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大律師:陳同佳案政治問題多於司法問題

法國國民議會舉行香港問題聽證會,2019年10月17日。從右往左:黃奕武,Jean Francois Césarini,梁家傑李卓人,Delphine Bagarry, Ma wanki, kenneth Yeung.,

台灣當局要求香港引渡涉嫌在台灣殺害女友的香港青年陳同佳案意想不到地讓香港陷入了自主權回歸中國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如今也在台灣政壇引發軒然大波。台灣與港府此前商談以司法互助,來引渡陳同佳未果,如今港府稱陳同佳願意赴台「自首」又引發台灣方面擔心跌入中國的「一國兩制」陷阱的憂慮。是否和如何接受陳同佳赴台「自首」,連日來在總統和立法大選背景下的台灣政壇引發朝野激烈爭辯。陳同佳案始於香港司法是否有司法管轄權的爭議。香港對犯案人與受害人同是香港人的案件是否有管轄權?港台此前圍繞司法互助的商談未能成功與北京立場是否有關?我們為此電話採訪了香港公民黨主席、大律師梁家傑先生。他認為,港台兩地能否就陳同佳案達成妥協更是一個政治問題。

陳同佳案「是林鄭月娥一手造成的困局」

法廣:首先,香港的司法制度到底對陳同佳案是否有管轄權?香港說沒有管轄權,但台灣則認為香港是在推卸責任。如何看管轄權問題?

梁家傑:「其實香港民主派議員半年前已經清楚地提出一些方案。如果林鄭月娥能夠把香港法律做出一些改變,比如說給予香港法庭一個「域外刑事審判權」,或者是對《逃犯條例》做出適當修改,就都可以處理陳同佳案的問題。但是,半年以來,林鄭月娥不但沒有同台灣方面進行司法互助討論,也沒有跟從香港民主派議員提議的對香港的條例做出適當修改。所以,這次陳同佳釋放出獄,但其案件無法處理,絕對是林鄭月娥一手造成的困局。」

法廣:您提出泛民主派議員此前也提出修改原有的《逃犯條例》中的部分條款。那麼,林鄭月娥送交立法會的修例方案超出了民主派此前提出的修例建議麼?

梁家傑:「林鄭提出的修例是把可以香港人送到中國大陸,但是民主派議員提出的修訂只是可以把人送到台灣。這當然不同啊!有很大的區別。因為我們自回歸開始就明白,我們需要建築一道防火牆,把大陸無法無天的制度,與香港尊重人權、自由的法制制度分隔開來。我們怎麼可以把香港人送到大陸,使港人受害於一個曾經用來處理劉曉波、艾未未等人案件的制度呢?!所以說,林鄭心懷不軌,因為她要用這起台灣殺人案,來挑動香港人的同情心,因此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正是為什麼香港人這麼反感的原因。她的法案與民主派提出的修例當然是有天壤之別。」

台灣原希望借司法互助脫離逃犯條例適用範圍界定

法廣:如今陳同佳「願意」去台灣自首,但台灣方面馬上的反應,不僅是質疑他是否「自願」自首,而且尤其認為,接受港府的提議,等於是在給港府已經撤回的《逃犯條例》修例背書,認為如果按照港府提議的形式接受陳同佳來台灣自首,實際上等於是香港在把台灣納入「一個中國」的框架。這中間是怎麼一個邏輯呢?

梁家傑:「我不能幫台灣當局代言。但我想,他們的邏輯是,此前半年多的時間裏,特區政府和林鄭月娥對台灣提出的司法互助不理不睬。如果現在很容易就範,那從實際效果來看,就是配合了特區政府原來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設計。所以,台灣可能覺得,從政治上考慮實際效果,是在配合原來特區政府把台灣和中國大陸混為一談的心態和邏輯。可能就是這樣。」

台港司法互助談判無果,主要障礙在北京

法廣:台灣方面從開始到現在,一直堅持要通過司法互助來解決這個問題。所謂的司法互助是怎麼回事?台灣藉此到底要求什麼?為什麼當初和港府幾次接觸,都沒能談出結果?香港與台灣不能就司法互助達成共識,和北京方面的立場是否有關?

梁家傑:「我的理解是,台灣提出的司法互助包括要把台灣從香港原有的《逃犯條例》界定的適用範圍(脫離出來)的內容有關。因為原來香港《逃犯條例》的適用範圍,明確規定不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它地區。台灣如果被納入這一界定之內,就不能引渡陳同佳。台灣當時希望香港能把這個適用範圍界定,明確地把台灣排拒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它地區之外。我覺得這是雙方陷入膠着狀態的一個解釋。」

「但是,至於最新的發展、台灣是否就有關司法互助提出什麼具體內容,需要去問台灣司法部。我的確不知道他們現在提出的司法互助是否有新的論述。」

法廣:台灣與香港就司法互助的商談沒有談成,這是否與北京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有關呢?因為香港其實與世界上其它國家(司法轄區)並不是沒有司法互助協議。

梁家傑:「我相信台灣與香港之間司法互助談不成,主要阻力來自北京。因為北京絕對認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如果北京不願意為引渡做出一次例外考量,這可能是使得台灣與香港之間圍繞司法互助談不攏的一個重要原因。」

法廣:那從司法角度看,這個案件是否有可能在現有框架下達成某種妥協呢?

梁家傑:「其實,能不能達成妥協,我相信這更是一個政治問題,多於法律問題。法律方面沒有什麼不能配合,只要北京願意對於香港與台灣之間的引渡安排,有一個比較實事求是的態度來處理,而不單單是政治掛帥,那一切都好說。但如果不是的話,那當然就很難處理得好。」

現年21歲的陳同佳涉嫌於2018年2月在台灣殺害其香港女友後,逃回香港。同年3月,他因盜用女友信用卡,被香港警方逮捕,並承認殺人棄屍。但香港法律遵循「屬地管轄」,認為對在台灣發生的命案沒有司法管轄權,因此只以盜竊等罪名對其判監。台灣方面嘗試與香港達成司法互助,引渡陳同佳赴台灣受審,但未能成功。林鄭月娥政府以此案為由,提出修改《逃犯條例》,引發香港大規模民間反送中抗議。陳同佳10月23日刑滿出獄。此間曾去獄中探望他的香港聖公會教省牧師管浩鳴宣佈,陳同佳願意就相關命案去台灣自首。膠着數月的陳同佳引渡案似乎終於可以落幕。但台灣方面感覺其中另有陷阱。政府官員在是否接收和如何接收問題上的表述,前後多有矛盾,在台灣引發批評。陳同佳案在引發香港自1997年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之後,連日來又讓大選背景下的台灣吵得沸沸揚揚。顯然,陳同佳案無論對於香港,還是對於台灣,原本的司法權限糾紛背後,更多的是各自面對北京的政治身份界定難題。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