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獄警把於力吊起來之後 狠命地用鐵棒子打她…

—政府公務員因修煉法輪功遭迫害致死綜述(3)

大北監獄是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間地獄,然而各種酷刑絲毫不能讓於力放棄修煉。監獄使用更殘酷、更狡猾、更隱蔽的手段,用裹着一層膠皮的鐵棒子狠打於力。遭這種酷刑折磨後,從外表上看沒有傷,但是五臟六腑都被打壞了。 獄警把年已六旬的於力吊起來之後,狠命地揮舞着鐵棒子打她,直到將她打得昏死過去。為了驗證她是否還活着,再把她放下來,用滾燙的開水往她身上澆。於力的前胸後背被燙得不成樣子,但緩過氣的於力仍然不屈服。2003年10月份,於力被保外就醫回到家中。

(從左至右)瀋陽市和平區園林管理所王金鐘、大連市西崗區工商局顧群、大連港務局於力遭酷刑迫害致死。(大紀元合成圖)

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自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至今,大陸政府機關公務員系統中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37人遭政法委、「610」迫害致死或在迫害中離世。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上億人受到波及,包括軍隊、政法、教育、金融系統等領域裏的法輪功學員,其中各階層、行業的社會精英均遭受打壓。

以下是修煉法輪功的政府公務員中被迫害致死的主要案例。

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於立新絕食抗議 被迫害致死

於立新(明慧網)

於立新,女,36歲,生前是吉林省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曾患九種疾病,1997年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她身上的所有疾病全部消失。

在幾年的修煉中,她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好人,在單位做一名好乾部,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在家庭中做一個好妻子,並把先前幾乎不與她來往的婆母接到了家中。婆母高興地說:「我的兒媳婦是世上最好的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於立新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吉林市公安局抓回當地,受到慘無人道的折磨,但她始終不放棄信仰,後被冤判5年。

1999年10月14日,於立新被非法關押到第一看守所。在這期間,於立新絕食抗議。獄警邢淑芬不但毒打她,還指使犯人對她進行野蠻灌食。

後來她被關進吉林省女子監獄,被綁在床上4個月,期間絕食4個月,生命垂危,於2001年10月份被放回家。因經常遭派出所騷擾,她被迫過上了流浪生活。

2002年3月5日,她被吉林市治和派出所警察在其租房內綁架,劫持到派出所。警察對身體瘦弱的於立新用盡了種種殘酷的刑罰,坐老虎凳、上大掛……折磨得她死去活來。

酷刑演示:上大掛。(明慧網)

2002年3月8日,於立新又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遭迫害。在獄中,她再度開始絕食絕水,抗議迫害,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他們仍不放人,公安醫院還給她注射了破壞中樞神經的葯。

2002年4月5日,她在醫院處於昏迷狀態,有人把她的血管割開,往裡打葯。她在絕食絕水66天後,於2002年5月14日含冤而去。此時,她上有70歲的婆母,下有8歲的女兒。

樺甸市電業局王秀雲遭迫害致死

王秀雲(明慧網)

王秀雲,女,47歲,吉林省樺甸市法輪功學員,生前是樺甸市電業局職工。修煉法輪功後,她曾患的嚴重疾病一掃而光,從此重獲新生。

1999年「7·20」以來,王秀雲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數次、遭非法勞教、判刑,受到各種殘酷迫害,於2002年12月被迫害致死。

2002年6月3日,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共8人被警察綁架至樺甸市公安局政保科,以樺甸市公安局書記王廣學為首的警察,對他們大打出手、刑訊逼供,實施酷刑:上大掛、電棍、坐鐵椅子,用塑料袋套頭往裡吹煙,用沾濕的餐巾紙糊臉等等。身體遭受嚴重摧殘後,他們被關進樺甸市看守所。

2002年10月9日,樺甸市法院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秘密非法庭審。11月5日,王秀雲被第二次庭審,非法判刑12年。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她絕食抗議49天。由於長期迫害,加上絕食抗議,她的身體受到極大的損傷,出現了胸積水的病症。

王秀雲幾經折磨已奄奄一息,獄警怕擔責任,於2002年11月末把她送進醫院。

住院期間,樺甸市公安局向其家屬勒索1萬元的醫藥費。在3年的迫害中,她家已被公安部門勒索得一貧如洗(已被勒索3萬餘元),丈夫被迫與她離婚。

住了三天醫院,在她病情沒有絲毫恢復的情況下,警察將她押回拘留所。醫生說:如果不繼續治療,後果不堪設想。但獄警一意孤行,將她押回看守所。

12月7日,她的病情加重,又被送進醫院,那時已奄奄一息。樺甸市公安局、看守所怕承擔責任,不知在頭一天給她打了什麼葯,讓她精神起來。

12月11日晚,她又被秘密送回看守所;12月12日凌晨,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看守所把她匆匆送入長春黑嘴子監獄。

進去的第10天,12月22日晚上9點多,她含冤離世。

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財務處副處長張玉科被迫害致死

張玉科(明慧網)

張玉科,男,64歲,吉林省公主嶺市法輪功學員、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簡稱中水一局)財務處副處長,於2011年2月15日在吉林監獄被迫害致死。

2008年3月4日早,公主嶺市懷德鎮派出所出動警車三四輛,警察十多人闖到懷德拉拉屯張玉科家,非法抄家,抄走法輪功書籍,以及存摺、現金七八千元等,並綁架張玉科、於鳳雲夫婦,把他們先後劫持到懷德派出所、公主嶺市拘留所、公主嶺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張玉科拒穿囚服馬夾,絕食近百天,遭到警察以抻床酷刑、灌食、打罵等迫害。

警察給他戴上死刑犯的重鐐,鎖在鐵欄杆上二十多天;讓犯人日夜輪流騎在他的脖子上十多天;當張玉科被打致休克,送醫搶救時,獄警還把張玉科的四肢固定綁在床上,日夜值班看守。

2008年5月,公主嶺市公安局、法院、檢察院串通一氣,對張玉科、於鳳雲夫婦各非法判刑4年。兩人被劫持到吉林監獄,因張玉科身體狀況極差,監獄拒收。公主嶺市獄警多方運作,通過吉林市司法局、勞改局辦理強制執行手續,強行將張玉科關入吉林監獄。

2009年5月,吉林監獄對在押人員進行采血,照相立案,張玉科拒絕而被關進「小號」,加戴背銬腳銬53天。

2010年6月,監獄有文件規定,60歲以上的在押人員刑期過三分之二的可辦假釋。張玉科拒絕寫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以得到假釋,而是要求無罪釋放,並以絕食抗議。第六天,他又被獄警關「小號」。

2011年2月15日上午,張玉科吃飯時突然抽搐,暈倒在床,抬到醫院已不治,當日被迫害致死。

瀋陽市和平區園林管理所王金鐘遭酷刑被迫害致死

王金鐘(明慧網)

王金鐘,男,48歲,大專程度,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園林管理所職工。

2004年5月20日下午,遼寧省瀋陽市鐵西興順派出所警察跨區將王金鐘在工作單位劫持,對他進行酷刑折磨後送進鐵西看守所。王金鐘於2004年6月14日下午被迫害致死,死後送醫大二院,院方診斷:王金鐘被送來醫院之前已死亡。有關人員於15日上午通知其家屬,沒說清死因。

王金鐘的遺體慘不忍睹,全身裸露,萎縮彎曲,只穿一條內褲;肋骨根根可見,腹部、小腹深陷,盆骨支起;雙腿向上蜷曲,雙臂平放在身體兩側,四肢枯乾如木棒;皮膚呈黑紅色,猶如被烘烤過一樣;太陽穴凹陷,顴骨突起,雙面頰塌陷發黑,沒有一點肉;眼窩淤青深陷,眼睛睜着,渾濁無光;嘴大張着,頸部喉結支起皮膚,人瘦弱不堪。

王金鐘,生前身體非常好,1.78米的個兒、160多斤重,忠厚、樸實、實幹、善良,被公安抓去20天,就不明不白地被害死了。

王金鐘離世後,單位開會宣布他絕食自殺死亡,並且嚇唬職工,不讓大夥去他家。同事們都很氣憤,好好的健康人抓去20天就不明不白地死了,大家都明白他是被迫害致死的。

遼寧省大連船舶檢驗局畢代紅遭大連勞動教養院迫害致死

畢代紅(明慧網)

畢代紅,女,37歲,在大連船舶檢驗局工作。1996年她開始修煉,之前患有的頭痛、腰椎間盤突出等因而痊癒。

在1999年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她多次去北京上訪,卻被非法抄家、罰款,後被單位強迫失業,失去了工作和生活來源。

2003年1月,畢代紅在講法輪功真相時,遭到旅順龍王塘派出所綁架,在沒通知家人的情況下被非法關押在旅順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2年,關押在大連勞動教養院,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剛到教養院的第一天,畢代紅因拒絕脫光衣服搜身,被勞教所獄警指派的一群普教在一樓男廁所外將她的衣服扒光,七八個人毆打她,打得她全身傷痕纍纍,耳朵和兩眼被打傷,大半個臉呈青紫色。

她被打倒在地後,普教趙輝用腳向她嘴上狠狠地碾去,致使她嘴唇破裂,牙齒全部鬆動,最後又將她送到「小號」折磨。

3個月後,畢代紅開始發燒、咳嗽,閉經,腹痛,病痛折磨得她常常整夜不能休息,人明顯消瘦衰老。警察卻視而不見,從未給其檢查身體,還讓犯人24小時看管限制她的自由。

後來她的家人在探望她時,發現她身體不適、臉色不好。在家人多次強烈要求院方給予檢查的情況下,畢代紅才被帶去檢查。

畢代紅被醫院檢查發現患卵巢癌晚期,教養院怕承擔責任,急切地通知她的家人給她辦了解教。醫院告知其家人她最多還有二三個月的時間。2005年9月1日,畢代紅離世。

大連港務局於力遭大北監獄鐵棒子毒打致死

於力(明慧網)

於力,女,60多歲,大連港務局退休職工,1995年走入法輪功修煉。得法修煉前,她曾患嚴重的冠心病;修煉後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後來於力做了大連一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

2001年的5月份,於力接到母親電話,得知她生了病,就去了一趟金州的母親家。當時她並沒想到警察已做好了綁架她的準備。她母親聽到敲門聲後,聽到是對面房老太太的聲音,就放鬆了警惕開了門,隱藏在暗處的警察蜂擁而至,將於力綁架走。

於力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看守所幾個月後,被非法判刑,投入大北監獄遭迫害。

大北監獄是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間地獄,然而各種酷刑絲毫不能讓於力放棄修煉。監獄使用更殘酷、更狡猾、更隱蔽的手段,用裹着一層膠皮的鐵棒子狠打於力。遭這種酷刑折磨後,從外表上看沒有傷,但是五臟六腑都被打壞了。

獄警把年已六旬的於力吊起來之後,狠命地揮舞着鐵棒子打她,直到將她打得昏死過去。為了驗證她是否還活着,再把她放下來,用滾燙的開水往她身上澆。於力的前胸後背被燙得不成樣子,但緩過氣的於力仍然不屈服。2003年10月份,於力被保外就醫回到家中。

從大北監獄回來後的第一個大年三十晚上,於力因吐血險些喪命;2005年9月末的一天晚上,她又一次嚴重地吐血,三天之後便離開了人世。

大連市郵政局金州分局曲萍因遭迫害離世

曲萍(明慧網)

曲萍,女,51歲,大連市金州區亮甲店鎮人、大連市郵政局金州分局亮甲店支局營業員。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五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次2年。

2004年10月10日,曲萍返回亮甲店自己家中。後在鎮上的商店裡(同行的還有她的姐姐)被亮甲店派出所警察當眾綁架劫持,當時在場的民眾很多,曲萍在整個過程中一直儘力向在場人員講清真相。

曲萍先被非法關入金州看守所,後再次送往馬三家教養院遭迫害。

曲萍被劫持後就開始絕食抗議,同時堅持對警察講清法輪功真相,在被送往馬三家的路上一路唱着《法輪大法好》、《為你而來》等法輪功真相歌曲,令警察非常震動。有的警察背地裡說她真是好樣的。

曲萍在馬三家做所謂「接收」前的體檢時,因尿已經成稀粥狀,被拒絕接收,被送回了家。這之後,她又被亮甲店警察多次騷擾,因長期遭受迫害,於2006年5月22日凌晨6點去世。

大連市西崗區工商局公務員顧群被姚家看守所迫害致死

顧群(明慧網)

顧群,男,50歲,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西崗區工商局公務員。

2008年3月16日下午,顧群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天津街派出所綁架,次日被劫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非法關押。

顧群以絕食抵制中共人員對他的綁架與非法關押,遭到野蠻灌食,身體嚴重受損。4月6日,看守所將其押往大連中心醫院打點滴,隨後又押回看守所內「醫治」。

4月7日,大連姚家看守所獄警將顧群押往大連市第三人民醫院看病,院方根據病情決定留他住本院治療;但看守所警察堅持說送他去公安醫院去治療,然而連公安醫院也沒送去,而是押回看守所內「醫治」。

4月8日上午9時,顧群又被送入大連第三人民醫院。其實此前,人已死亡,此舉僅是走過場,推卸責任,掩人耳目而已。

4月9日下午2點多,其親屬被告知他的死訊。看守所加緊組織偽證、極力掩蓋真相、封鎖消息。

顧群從遭綁架至迫害致死,前後不足23天。其間,中共企圖再次對顧群非法勞教1年半。他尚未被押送到勞教所,已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哈爾濱市某機關辦公室主任孔曉海遭灌食迫害致死

孔曉海(明慧網)

孔曉海,男,34歲,又名孔德易,黑龍江大學本科畢業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某機關辦公室主任。約在2000年初,孔曉海因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而被非法勞教,被投入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遭迫害。

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對不轉化(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利用刑事犯進行包夾,即兩名刑事犯包夾看守一名法輪功學員,無論睡覺、吃飯、上廁所,一天24小時都看着。「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他們就會得到減刑的獎勵。

法輪功學員被奴役勞動一天,直到夜裡12點才能睡覺。值夜班的警察還要分別找法輪功學員談話,第二天法輪功學員幹活打瞌睡時,就會被打。

2000年5月24晚,在勞教所四大隊里的全體法輪功學員開始絕食抗議警察的這種迫害。

5月25日上午,四大隊停產進行「整頓」,強迫全體勞教人員反覆學勞教所的所謂規則。警察分別找法輪功學員談話,下午1點開始給他們灌濃鹽水和生玉米面。

衛生所的馬大夫分別給法輪功學插管,給孔曉海插管時,先插他的右鼻孔,插入後用手抽拉兩下膠管(當時胃像反出來一樣難受),隨後又抽出膠管,再從他的左鼻孔插入。

當時絕食人數多達80多人。勞教所臨時從機關抽來一些人員,在幾個醫生護士的「指導」下分兩組給法輪功學員進行灌食,灌的是鹽水、玉米糊。

灌完食後,孔曉海臉色灰白、吐痰帶血、無法站立,由法輪功學員閆善柱架回宿舍,第二天早晨王教導員說:「你們不是能絕食嗎?都給我上外面打籃球去!」

孔曉海被背到外面,在籃球架子的廢水泥樓板上躺着。有人報告王教導員說孔曉海情況危險,王教導員卻說:「沒事,不用管他。」緊接着又有人說孔曉海已不行了。

孔曉海被人背到衛生所,之後又送到哈爾濱二院搶救,5月27日中午,孔曉海遭迫害致死。

(待續)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明慧網/ 大紀元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