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液體黃金!創下世界醉昂貴白葡萄酒記錄的滴金酒庄!

波爾多的「一級名庄」拉菲、拉圖、木桐、瑪歌、侯伯王已漸漸為大家熟知,但還有一間超一級酒庄凌駕於這些一級庄之上,它就是滴金酒庄(Château d'Yquem)堪稱滴滴如金,非常珍貴!

1855年,在舉世矚目的巴黎世博會(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 Paris)期間,拿破崙三世授命波爾多葡萄酒協會,給梅多克的乾紅葡萄酒庄,以及蘇玳-巴薩克的甜白葡萄酒酒進行評級,這便是「1855年分級」的由來。

所有酒庄中,滴金是僅有的一家擁有「超一級」(Premier Cru Supérieur)稱號的酒庄,其他所有酒庄都在它之下!

不僅擁有盛名,即便在今天,滴金仍然價值不菲。

2011年,一瓶1811年的滴金以75,000英鎊的高價被拍賣,當時合人民幣近78萬元。成為目前世界上醉昂貴的一款白葡萄酒(一眾蒙哈榭率伊穆、侯伯王白,表示不服≥▽≤)。

在介紹滴金酒庄與年份之前,我們必須先強調它的貨源:「酒庄直出 Ex-Château」。

有朋友也許好奇:「酒庄直出」真的那麼重要,如此「值錢」嗎?

實際上,對於精貴的鼎級名庄,他們的貨源常常讓愛好者們操碎了心,即便是來自德高望重的收藏家或專業嚴肅的供應商,也難免遭受過轉手、輾轉之苦,酒質與狀態堪憂。就更不用說一些「來歷不明」的葡萄酒,連真偽都難辨。

而「酒庄直出」(Ex-Chateau)就保證了這批酒,是直接來自酒庄的酒窖,經過娘家酒庄的悉心照料,品質與狀態可謂無人能出其右。

鵝且,鵝司的定價更是良心備至,簡直可遇而不可求哦!

關於滴金酒庄,除了位居醉顯貴的超一級以外,它的身後,也有知名奢侈品集團路易威登(LVMH),作為大股東的雄厚支持。

在滴金精益求精的葡萄園管理、釀造過程中,需要相當的資金。比如說酒庄的採摘,堪比「逐粒精選」。

滴金酒庄對葡萄採摘時間的選擇十分謹慎。每年酒庄大概會進行平均6次的手工採摘,以確保挑選到沾染了貴腐菌的葡萄。挑選後,葡萄會壓榨三次進行發酵,發酵完成後酒液會移至橡木桶中熟成3年左右。在不好的年份中,產出的葡萄酒不會被標上酒庄的名字。

即:如此細緻入微的多次「逐粒」採摘,換來的可能是一個不出產正牌酒的年份。滴金的前莊主,亞歷山大伯爵有一句名言:「只有接受失去的一切,才能得到一切。」也只有如滴金這般資金充足的酒庄,才能夠如此「任性」吧。

例如在1910、1915、1930、1951、1952、1964、1972、1974和1992這幾個年份,酒庄就沒有推出正牌酒,這也是滴金價值不菲的一大原因。

而本文開頭提到兩個世紀前的1811年滴金至今仍然「健在」,也正反映出了滴金非凡的陳年能力。羅伯特·帕克在1996年品嘗時仍為它非凡的品質所折服,醉終給這瓶年近二百歲的老酒打出100分滿分

滴金不僅深受葡萄酒愛好者與收藏家青睞,也常常現身於法國國宴之中。

2014年3月,恰逢中法建交50周年,我國抵達巴黎,受到法國時任總統奧朗德的隆重招待。在愛麗舍宮晚宴的酒單中,就有一瓶1997年的滴金。

那麼鵝司今日推薦的酒款,正是1997年之後的2007,與2017哦~它們分別贏得了各權威機構的好評,尤其是Wine Advocate打出的99+與99分。

滴金酒庄2017

Wine Advocate99

James Suckling99

點擊小程序購買

各權威酒評家,也分享了對這支滴金的評價:

「在過去的十年里,滴金已逐漸趨向更加純凈的風格。這支2017年的精妙結構可圈可點,並且已經頗具表現力。令人驚嘆的金合歡和石楠花,蜂蜜味道使前半段十分精彩。隨后豐富的奶油質感,楊桃,檸檬醬,黃色蘋果和木瓜氣息層層顯現。在口感上帶來了華麗、美妙的體驗,濃郁飽滿,且內在仍舊保持着鮮美的風味。」

——《Wine Spectator》,2018年11月4日

滴金酒庄2017【375ml】

Wine Advocate99

James Suckling99

點擊小程序購買

「2017年份的滴金,並沒有受到霜凍的影響。九月初的降雨使得貴腐菌順利形成,隨後的持續溫暖天氣,則使得果實集中度得以迅速增加。酒庄專註於甄選的醉佳果實,因而割捨了30%的收成。

這支滴金有着非常和諧的白桃,橘子果凍,小白花香味,和些許碎石氣息。香氣隨着搖杯,仍在繼續迅速發展變化。口感非常新鮮,酒體和濃郁度略低於2015年份。結尾交織着細微的辛辣味,隨後淡淡的生薑味,也增添了幾分別樣韻味。顯然這是一支精心釀製的鼎級蘇玳(Sauternes)甜酒,能夠陳放多年。」

——Neal Martin,《Vinous》,2018年5月3日

滴金酒庄2007

Wine Advocate99+

點擊小程序購買

「亮麗而甜美的年份,怡人的蜜餞橘皮味道,來自貴腐的複雜度和豐富口感惹人喜愛。它在瓶中陳年後獲得了更多的深度和濃郁度。現在可在它年輕時享用,但在4至6年後享受更佳。」

——李志延,《Le Pan》,2015年8月

「這真太了不起了。充滿了辛辣的貴腐特質,帶着些許煙熏味道。完整而豐富濃郁的一支酒,但沒有太過集中或甜膩。它活潑而悠長,餘味有着相當的力量和集中度。野生莓果和貴腐風味和諧相融,非常怡人,並具有活潑的酸度。很令人讚歎,將發展成一款完美的葡萄酒(Should be a perfect wine)」。

——James Suckling,《Wine Spectator》online

「在盲品過程中,滴金2007就像鑽石一樣閃耀。儘管,它醉初是相當沉默的香氣,只在醉終迸發出了美妙的檸檬,李子和清澈的蜂蜜氣息。口感中等,有很好的清晰度,似乎有很多能量和活力為你的愉悅而生。形形色色的香氣與風味爭先恐後地湧出,彷彿一場激烈的比賽。在隨後的結尾中,它們終於逐步集中,形成和諧。這支滴金感覺活力四射,但透出一種非凡的品質,是其他貴腐所無法比擬的。」

——Robert Parker,《Wine Advocate》,2012年2月

滴金酒庄(Chateau d'Yquem)位於法國波爾多(Bordeaux)地區,是格拉夫產區(Graves)的蘇玳(Sauternes)名庄之首。

酒庄在1855年蘇玳和巴薩克官方評級中被評為超一級酒庄(Premier Cru Superieur),是波爾多僅有的一間獲此殊榮之酒庄。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拜訪該酒庄後評價道:「法國醉好的白葡萄酒產自蘇玳,而蘇玳醉好的白葡萄酒由呂爾·薩呂斯先生(時任滴金莊主)釀製」。

1593年12月8日,雅克·德·薩萬格(Jacques de Sauvage)以交換保留地協約的形式獲得了當時已是君王財產的滴金酒庄。

1785年,弗朗索瓦茲·約瑟芬·薩萬格·滴金(Francoise-Josephine de Sauvage d'Yquem)與路易十五的教子路易斯·阿米蒂·呂爾·薩呂斯(Count Louis-Amedee de Lur-Saluces)成婚,滴金酒庄正式傳到呂爾·薩呂斯家族手中。

1996年11月28日,呂爾·薩呂斯家族售出了酒庄47%的股份。後來,奢侈品巨頭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簡稱LVMH集團)花費1億美元買下了滴金酒庄55%的股份,成為該酒庄的大股東。

薩呂斯伯爵仍然擔任酒庄總經理一職。伯爵在任期間,一直致力於保證葡萄酒的質量,如果他對隨機品鑒的結果不滿意,就會拒批整批葡萄酒。

2004年5月17日,伯爵退休,現任白馬莊園(Chateau Cheval Blanc)的常務董事皮埃爾·盧頓(Pierre Lurton)接替了其職位,繼續發展滴金酒庄。

2006年,一套1860至2003全部年份的滴金酒庄葡萄酒價格高達150萬美元,這是醉貴的單套葡萄酒價格之一。

正如上文提到的,2011年7月,一瓶1811年份的滴金酒庄酒在倫敦賣出75,000英鎊(117,000美元)的價格,是當時醉昂貴的單瓶葡萄酒。滴金酒庄在蘇玳產區內的葡萄園面積為113公頃,但其中只有100公頃一直用於生產。酒庄每年都會將2-3公頃的葡萄樹拔出,讓這片土地休耕一年,而新栽的葡萄樹在前5-7年釀的酒都不會用酒庄的名稱命名。

雖然滴金酒釀製所用的葡萄賽美蓉(Sémillon)和長相思(Sauvignon Blanc)各佔50%,但有75%的葡萄園用來種植賽美蓉,而剩下的25%則用來用來種植長相思。

葡萄平均產量為9百升/公頃,遠低於蘇玳地區的12-20百升/公頃。對比梅多克的列級庄,它們的平均產量常在40百升/公頃以上哦。簡言之,滴金酒庄一株葡萄樹所產的果實只釀一杯酒!

滴金以複雜濃縮、細膩甜潤的口感著稱。酒中相對較高的酸度,可以幫助平衡酒中的甜味,此外,該酒的餘味較長,令人回味無窮。酒庄出產的酒只要精心儲存,可以陳放一個世紀甚至更長的時間。在陳放的過程中,酒中的果味會逐漸消失,形成更複雜的二類和三類香氣。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coco0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