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赫:四中全會前 習近平的弦外之音

作者:
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危局為反習勢力提供了足夠多的彈藥;而習的「小組治國」方式勢將與中央委員里的「集體領導」支持者們形成某種對立;「中共大腦」王滬寧的誤導大大加劇習的「左右徘徊」,致使習「里外不是人」,似乎喪失擺脫危機的決策能力。如此種種,四中全會上的攤牌將是大概率事件。

習近平在十一宴會上

還有10天10月過完,而已被拖延了一年多的、原定10月召開的四中全會仍無確切日期。筆者以前說過:四中全會“註定是習的一大關”;習吉凶難卜。

為什麼說是“註定”呢?其一,習的空前集權與中共的空前危機兩者之間的巨大反差,需要一個說法;其二,以前的經歷讓習對四中全會心存忌憚了(習在17大被確定為接班人,但17屆四中全會未讓習循例出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為接班做準備,一種流行說法是當時發生了一場“莽動的軍事政變”)。

當然,習更知道,“改革開放”以來,中共暗鬥最激烈的四中全會當屬15年前那次。16屆四中全會(2004年9月16日至9月19日),江澤民突然將中共軍委主席的位置交給胡錦濤,在國內,不論官場還是民間,都大感意外;雖然,《紐約時報》提前10天(9月7日)披露了此事。

順便閑話一句,“《紐約時報》事件”導致在北京擔任《紐約時報》研究助理的趙岩後被判刑3年。趙岩之事又波及到了我以前的一位同事,幸好他最後未被拖進去。

這次四中全會,筆者拙見,其兇險程度大大超過15年前那次。

習對此也不是完全沒有一點本能、預感。如果存在預兆、存在一語成讖的話,今年以來習已悲鳴多次了(雖然在表達形式上很強硬)。

——1月21日至24日,習近平在緊急召開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專題研討班上,大講“底線思維”、“重大風險”。

——3月,習訪歐期間,步履蹣跚;在與意大利眾議院議長菲科(Roberto Fico)會見臨近結束時,突然拋出一句不明不白的“我將無我,不負人民”。

——6月24日至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連續兩天開會、學習,習大講黨內各種“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注意是講“黨內”。

——9月3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青年幹部培訓班的開班儀式上大講“鬥爭”,新華社的一篇報導至少58次提到“鬥爭”一詞。“鬥爭”誰呢?

——10月2日,即中共竊國70周年大閱兵次日,中共黨刊《求是》竟刊發習近平2018年1月5日在中共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會上的講話稿。習大講,中國各個王朝都擺脫不了覆滅的宿命,中共作為一個大黨,要“敢於刀刃向內”,“防止禍起蕭牆”等。

——10月12日,習在南亞訪問期間,令人驚詫地對尼泊爾總理奧利說:“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誰將“粉身碎骨”?

現在,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危局為反習勢力提供了足夠多的彈藥;而習的“小組治國”方式勢將與中央委員里的“集體領導”支持者們形成某種對立;“中共大腦”王滬寧的誤導大大加劇習的“左右徘徊”,致使習“里外不是人”,似乎喪失擺脫危機的決策能力。如此種種,四中全會上的攤牌將是大概率事件。

習大概還沒有覺悟到,他的“保黨情結”已演變成為了黨吞噬他的“虎口”。

這個一心要吞噬習的黨,習還想力保。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荒謬的戲嗎?#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