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重要談話得去洗浴中心」 官員見面流行擁抱 趁機摸摸對方身上是否帶設備

陸媒報導說,官員的間諜設備來自他們的妻子、情人、同僚及競爭對手。

2012年12月6日陸媒《重慶晚報》發表的一則報導,披露了官場竊聽成風的情況,報導曾廣獲轉載。雖然時間過去7年,經過近幾年北京當局的反腐曝光的官場種種不堪內情,這些情節可以得到印證,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寫作這篇報導的記者,採訪了專為官員做拆竊聽器服務的主人公齊紅。

齊紅,1米85左右的塊頭,在北京地鐵擁擠的人群里,齊紅抓住扶手,露出了一條條深深的刀疤。人們瞅着他,立即躲向一邊。傷痕是23年前留下的……他沒法和別人解釋。

報導說,齊紅不說話的時候,是一副嚴肅而戒備的神情,而當他開口說話,你能感受到他密集的思索。

此前,一則登在《南方周末》頭版的報導中說,他揭露了道成公司(聲稱開創了“醫患關係第三方管理”)打擊患者、欺世盜名、涉嫌違法犯罪的行為。

“不是揭露,而是揭示真相,”齊紅糾正記者的說法。記者說,在山東一座城市裡和齊紅聊了幾天,其中很多內容沒法公開。這次僅僅要說的是,他從上百名官員的汽車、辦公室或是卧房拆出三百多個竊聽偷拍器材的事情。這發生在2011年。

竊聽成風:一周最多拆四十多個

齊紅說,他第一次為官員拆出竊聽器時,對方面對結果的反應。那是他始料不及的,就是:雙腿一軟,癱坐地上,久久不能說話。齊紅更沒想到的是,自己在官場上傳開了名聲。

因為在中國大陸,熟人才是通行證。官員們紛紛通過熟識的朋友來找齊紅檢測,拆除竊聽偷拍設備。出於保險起見或是覺察到某種異常。

比方說,妻子得知某個秘密行蹤,領導講話“話中帶話”,他們都會找到齊紅。最忙碌的一周,他拆出了四十多個。

官員現在見面都搞擁抱趁機摸摸對方身上是否帶設備

報導說,齊紅這段神奇的經歷起源於一次飯局。一名來自山西的官員帶來了“官場竊聽成風”的信息——官員們廣泛使用間諜設備,彼此刺探,抓對手把柄,由此副職立刻升為正職……

該名山西官員說:“現在我們見面都要擁抱,趁機摸摸對方身上是否帶設備,重要談話得去洗浴中心,”據說這話讓在座的人震驚。

報導說,在山東一帶,這樣的現象前所未聞,官員們紛紛感慨——人心是不可靠的。

情人“藏得很深”公務員相互收集黑材料

齊紅則思慮得更多,“公務員隊伍相互收集黑材料,將會帶來什麼後果?”他還對朋友們說:“我要對你們的安全做個檢測,我想想辦法,你們等着吧……”沒過幾天,他就找到一套檢測儀器。

檢測工作先在朋友圈中進行。“焦點”人物會成為優先考慮對象,有一位是手握審批權力而又鋒芒外露的處級幹部。

“萬一我私生活被發現,老婆不讓我回家了怎麼辦?”聽到齊紅提出主動排查,這位“處級”還一臉輕鬆開玩笑。但很快,他就嘗到了沉重的滋味——兩個竊聽器、一個針孔攝像頭,藏在了辦公室的空調里。

“臉頓時煞白了,直勾勾望着天花板”,他的兩三個小時後才緩過神來對齊紅說,不可能是家人裝的,情人“藏得很深啊”。

冷靜之後是應對。接下來一周,他頻繁拜訪上級,給他們送禮,終於得到“點撥”——某副手能力超群,應該調去更富挑戰性的崗位。他豁然開朗,將副手調離。

“像國家領導人”的官員接受檢測是否好乾部

陸媒報導說,官員的間諜設備來自他們的妻子、情人、同僚及競爭對手。在查出前二三十個竊聽偷拍器時,齊紅忍不住想:朋友們待一塊時,各抒己見,指點江山,談起腐敗還同仇敵愾。回歸官場後,他們是怎樣的形象?又是如何成為“腐敗一員”的?

起初,他還帶着了解中國官場、窺探人性另一面的好奇心。可當漸漸深入他們的隱私,他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尷尬。

他談到一位朋友,一個總是風度翩翩、侃侃而談並且見解深刻的廳級官員,他打了個比喻——“像國家領導人”。一次閑聊中,對方調侃着說:“怎麼不幫我檢查檢查,看看我是不是好乾部?”

接下來,又是一串轉折。齊紅果真在車上查出了插卡式竊聽器,還看到了一張前所未有的扭曲的臉,“突然間給你的感覺是皮膚都皺起來了,就好像突然核武器爆炸,被輻射到了。”

二十多天後,他找到齊紅,嚴肅地說:“我承認,我有兩個情人。我馬上終止交往!”

可是,他為什麼要特意向齊紅交代呢?

報導說,齊紅也會有這個窘迫的疑問。在其他場合,有人沖他驚呼,老子沒有貪污!有人還得表演出冷靜。但齊紅並不是愚蠢的觀眾,他當時就想,為什麼你的反應變得遲鈍而神情忽然恍惚了呢?

局長懷疑是情人裝了竊聽器分手後仍咬牙切齒

齊紅又繼續講起了一名局長的故事。與“廳級”不同,這名局長迅速接受了結果,並斷定:情人裝了竊聽器。隨後他和情人果斷分手。

再提起此事時,局長仍咬牙切齒:“太厭惡了”。聽多了石榴裙下栽跟頭的故事,他甚至懷疑起情人的背景,“是不是被誰安插在身邊的?是不是被利用了?”壓抑和不安之感,長久籠罩着他。

官場憂心忡忡

報導說,齊紅還看到了更多。當場大罵某人是狗背後捅刀子的,心臟病發作而惶惶不可終日的……齊紅趕到醫院,看對方可憐巴巴的樣子,卻不能主動發問,也不能勸導,誰也不願把問題戳破。

至於那些沒檢測出問題的倖存官員呢,能鬆一口氣吧?可不!他們憂心忡忡,成天懷疑,是不是檢測設備不夠先進啊?

“要不要告訴他呢”。慢慢地,當齊紅檢測到竊聽偷拍器,他都在心裏猶豫一番——不說,不知他們會走上哪條路?我不願看到凄慘的事發生。說了,看到這麼多的表情,得病的,沉默的,我還得去安慰他們。

但是,還有人以隱約的懷疑眼神暗示——你這樣給我們檢測,是不是有什麼不良目的?啊?

後記:不止反映官場糜爛也顯示內鬥你死我活

其實還有更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偷拍也很厲害。看看這幾年,公民記者朱瑞峰在2012年曝光涉性愛視頻的重慶雷政富趙紅霞案,導致重慶官場十餘名中高級官員涉案落馬;北京原副市長劉志華被一盤長達60分鐘的錄像帶扳倒,這盤錄像帶是劉在香港進行色情交易的整個過程;河南周口女商人楊瑞招待官員在美林大酒店開設的秘密會所享樂,並安排女服務生陪侍,過程中錄下了不少色情影片………。不止一般官員,中共高層也一樣,早幾年先後落馬的薄熙來、周永康和令計劃,都搞對中南海高官的竊聽,因為弄黑材料,要搞政變,最後被定性為“野心家、陰謀家”。所謂內鬥你死我活,就這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