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媒:從NBA對中共軟骨頭事件 看全球化帶給美國的五大教訓

美國保守派新聞網站《布賴特巴特新聞》(Breibart News)10月20日刊文,就最近的NBA對中共的軟弱表現,總結出了全球化帶給美國的五大教訓。

圖為10月18日支持香港人士在NBA賽場上抗議球星詹姆斯和網隊老闆向中共磕頭。

全美職業籃球聯盟NBA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10月4日推文「為自由而戰,與香港同在」後,中國大陸的贊助商和轉播平台發起抵制,火箭隊被全面封殺。NBA在第一時間做切割聲明。NBA湖人隊球星詹姆斯(LeBron James)於10月14日發推文,批評莫雷不考慮後果發推,使聯盟和他的球隊陷入艱難。後迫於美國國內壓力,NBA總裁蕭華在10月17日透露他拒絕了中方要NBA解僱莫雷的要求。

美國保守派新聞網站《布賴特巴特新聞》(Breibart News)周日(10月20日)刊文,就最近的NBA對中共的軟弱表現,總結出了全球化帶給美國的五大教訓。

一、美國大公司愛共產黨的錢勝過愛美國的自由

《底特律自由報》(the Detroit Free Press)專欄作家艾爾邦(Mitch Albom)在10月13日的發表了題為「NBA在中國的代價?靈魂」的文章。他說:「中共繼續在誘騙美國企業。我們開始看到了巨額利潤後面的真正代價。」

NBA大球星詹姆斯已經證明了他自己的怯懦和軟骨頭。他是一名運動員,但更是一個商人,有數億美元的商業贊助和影視片酬。就如《華盛頓郵報》影評家邦奇(Sonny Bunch)所說:「如果詹姆斯是一個不道德的怪物,那麼比起電影業中的大多數怪物,他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說到電影業,《布賴特巴特新聞》的諾爾特(John Nolte)表示,好萊塢向中共屈膝的記錄比NBA更糟糕。

其實,不僅是NBA和好萊塢,幾乎所有的美國大公司都依賴中國生產產品,那裡有低工資、惡劣的工作條件和嚴重的污染。美國的工人怎麼能夠競爭?又是否應該去競爭?正如知名電台主持人埃里克森(Erick Erickson)所說:「美國公司愛共產黨的錢勝過愛美國的自由。」

財富500強的公司,他們愛國嗎?

二、迷惑人的「社會正義啟蒙煙幕彈

左翼思潮所謂「社會正義」等的「啟蒙」只是一個煙幕,可以讓某些標榜政治正確的團體打壓他們不喜歡的團體。啟蒙與正義或公平毫無相干,只是嫉妒和斂財。就是說,如果一個團體打擊並戰勝了另一個團體,他就地位和財富雙收。

啟蒙者都是為了權力,包括評判對錯的權力。更有甚者想變就變,只是為了證明他們權力巨大。

所以,每次NBA在高談「社會正義」的時候,我們聽的人就在想:這些人在大談人權和社會正義,他們應該不會與獨裁的紅色中共沆瀣一氣了吧!

當然,他們賺得盆滿缽盈後還會繼續夸夸其談美國的偉大。因為「啟蒙」是為了權力,啟蒙者可以用這個權力隨心所欲,從向中共低頭到教訓我們,等等。

三、全球主義和「啟蒙運動」使大部分工人貧窮,只讓少部分人富有起來

自從冷戰結束後的30多年來,不用擔心共產主義叛亂了,世界向投資敞開了大門,大公司也從全球化找到了新的生財之道。像運動員、電影明星、華爾街投資人等都大發其財,而大部分的工人則被拋在了後面。

其結果是,離岸外包給美國勞工造成了災難。即使在全球貿易蓬勃發展後,美國工人的工資仍然原地踏步。川普總統前首席策略師班農三年前曾說:「全球主義毀了美國工人階級,製造了亞洲的中產階級。」

在全球化時代,如果公司能夠在其他國家找到更便宜的合格勞工,如中國,那麼就會給美國工人的工資造成壓力。當然,這些公司不敢明說,為了更大的利潤將裁減美國工人,並用裁員作威脅來保持低工資。

於是,這些公司發展出來一整套自由主義的全新術語,完全改變了實質。在克林頓任總統期間,推崇的是單一世界的烏托邦主義。只是在「9·11」恐怖襲擊後,和平統一的理念不靈了。

但公司仍不想停止離岸外包。於是他們開始向美國中產階級開戰,只不過是狡猾地偽裝成「啟蒙運動」,針對犯人、單一性別廁所、二氧化碳排放等他們能夠想到的議題做文章。

這些公司高管們有一點是不用擔心的:無論他們怎麼左傾,共和黨都會維護低稅率。換句話說,公司可以盡情地玩左傾而不必付出代價。

四、民主黨對川普恨之入骨,以至於不在乎中共的問題

現在美中貿易戰正酣。問問你自己:民主黨是想川普贏嗎?或者想他輸?如果川普輸了,經濟進入衰退,你認為民主黨會悲傷還是高興?

其實除NBA和大公司向中共屈膝以外,還有有關中共的很多問題,包括偷盜知識產權,軍事競爭,還有香港、基督徒、穆斯林、西藏人和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權。一些民主黨人會多多少少地談到這些問題。但我們知道,他們把國際上的問題置於其國內的真正目標之下,那就是:趕走川普。

美國東西兩岸是民主黨的票倉,也是全球化的最大收益者。民主黨知道,要想贏得多數,他們還必須贏得美國大陸民眾的選票。因此,民主黨正在大量利用全球化支持者的錢試圖取代共和黨議員的位置。

五、更重要的一點是,我們經歷過種種外國滲透,我們都勝利

在20世紀,美國面臨著法西斯和共產主義兩個外部威脅,並滲透進入了美國。在1930年代,納粹德國和蘇聯在美國都有大量的支持者,他們組成了第五縱隊,隨時準備搞顛覆活動,甚至暴動。

山姆大叔予以了強烈回擊。《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於1938年通過,切斷了外國對美國危險組織的贊助。兩年後,又通過了《外國人登記法》,進一步加強了聯邦法的執行。

二戰結束後,我們全神貫注於冷戰,包括掃除國內共產主義的威脅。

1947年,杜魯門總統要求聯邦僱員和承包商忠誠宣誓。1948年,阿爾格·希斯(Alger Hiss)和其他共產主義間諜被揭露和監禁。1952年,《移民和國籍法》對可疑移民申請更加嚴格。

最後,美國勝利了!

重溫歷史,我們看到,即使情況看起來很嚴峻,也總會有希望。今天,我們不能輕視中共的威脅,但我們也必須充滿希望。

同時,當我們聚集力量時,熱愛國家和熱愛自由的美國人需要確保我們的優秀運動員、大型體育聯盟和大公司站在我們一邊。但在目前,他們還沒有。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凌浩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