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女大學生李心草溺斃家屬不接受意外推論 輿論升溫慨嘆基層女孩命運縮影

雲南省昆明市一名女大學生,一個月前被發現溺斃的案件有新發展,其母親周日(13日)在網上發文指女兒死亡真相不明。公安局其後發佈通報稱高度重視事件,並立即成立工作組開展調查。知情人士指事件存在明顯的程序漏洞,又指女學生死亡只是無數中國貧寒家庭,女孩悲慘命運的縮影。

2019年10月13日,李心草的母親公開發布的求助資訊。(李心草親人發佈)

雲南省昆明市一名女大學生,一個月前被發現溺斃的案件有新發展,其母親周日(13日)在網上發文指女兒死亡真相不明。公安局其後發佈通報稱高度重視事件,並立即成立工作組開展調查。知情人士指事件存在明顯的程序漏洞,又指女學生死亡只是無數中國貧寒家庭,女孩悲慘命運的縮影。(黃小山/程文報道)

昆明理工大學19歲大二女生李心草死亡事件,被漠視、甚至是壓制了一個月之後,才藉助自媒體曝光而引起注意。

李心草的母親陳美蓮周日(13日)在網上發文質疑女兒死因,陳美蓮披露的視頻和控訴材料顯示,李心草跳江前曾遭男子猥褻和暴力。

官媒《人民日報》其後援引昆明警方的消息稱,李心草只是意外落水死亡,不構成刑事案。

在《人民日報》疑似闢謠的消息發出後幾個小時,官方全面封殺了該報導,所有轉載和引用昆明警方該說法的報導,都被刪除。而昆明警方亦稱,他們沒有發佈調查結果。

李心草的姨父馮先生對本台表示,李心草的母親一直還在悲痛中,看到《人民日報》的消息後,立即氣倒了,至今還無法起床。

馮先生還強調,他們也不清楚警方為甚麼發佈這個說法,而事後又全面刪除。他認為,從案發之後,當地警方就存在誤導受害者家屬的做法。

馮先生說:她現在睡到動都不動,早上剛打針回來。也不知道他們為甚麼要公布又要刪掉,他們沒有通知我們甚麼結果。昨天屍檢,10天才有結果嘛,我們主動問他們的,他們說不知道。我們問的盤龍區鼓樓派出所。第一次我們沒看那個視頻之前,是派出所的警官,他們誘導我們去調解,在調解的過程當中,那兩個男生的家長沒有來,就終止了調解。一個男生呢,好像是學生,另一個好像是上班了,具體幹甚麼我們也不知道。

馮先生還指出,李心草出生不到10個月就喪父,而從小撫養孩子長大外公外婆至今不知道這個噩耗。

馮先生說:她還只有10個月的時候她爸爸就因為礦難離開了,她媽媽呢是她高中體檢身體的時候知道是有心臟病了。所以她媽媽沒有勞動力,家裡面只有個奶奶。我是她的姨爹,還有她的舅媽、舅舅,就是我們把她養大。她考上大學,她媽媽對她呢,就有很多的期望,現在她外公外婆還不知道,都7、80歲的老人了,我們不敢給他們知道。

教育業界人士石先生則指出,根據目前公開的資訊,李心草死亡不排除屬意外的因素,但現在警方在屍檢結果都沒出的時候,聲稱不涉及刑案,本身程序就不合法,並且種種蹊蹺的事情,也導致迄今為止依然真相不明。

石先生說:警方在剛剛屍檢結束的時候,就通過《人民日報》發佈了消息,警方是沒有通過書面的方式正式的公布調查結果,它是接受《人民日報》的採訪,通過《人民日報》來發佈的。但是呢,發佈之後,它又說沒有發佈,可能是遭到了啥子壓力,或者是遭到了質疑。實際上它的時間程序上,有問題。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昆明市公安局,但該局拒絕回應。

而婦權人士郭晶則指出,李心草的悲劇,以及其跳江前所呈現出的絕望和被欺淩的狀態,其實只是中國社會底層家庭子女,特別是女孩子命運的縮影。

郭晶:實際上現在基本上想通過比如說受教育,去有一個社會階層的升遷,其實也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她們的這個社會資源,比如家庭很難給她們支持,社會也是很難去提供機會給他們。也就是她們即便是讀了大學,但是她們看不到未來是怎樣的。這個迷茫實際上應該是一種是社會性的迷茫。在這種困境下,人都會去看似的一些捷徑吧,但是,實際上根本不存在捷徑,有些人反而會利用這些社會的一些困境,最終被壓迫的還是這個社會的底層和弱勢。

郭晶還指出,相比10多年以前,來自貧寒家庭的孩子,獲得向上流動的機會更少。在越來越少的資源下,她們即便是大學畢業,也越來越難以在大城市立足,而這也會加劇這個群體絕望的情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