBA事件讓全球看清中共對外輸出審查

在本月初,中共壓制親香港聲音已經擴延至體育界。10月4日,NBA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推特上貼出一個帶有「為自由而戰,與香港在一起」字樣的圖片。中共利用這條推文煽動民族情緒,在國內對NBA展開了全方位的封殺。

圖為NBA比賽。

央視、《人民日報》、新華社,以及《環球時報》等紛紛刊文批莫雷的立場踩了中共的紅線,「你不能吃中國還罵中國」,「挑戰了中國(共)的主權」等等。

此事件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美國人為自由發聲,其他人不能禁止。」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近日發表的對華演說中,在談及NBA事件時譴責中共對外輸出「審查」。

英國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中共試圖讓英國大學、英國媒體閉嘴,現在輪到了美國體育界。休斯頓火箭隊因為支持香港抗議而受到(中共)制裁,極權政府定義的『自由團體』,是有代價的!」

分析人士指出,這些事件表明,共產黨強硬讓海外反對人士保持沉默的做法可能會事與願違,因為它們「吸引了全世界的譴責」,反而讓示威者贏得了國際社會的同情。人們會更加意識到香港人為何要抗議,也會意識到中共對言論自由的侵犯已經擴展到國際社會。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