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中國小伙當酒店試睡員:我睡遍全球奢華酒店!

四年前,國內一家互聯網旅遊公司開啟了「酒店試睡員」計劃,這一職業得以進入公眾視野。對於酒店方,一個評測員在對酒店進行試睡後,給出反饋,幫助酒店改善服務,還能給酒店做推廣。而對於評測員來說,這份工作不僅需要對旅遊業有深入的了解,還需要細緻入微的觀察能力和體驗能力。越來越多的旅遊愛好者做起了酒店測評的工作,趙天一是其中之一,過去的一年,他光臨了超過三十家酒店,略有不同的是,這些酒店位於秘魯的峽谷,非洲的草原,錫蘭的茶園,一晚的房費超過三萬,接待的也大都為各國富豪。趙天一在高奢酒店中奔走,做評測,做旅行定製。以下是趙天一的自述。圖為趙天一在印度阿格拉Oberoi Amarvilas酒店接受員工的歡迎儀式。

我開始做這一行是在2014年,當時我剛從紐約大學旅遊管理專業畢業,進入了香港一家旅遊公司,幫客人做旅行定製。選擇這個職業,一方面是受家庭影響,在我小時候,父母就在西安經營了一家旅行社,我跟着跑遍了全國各地,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己特別好玩兒。圖為趙天一在墨西哥與墨西哥城太陽金字塔合影。

我曾經做過一段時間的背包客。2009年,我才18歲,有一天早上和我爸吵了一架,天剛蒙蒙亮,我從他錢包里搜出了一千塊,自己跑去火車站買了一張前往拉薩的硬座票。擠了30小時的火車後,到達了拉薩,住進了一家青旅,白天在拉薩城區里遊盪,晚上和鬍子拉碴的背包客大叔們喝着青稞酒聊天。那時候比較叛逆,在西藏玩到沒錢回家了,最終在爸爸的幫助下才買了張回程機票。圖為趙天一在拉薩和喇嘛的合影。

第二年,我又去了非洲。在非洲的營地搭帳篷、做飯、洗碗,十天沒洗過澡。到了烏干達首都,終於找到了洗澡的地方,和我一起去的澳洲人和法國人搶着衝進房間洗澡,但很快兩分鐘後又走了出來。我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走進去後才知道,原來是電箱漏了電,大家為了不被電,所以洗得很快。圖為趙天一在非洲烏干達與當地人共舞。

今年我又去了一次非洲,剛回來。我現在去非洲的體驗和之前完全不同了。圖為坦桑尼亞andBeyond Grumeti Lodge酒店的野外早餐。

這一次我住在非洲的Singita酒店,這個酒店位於坦桑尼亞塞倫蓋蒂國家公園西邊的私人保護區內,擁有五個分隔的營地,大概有3600平方公里,差不多是整個上海市的二分之一,但它只能住一百多位客人,營地里的300個服務人員就為他們服務。每晚的價格35000美金起。酒店用品都非常奢華,愛馬仕的床單,迪奧的銀器,卡地亞的水晶,酒店有自己的「候機室」、停機坪和無邊泳池,旱季時還有不少野生動物爬到岸邊來休憩。但它真正的豪華之處在於它有全世界20%的格氏斑馬,80多頭犀牛,三四十頭獅子和花豹。圖為坦桑尼亞格魯美蒂Singita Sabora Tented Lodge酒店房間內部。

迄今,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住的第一家奢華酒店,那是一家在杭州靈隱寺旁的酒店。那時候剛入行,看了酒店的價格表,我很驚訝,竟然有一晚上5000多人民幣的酒店,這是在住什麼?酒店也在永福寺的旁邊,我早晨起來看風景,路上很多僧人走來走去,前面不遠就是他們的寺廟。有了這樣的體驗,立馬解答了我當時的疑惑。圖為趙天一在杭州酒店考察時,在清晨遇到做早課的和尚。

我在旅遊行業做得久了,去的地方也更多,認識了一些雜誌社的朋友,他們就讓我為雜誌供稿,這也省去了他們派人去住酒店的錢。2016年,我離開了前公司,加入了叔叔的旅行社,平時作為旅行社成員,我會接收到很多奢華酒店集團的邀請前去考察體驗,還會有酒店通過雜誌社組織旅行方面的KOL安排試住及測評。相較後一種有着更多宣傳壓力的試住,作為行業從業者的考察及試住會顯得更為公允,可以更多從專業角度給酒店方提出中肯的建議,且不會受到酒店公關及市場部門的問責。圖為趙天一在中國國際豪華旅遊博覽會(ILTM China)展覽開幕演講。

我每去一個地方都會拍很多照,上次去非洲,早出晚歸,累得不行。因為我喜歡拍野生動物,拍出來很有成就感。為了拍到非洲野生動物的照片,我背着15斤重的相機加鏡頭,在營地逛,還養成了動物的作息時間,早上六點到九點出來活動。攝影原來只是我的一個愛好,現在已經成了工作的一部分。圖為趙天一在坦桑尼亞的曼雅拉湖日出時拍到的斑馬群。

我開始接觸攝影是在大四,因為喜歡旅行,就想用照片記錄下一些東西,後來在紐約報了幾門攝影課程,一直在拍。大學時,我在《紐約觀察家》雜誌社實習,雜誌社的老闆是特朗普總統的女婿庫什納,所以經常會在各種宴會上碰到特朗普一家,我在宴會上為他們拍過照。趙天一參加《紐約觀察家》雜誌派對。

2013年,趙天一在宴會上拍攝的特朗普及夫人。

我第一次帶客人出行是接待一幫從北美來北京開會的年輕總裁,那個組織俗稱世界富二代聯合會。我帶他們到了西安,一路上幫他們拍照,陪着聊天。他們很關心中國的變化,但是一般導遊可能不能聊得很深,我熟悉這些東西,可以更深入地分享,他們覺得蠻有意思的。我覺得這就是旅行的意義,讓兩個原本相隔很遠的個體能互相了解對方的文化,學會彼此尊重。那次之後,我形成了做功課的習慣。比如沒去過埃及,我會在出發前三個月把埃及歷史相關的紀錄片都看一下。最近去秘魯之前也看了很多書籍,其中有一本書叫《鋼鐵槍炮與病菌》,是專門介紹秘魯印加王朝是如何被西班牙人消滅的。去不一樣的地方前,多去了解當地的歷史文化,可以更好地去理解當地。圖為趙天一在肯雅萊基皮亞的營地與小象合影。

趙天一在印度尼西亞巴厘島酒店參加祈福儀式。

每次去不同的地方,我總會有一些意外收穫。上次去印度旅行,我住的是印度皇宮酒店,這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皇宮酒店,酒店分為三側,西側住着印度王公,中側是博物館,東側則是酒店。平常人是見不到王公一家的。但我住的那天,酒店總經理跑來問我,你要不要去見王公,去他房間喝個下午茶。因為印度的貴族也想和中國人談生意,就叫了我過去喝茶、聊天。之前在香港公司工作時,我曾經安排客人單獨參觀克林姆宮以及閉館後的盧浮宮,甚至還帶客人和戈爾巴喬夫一起喝茶,聊蘇聯的歷史。圖為趙天一與印度焦特普爾王公合影。

我從事這一行快四年了,也遇到過各種各樣的意外狀況,印象最深刻的是為美國曼哈頓的一位基金經理安排行程。經理的女兒要過12歲生日,她告訴媽媽自己想要的生日禮物是環遊世界。這位豪氣的母親一口答應了,立刻為她買下了環球套票,去巴厘島潛水、菲律賓看鯨鯊、西藏看活佛,去斯里蘭卡種茶、坦桑尼卡看動物、復活節島看石象,再加上旅行規劃費,總共40萬美金。我給小女孩定了坦桑尼亞的一家酒店,酒店所在的私人島上沒有碼頭,所有客人都要等船停靠在沙灘旁時,跳入沒過小腿肚的水中,從沙灘步行到酒店。女孩到岸後,酒店派了兩個強壯的黑人來背行李,其中一位黑人一不小心踩到了海膽上扎破了腳,噗嗤一下,兩個包掉到了水裡,包里都是女孩的相機、ipad和各種電子產品,而相機里又存着女孩旅行途中的所有照片。女孩的媽媽大發雷霆,凌晨給我打來電話。島上沒有修理店,我只能想辦法找人搶修,於是當天晚上,我們包了一架飛機把相機運送到了肯雅的首都內羅畢,拿去相機店修理。還好內存卡沒壞,照片被複原了。圖為趙天一在南非開普敦搭乘私人飛機飛往營地。

酒店住得多了,我也摸索出了一些經驗。判斷一個酒店的好壞,細節很重要。拖鞋擺放的方向是面朝床還是背朝床,若是面朝床,便能讓住客早上起床時更方便穿拖鞋。保險柜的位置是否高度適中,這樣富豪住客們取放東西時就不需要彎腰躬身。洗漱盆的個數,床品的大小,咖啡膠囊的牌子,這些都能體現出酒店的服務情況。圖為在泰國曼谷Peninsula酒店測評早餐。

前段時間,微博大V花總曝光了國內五星級酒店的衛生問題,引來巨大爭議。我也看了這個視頻,剛開始看開頭,被點名的是幾家普通連鎖的四星五星酒店。我還想,花總這是沒住好酒店吧。隨着視頻不斷進展,半島、四季這些酒店也出來了,我很震驚。直到最後,安縵、保利等幾個詞的出現,我心裏一沉,真沒想到所有酒店都被一網打盡。在我看來,這也是一個教訓,國內的服務業確實需要改善,沒有精細的檢查標準是不行的。國外的評測機構,例如福布斯,他們的工作人員在測評時,可是會拿紫光燈在被子上掃的。圖為印度焦特普爾Umaid Bhawan Palace酒店歡迎儀式。

我住了這麼多酒店,感覺國內酒店和國外酒店在設計、硬件上沒什麼區別,但在服務上,國內確實不如國外酒店細緻,我最常入住的一家全球高端連鎖酒店,服務人員可以叫出每個客人的名字。上菜時,酒店廚房的黑板上會貼每一位客人護照的照片,照片下面標註着客人的忌口食物。一般酒店清潔可能一天最多兩次,但它能做到一天五六次,每當我離開酒店,就會有清潔工人進去收拾房間。但在國內的大環境下,所有打掃衛生的阿姨所從事的是低配的工作,薪水低,但績效考核又很高,客人入住的時候基本上又都是在中午12點鐘到下午4點鐘左右,她們要在很短時間把房間打掃完,是比較困難的。所以問題還是出在酒店管理上。圖為趙天一在美國納帕溪谷品酒列車上。

大多數人以為,全世界最奢華的酒店是在歐洲或北美的大都市裡,但事實並非如此,在國外奢華旅遊雜誌評選出的世界Top50最奢華酒店中,非洲的各家頂級營地能占其中的三分之一。圖為肯雅萊基皮亞Ol Jogi酒店房間。

這些頂級營地所在的位置決定了昂貴的價錢,因為位置決定了客人與野生動物的距離。越是在邊遠偏窮、人跡罕至,自然環境比較惡劣的地方,它反而能呈現出跟大城市一樣的奢華感,我覺得這是比較難能可貴的。圖為肯雅萊基皮亞Ol Jogi酒店餐廳。

我以前也住過紐約的奢華酒店,400多平米的總統套房。男女更衣室、男女洗手間、書房、娛樂室一應俱全,但一個人佔據如此大的空間,太壓抑了。從那以後,我就更喜歡比較小而美的酒店,比如在土耳其、非洲的比較小眾的酒店。我發現,現在國內大部分遊客還是習慣於煥然一新,硬件奢華的酒店,他們入住國外的酒店時,常常會因為房間設施老舊,面積拮据而吐槽個不停。靈隱寺旁邊的那家酒店在開業初期,很多遊客衝著名頭前去體驗,結果沒幾天酒店就接到大量投訴,客人們抱怨酒店房間沒有配備電視,最後酒店不得已在房間里放了張卡片提示「如有觀影需求,請致電前台禮賓」。然後酒店的員工就呼哧呼哧地抬來台彩色液晶電視放到桌上。其實酒店設計者的初衷是做成江南村舍的感覺,但國內的旅客沒有理解這種設置。而在國外的奢華酒店住客眼中,好的酒店要遵從「樂活」理念,健康、有機、環保、綠色,所以他們通常也不會選擇在房間里看電視。圖為秘魯庫斯科Belmond Monasterio酒店浴缸。

好的一點是,現在國人的觀念也有變化,越來越多的人把酒店看作旅行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不僅僅是睡一晚上。而且現在好的酒店,大家幾乎都知道,五年前,國內住客在選酒店的時候,會覺得香格里拉就是最奢華的酒店品牌,但現在半島、瑰麗、文化東方等小型奢華酒店都能在網絡上搜到不少人入住過。對我來說,旅行已經變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空閑時回到北京,我特別不想出門,就愛在家獃著。經常出去,我也會有煩躁的感覺,但能把興趣愛好作為職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要接受它的優缺點。在別人眼裡看我們還蠻風光的,每天住這麼貴的酒店,但其實工作還是工作,沒有優劣之分。圖為趙天一在美國納帕溪谷Auberge du Soleil酒店餐廳測評飲食。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